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今日離港有雪周硯京 第6章_莉芙小說
◈ 第5章

第6章

陸續有同事在門口附近窺探,他們大都置身事外,不願意摻和進這種矛盾中。

和許時漾交好的幾位想過來幫忙說話,也被她用眼神制止。

許時漾自己的事情不想麻煩別人,她翻開Marty扔過來那本今日新出爐的娛樂周刊,頭版標題用紅色粗底加重:

#欠債女主播狂追周家太子爺,雨中心機賣慘冇人憐!#

許時漾臉色一白,心臟猛地緊縮,難怪她剛才上樓來,電梯里有人見她的眼神那麼奇怪。

她還只當是被追債的醜聞引來了關注,沒成想,她已經又成為另一樁八卦新聞的女主角。

照片里的女人,穿着紅裙在雨中奔跑的身影狼狽前方,邁巴赫根本沒有停下跡象……

許時漾繼續往下看,報道里寫她昨日蹲點在沙田賽馬場,故意想要接近周家太子爺,可惜周家太子爺只扔給她一把傘後無情離去。

這些狗仔都是看熱鬧不嫌事大的,特意只挑她追車畫面,一個拜金撈女想高攀周硯京的形象頓時深刻。

港媒一向刻薄,文章中還有更多嘲諷意味濃厚的形容,許時漾大概看懂後,胸腔里鈍痛十足。

她本就因為欠債醜聞遭遇非議,眼下又來這麼一出,她在台里的日子將更不好過……

Marty注意着許時漾的神色變化,冷嘲熱諷起來:「你不會真覺得你有幾分姿色就能上位吧?周家太子爺至少千億身家,港城名媛都還沒嫁得進去,你……配么?」

「你對周家的情況這麼了解,看來也沒少打他的主意,只可惜你連這三分姿色都無,也就只能在這裡嚼舌根了。」

許時漾立即反擊,精準戳中Marty痛處。

Marty自身外形條件欠佳,專業能力又不過硬,導致在與許時漾的競爭當中處處不敵。

嫉妒令Marty失去理智,恨不得許時漾立刻消失。

只是許時漾也沒那麼軟弱任人欺,輕易就使得Marty臉色難看,只能尖聲咒罵:「等你冇咗份工,我睇你點得戚,你呢貨色就唯有做個可憐蟲……」

「Marty,想等我丟掉這份工作,下輩子吧,我保證你還會繼續看到我在台里得意的樣子,至於可憐的,肯定不會是我。」

許時漾逐字逐句反駁她的咒罵:「而是那個至今連一檔黃金節目都沒有拿到過,只能去深夜檔播廣告的人。」

「你——」

Marty面目甚至已經扭曲,要發作時,他們的領導岳盧忽然從辦公室裡頭走出來,出聲阻攔:「嘈乜?有什麼好吵的,想讓別人看笑話是不是?」

因為亞聯台本身性質,大部分員工都是從內地過來,平日里溝通都是以普通話為主,偶爾夾雜粵語。

岳盧今年快四十了,有禿頂趨勢,他也是內地人,但早就在香港定居,如今是亞聯台港城分部的新聞中心負責人。

許時漾還沒說話,Marty就惡人先告狀,衝著他叫起了委屈:「Yolande,您看看台里都成了什麼樣子,許時漾惹上討債的也就算了,現在還試圖去勾搭周家太子爺,又鬧上了八卦頭條……以後要外界怎麼看我們亞聯台?」

Yolande是岳盧的英文名字,在港城工作的大部分同事之間都是叫英文名,哪怕叫自己的上司,也能夠直接叫英文名字。

但許時漾很喜歡自己的中文名字,所以英文名使用的少。

她對上岳盧的探究目光,充滿歉意說:「給台里造成的影響,我會盡量去彌補,非常抱歉。」

Marty再次發出嘲諷:「彌補?都唔睇下自己幾斤幾兩!」

「夠了,還要吵是吧?!要不我專門給你們開檔節目,讓你們在幾百萬觀眾面前吵個盡興?」

岳盧發火後,Marty終於是收斂了心,但還是不服氣:「Yolande,反正這件事情您得給大家一個說法,不能就這麼算了。」

「時漾,你怎麼說?」

「Yolande,今天新聞上的事情只是個意外,我去找周先生只是為了希望可以有專訪他的機會。」

她說完,Marty像是聽到了天大笑話:「許時漾你當周生是什麼人,你想專訪就專訪?」

港城的新聞媒體確實一直都在試圖邀約周硯京,想得到採訪他的機會。

但周家人素來不喜歡在公眾媒體上拋頭露面,他們給出的最大權限無非也就是,那些八卦周刊在不涉及到周家利益的情況下,偶爾報道一些無傷大雅的新聞。

譬如哪家名媛主動求愛周硯京被拒,又比如像今天早上這種,對周硯京來說沒什麼名譽傷害的新聞。

Marty此刻覺得許時漾是在痴人說夢,倒也正常。

許時漾也從其他圍觀同事眼神中看到了他們的詫異,眾人自然覺得她這麼做,是在異想天開。

連許時漾自己,若非被逼到走投無路了,也不會出此下策,至於後來的意外之喜……

「許時漾,你怎麼會想到去採訪周硯京,他確實……」

在岳盧稍顯無奈的神色中,許時漾出人意料笑了笑:「我確實沒有能夠拿到採訪周家繼承人的機會,但是,我得到專訪船王家族成員的機會。」

「船王嫡孫最近在國外開闢新的郵輪生意,我們《財經時聞》或許可以成為他回國後,第一家得到他此次在國外進行生意談判細節的媒體。」

如果真是那樣,自然可以彌補給台里造成的損失。

Marty眼睛瞪大:「你又在開什麼玩笑?牛都要被你吹到天上去了!」

「我有沒有吹牛,等人回港就可以見分曉,Marty,你口口聲聲要我離開,乾脆和我賭一把,如果你不害怕會輸掉。」

許時漾今日妝容很淺,但嘴唇天然帶着嫣紅,令她氣色極佳,笑容更是足夠自信,艷麗如海棠。

Marty咬牙切齒:「……賭什麼?」

「我採訪到船王嫡孫,你收拾東西辭職,反之,我立刻遞交辭呈。」

許時漾輕聲一笑,粵語聲線柔軟:「Marty,你有呢個膽同我賭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