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今日離港有雪周硯京 第10章_莉芙小說
◈ 第9章

第10章

許時漾看見周硯京的瞬間,眼裡就浮現起了極為明亮的光,她努力剋制住情緒,儘可能平靜說:「沒關係,周先生,我能自己解決。」

周硯京微微頷首,輕描淡寫的目光掃過他們,不再說話,頭靠着椅背低頭看文件。

他今天坐的這輛不再是專車座駕,但光是賓利的標誌,就已經讓許耀光激動起來,暗藏着興奮說:「姐!你哪裡認識的有錢人?」

「你快點把錢給我,我保證拿錢還了債就不來纏你了!」

許時漾神情冰冷,一字一句:「我說過了,你別想再從我這裡拿到一分錢,要麼你自己問家裡要,把債還上然後滾回去,要麼等那些討債的把你抓住……」

她無情勾唇:「折磨到你只剩半條命以後,你再滾回去,無論哪種結果,都由你自己承擔。」

許耀光憤憤地舉起了拳頭:「你還有沒有良心了,我可是你弟弟,你就這麼想我死?!」

「你要真死了,我還得燒高香去慶祝,這世上有這麼好的事。」

「媽的……」許耀光五官扭曲起來,「那你也別怪我不客氣……」

「許時漾。」周硯京突然出聲打斷他們。

他已經簽好一份文件放在身旁,轉頭看着許時漾,斯文鎮定的表情里有些許諷刺:「我教你如何儘快解決你的弟弟。」

周硯京只用眼神輕輕示意,坐在前排的保鏢就下車,高大塊頭頓時把許耀光對比得像個小雞仔。

許耀光驚恐後退兩步:「你……你誰啊?你要幹什麼?」

保鏢聲音渾厚,用不太標準的普通話威脅:「把你抓去交給你的債主,還不上錢,就用身體的其他器官來彌補!」

凶神惡煞的語氣,頓時嚇得許耀光屁滾尿流:「這可是法治社會,你們要敢這麼做,我要報警抓你們!」

保鏢聽了他的話,只是牽動一下嘴角,眼裡譏諷意味濃厚。

許耀光只能向許時漾求救:「姐你救救我呀,你認識的這都是什麼人!」

許時漾面不改色:「我覺得他的提議不錯。」

「你——」

保鏢陰陰惻惻說:「還不趕緊打電話回去要錢,不然你今天晚上可能就要被扔進海里餵魚了。」

許耀光這種膽小怕事的人,也就只會窩裡橫,面對很明顯得罪不起的人,哆嗦着拿出手機,往家裡打電話。

「媽!救救我!」

那邊電話一接通,他就嚎開了,以許時漾對父母的了解,他們心疼他得很,不可能眼睜睜看着他在港城受欺負。

不過也和許時漾料想的差不多,許耀光那邊電話剛掛,微信里就來了母親的語音通話提示。

許時漾直接掛斷,也沒去管母親發過來那句:「你這個不孝女!你弟弟的死活都不管了!」

「許耀光,要到錢了嗎?」許時漾笑着開口,唇紅齒白,五官穠麗。

和許耀光喪家之犬的樣子,形成了鮮明對比。

許耀光心中怨恨,可又無能為力,他的姐姐早就不是以前那個任他們拿捏的許時漾。

她從弱小變得強勢,而且還有了靠山……

許耀光朝着賓利里瞟了一眼,裡頭那個氣度矜貴的男人四平八穩坐着,置身事外,彷彿這裡發生的一切都和他無關。

那股氣定神閑的狀態,讓許耀光不由心裏發怵。

該死的許時漾,這回就先放過你……下次我還要來找你麻煩!

許耀光咬着牙,惡狠狠說:「你放心,我會自己還錢!」

許時漾剛想再警告幾句,沉默已久的周硯京淡聲開口:「盯着他,把錢還了之後立馬送走。」

這番話顯然是說給保鏢聽的,保鏢立刻應下:「明白了,周先生,我這就去處理。」

他轉過頭,恭敬有禮的態度立刻變得兇惡:「跟我走!」

許時漾便也不廢話了,就那麼看着保鏢把許耀光押送離去。

果然,要收拾他這種人還是得用更加直接粗暴的方式。

「還站在那裡做什麼?」

周硯京聲線倦懶,有些不耐煩。

從倫敦回來,私人飛機剛停在專屬機位上,他就接到電話,灣仔這塊地,王榮昌又在打主意。

作為周氏地產規劃的重要項目,他看中的灣仔地皮臨近跑馬地、銅鑼灣商區,背靠金馬倫山,被他用來開發豪宅洋房再合適不過。

因為這塊地開發價值很高,王榮昌也一直在打主意,想和他爭。

周硯京最不喜歡有人搶他的東西,對方的不自量力也讓他覺得可笑。

剛剛走那一趟,他已經徹底簽署了地皮買賣合同,即時生效,王榮昌只能體會到輸給他的慘痛滋味。

由於行程被打亂,路過亞聯台所在大廈又撞見許時漾被欺負,周硯京心情更煩。

這個女人大概是被霉運纏身了,不好的事情全都被她給遇到。

周硯京眼眸里的深意令許時漾不由心驚,又怕自己誤解他的意思,小聲問:「您是要讓我上車嗎?」

周硯京微微挑眉: 「你是嫌這輛車不夠好?」

「當然不是!」許時漾嘴角忍不住翹了下,趕緊打開車門坐上去。

她還是保持着一定距離,沒敢離他太近,即便她的身份已經大不相同。

「謝謝您,周先生,等我弟弟回去了,我的麻煩應該就可以解決。」

周硯京視線落在許時漾隱含笑容的臉上,無情的給她潑了盆冷水:「他這次回去之後,過幾個月重新拿到簽注又能再來,你的麻煩仍然沒有解決。」

許時漾不由苦笑:「我能怎麼辦,就算我和他們斷絕關係,他們仍然能時不時來騷擾我……只要他們還可以找到我,我就沒辦法擺脫他們。」

若她職業不是主持人,不必拋頭露面倒是可以更好一點,但她偏偏選擇了這個行業,根本不能隱藏自己的身份。

許時漾心情低落之際,忽然和周硯京移過來的幽暗目光對上。

她心臟重重一跳,有了個大膽的想法:「周先生,以您的能力,應該有辦法讓我弟弟永遠不能再來港城吧?」

周硯京輕嗤:「你倒是不笨。」

許時漾話都說出來了,乾脆厚着臉皮請求:「周先生,不知道您能否幫幫我?」

「幫了你,你拿什麼謝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