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今日離港有雪周硯京 第7章_莉芙小說
◈ 第6章

第7章

周圍人都神色複雜,他們在想什麼不言而喻。

如果Marty這個時候害怕後退,也會成為別人眼中的笑話,何況,許時漾有什麼本事能夠採訪到船王的後代?

雖說船王家族沒有周家那麼低調,偶爾接受媒體訪問,但也不是一個內地來的女主播就能夠輕鬆辦到。

Marty心中浮現起不屑加鄙夷,直接放話:「行啊,我等着你收拾東西滾蛋的那天!」

許時漾笑了。

岳盧根本都沒有反應過來,她們就已經定下了賭約,他氣沖沖呵斥:「你們這就是胡鬧!」

「Yolande,我給台里造成的損失誤會彌補回來,至於我和Marty的賭注,就當是我們兩個私下的事情,和亞聯台無關。」

岳盧已經氣到不想多說,拂袖而去。

周圍同事窸窣低語,也都陸續散去,今天發生的事情足夠成為大家很長一段時間內,茶餘飯後的談資了。

許時漾很淡然,反正她連八卦周刊頭條都上了,還害怕成為同事娛樂的話題?

何況她本來主持的新聞節目現在已經停播,藉著要改版的理由,目前為止還被雪藏着。

但這檔新聞節目本身時段極好,收視率,討論度,還有廣告收入都還不錯,因此不可能停檔太久。

最多下星期……她必須要解決自己面臨的麻煩,在節目重新上線之前,將主持權拿到自己手中。

至於其它工作內容,暫時都和許時漾沒了關係,她在台里處於透明人的狀態,沒人管束,到了時間點就下班。

許時漾害怕被要債的人發現,下樓特地走消防通道,然而剛出來大廈側門,就撞見了蹲守在消防通道外的幾個壯漢。

「許時漾!睇你可唔可以匿到幾時!」

「將啲錢攞出嚟!」

許時漾瞳孔一縮,轉身就跑,她惹不起這些人,只能先躲着。

然而她自己敵不過這些人,很快就被追上,他們圍着她,不斷威脅。

許時漾咬了咬唇,冷靜說:「我說過錢不是我借的,你們要找就去找許耀光,是他欠你們錢,你們再來影響我,我就報警了。」

有個討債的會普通話,面部猙獰威脅:「我們找他拿不到錢,就只能找你,你是亞聯台女主播,不可能連十幾萬港幣都拿不出來!」

「不管我拿不拿得出來,我都不可能給你們,許耀光欠了債是他自己的事。」

「他可是你親弟弟!」

「親弟弟又怎麼樣?」許時漾表情冷艷,理智的近乎殘酷,「他自己惹出的麻煩,就算他死了,都是他自找的。」

如果可以選擇,許時漾根本就不希望自己出生在許家,也不想有他那樣一個弟弟。

從小到大,父母都只把她看作是家裡的透明人,不記得她的生日,不在乎她的學習成績,更不管她是否渴了餓了,只圍着許耀光轉。

許時漾根本就不渴求從家人那裡得到任何的關愛,對許耀光這個弟弟,也絲毫沒有姐弟情誼。

討債的人又逼上前幾步,怒吼:「反正我們不管這麼多,你要是拿不出來,我們就每天都追着你要。」

許時漾冷哼:「將我逼急了,我大不了辭掉工作回內地,這份債務和我沒有任何關係,我來去自由。」

「但如果你們不儘快抓住許耀光……他只能在港城停留七天,已經過去四天了,到時候他一跑,你們再想抓住他,可就沒那麼容易。」

眼見面前幾人開始猶豫糾結,許時漾又提醒:「我就算死了,也不可能拿一分錢出來替他還債。」

「……抓住他是肯定的,但你也別想跑!那小子渾身上下都湊不出幾個錢,我們只能找你!」

他們的陰魂不散,令許時漾煩躁,也害怕他們動用偏激手段。

她表面平靜,內心已經焦躁不安,就在快絕望之時……餘光里竟然駛過一輛有些熟悉的車,以及那個車牌號!

港城的汽車車牌可以私人定製,因此「ZHOUYJ」這個專屬,非常顯眼。

許時漾幾乎爆發出了全部的力量,在車子快從路口駛過時,衝出去擋在前面。

司機踩了急剎車,咒罵:「丟那星!呢個撲街佬!」

但罵完的下一秒,他就對上那雙盈盈水潤,清透仿若裝着琉璃的眸子。

對方朝他拱手道歉,表情柔弱,瞬間就把他心裏所有的火都給澆滅了。

司機小心翼翼扭頭:「周生……」

周硯京今日是來灣仔實地勘測他看上的那塊地。

司機踩下急剎車,他慣性往前傾,身上西裝有了褶皺,手臂撐在前排椅背才勉強穩住身形。

但一絲不苟額發也亂了些許,他凌厲眼神抬起:「你系想謀殺我?「

「唔系吖周生,系果個許小姐……」

周硯京眉心蹙起,偏過臉去,剛好就看見車窗外那張熟悉的明艷面孔。

和昨日狼狽不同,她此時看起來倒是容光煥發,瞳仁明亮,水光瀲灧。

「周先生,不知道能不能坐您的車離開,那些要債的又來找我……」

許時漾在車外緊急求救半晌,終於驚喜看見車窗落下。

男人微側着臉,從眉骨到唇鋒的線條格外流暢,濃墨重彩的五官配上散漫神色,語氣卻足夠冷淡,帶着一絲諷刺:「許時漾,我記得你說,你很在乎尊嚴。」

「……」許時漾臉有些疼,但和安全比起來,尊嚴又顯得微不足道了。

她向來很會審時度勢,否則也不能在毫無背景的情況下,憑着自己打拚,從內地一個小縣城來到港島。

「對不起周先生,我現在實在沒辦法了……」

從他的邁巴赫出現開始,身後討債鬼就猶豫着停在了原地,沒敢追上來。

他們搞不清她和周硯京的關係,也得罪不起周家,許時漾只是想借用他的車離開這裡。

她也必須慶幸,港城沒那麼大,即便是首富家的車子,偶爾也能在街上碰見。

周硯京的漠然視線越過許時漾,忽略她隱含着交集和忐忑的臉,看向她身後那幾個凶神惡煞的大漢。

他是個講道理的人,大部分時間裏手段斯文儒雅,從不喜這種粗俗之事。

眼中閃過幾分嫌惡,周硯京下頜微揚:「上車。」

等許時漾面露驚喜打算開車門,他又優雅地交疊起雙腿,意味深長提醒:「坐進來,我就當你答應了我的提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