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今日離港有雪周硯京 第9章_莉芙小說
◈ 第8章

第9章

許時漾難以形容坐在周硯京身邊的滋味。

車內寬敞而乾淨,即便和周硯京之間還維持着一定距離,屬於他的冷松香氣,和十年前很相似,依然存在感極強。

許時漾朝車窗外看了眼,那幾個討債鬼已經被拋在了很遠的地方,他們不敢追上周硯京的車,沒那個膽量。

「我等下要出差,飛倫敦,回來我會找你。」

許時漾出神中,聽見周硯京的聲音。

他放下手裡文件,語氣冷硬到像是在談公事。

周硯京已經決定,在確認他對許時漾的種種反應,到底是源自何種因素之前,都要讓她留在身邊。

三十二歲的周硯京,習慣用更直接的方式處事,講究效率,對於把許時漾留在身邊的決策,也完全從最簡單省事的考量出發。

至於接下來的可能性,他只要求掌控最終結果,而這過程里會有怎樣變化,他並不抗拒,也沒有太過複雜的想法。

許時漾對如今情形的判斷,卻是和他背道而馳的。

她是在想……自己到底成為了他的情人,幾經掙扎後,竟然還是沒能抵得過能夠離周硯京更近一些的誘惑。

儘管她也不確定,最後能得到什麼。

許時漾努力保持着聲線的平靜,回答:「我知道了。」

「要把你送到家樓下嗎?」周硯京秉持着良好教養,客氣詢問。

「謝謝,不用了,前面地鐵口停就可以。」

男人聞言,語氣淡淡吩咐司機:「聽許小姐的。」

司機應下之後,偷偷從後視鏡里看了一眼。

自己的老闆周先生,以及他身旁的許小姐。

他們座位之間還有明顯距離,透着不熟二字,各自神色都很冷淡,可是老闆今天的行為又實在……令他受到驚嚇。

要不是簽了保密協議,任何消息都不敢往外泄露,司機兼保鏢的他肯定恨不得找個人聊上三天三夜。

司機在心裏感慨,這可是周生啊!身邊以前連只母蚊子都找不到,更別說女人。

但周生對這位許小姐包含着前所未有的耐心和興趣,也許他自己都沒有發現……

「我走了,周先生,今天謝謝您,再見。」

許時漾開門,周硯京只是疏離點了點下巴,頭也沒回。

她站在路邊,等到心跳漸漸平復後,不由去正視自己的內心。

或許從十年前開始,周硯京就是遙不可及的一個目標,也算在某種程度上指引了她的前進方向。

這種情緒在長年累月的積攢當中變成了……仰慕情愫。

她剋制不了對他的心動。

許時漾也覺得自己是瘋了。

一次戀愛都沒有談過的她竟然願意成為周硯京的情人!

而且根本不為了他的身家背景,權勢地位,僅僅是因為她聽從着內心的指令,想要離他更近一些。

明明知道這是飛蛾撲火的愚蠢行為,也奮不顧身。

許時漾握着拳頭,思緒翻滾起來,周硯京身邊應該是沒有女人的,那麼她為什麼會成為這個特例?

不管原因是什麼,總之不可能是她想要的那一種,所以她的結局註定了,只能享受過短暫歡愉,然後又失去了所有。

但她偏偏就想瘋這麼一回。

許時漾人生里很多事情都是極度克制的,因為害怕自己走偏了,怕過去所付出的心血白費。

至少……至少她能短暫的觸碰到周硯京,這顆在她的世界裏最為閃亮耀眼的星辰。

她不奢望將他摘下,只是祈求,在他身邊時間能夠長一點。

無人知曉,在許時漾坐上周硯京的車,又下車的這段期間,她與他之間達成了何種默契。

許時漾自己甚至都還沒有很明確的感覺,她和他關係有什麼不同。

周硯京依然是那個高不可攀的周家太子爺,早晚要繼承周家數千億資產。

那些資產數額,足夠讓人心臟狂跳。

但和她沒什麼關係,她也沒有想過要去覬覦,認得清現狀,很明白自己是什麼樣的身份。

……

許時漾也是回家之後才想起自己連周硯京的聯繫方式都沒有。

不過他說了,出差回來後會再找她,她也不用着急,等着就是了。

周硯京要找她的聯繫方式,輕而易舉。

兩天過去,許耀光遲遲沒有出現,直到離他手中持有的通行證有效期還剩一天,許時漾終於等到了他。

許耀光在亞聯台辦公大樓下守着許時漾見面,灰頭土臉哀求:「姐,你就幫我還了那些錢吧?我真走投無路了!」

「你既然敢欠,就自己還上,別來找我。」

「許時漾!你還是不是我姐姐?」

「你又什麼時候把我當做你姐姐過?「許時漾目光冷冽,「許耀光,你在許家是什麼樣的地位你自己心裏清楚,別得了便宜還賣乖。」

許耀光人長得倒是有模有樣,可惜根里是爛的。

他煩躁地抓着頭髮:「那些要債的很快就能找到我,他們堵在關口,我根本走不了!」

許時漾面無表情:「那就把錢還上。」

「我哪裡來的錢?只有你可以幫我!」

瞧着他這副理所當然的樣子,許時漾唇邊弧度諷刺:「問家裡要啊,爸媽裝病從我這裡騙過去的錢,不都是給你的嗎?讓他們拿給你不就行了?」

「……你別太過分了!」被戳穿的許耀光有些惱羞成怒。

「我過分?」許時漾笑着說,「我應該讓你見識一下什麼才叫過分,那些要債的應該在附近吧,我現在就把他們找過來,怎麼樣?」

許耀光見求她不成,也發了狠:「你如果不肯幫我,我就讓你名譽掃地,這輩子都當不了主持人!」

「呵,你覺得我會怕?」

「我要是把你所有的資料信息全都告訴狗仔,你說他們會怎麼報道,到時候你不得安寧,電視台還會要你嗎?」

她一直對自己的家世緘口不提,但港媒才不在乎她想要隱藏起來的那些過往,只會變本加厲。

許時漾胸口急速起伏着,她不明白自己為什麼會遇上這樣的家人,她想要擺脫他們,卻始終被他們糾纏。

就在她打算徹底豁出去,和許耀光拼個你死我活時,又是那輛熟悉的邁巴赫停在了她身邊。

幾天未見的周硯京,頭髮比之前短了些,眉眼輪廓更顯深邃,他黑眸沉沉看着許時漾:「有需要我幫忙的地方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