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逃跑

第4章 金色血液

周見黃鬍子老外離去,穿衣坐了起來,嘟囔道,狗日老外,夠猛,

也不知她說的猛,指的是工作還是別的,她拿起手機,只見在頻幕上畫了幾下,就去衛生間。

不多一會,一個男人戴一副金邊眼鏡,從外面屁癲屁癲的走了進來,

肖蕭一看,這不是自己的班主任老師嗎,沒錯,正是肖蕭的班主任,陳老師,陳剛。

陳剛一進來就把門關上了,看看房客廳沒人,門都沒敲就直接進了卧室,

他叫了聲周姐,衛生間傳出周的聲音,叫什麼,叫,怕別人不知道啊。

陳剛嘿嘿道,周姐,這麼晚了,您叫我過來?周姐道′,小樣,陳剛一聽,嘿嘿,周姐是想那個,那個啥了嗎?

周看了陳一眼,你們班有多少人報名啊?

陳道,周姐問這事啊,如果問這事在電話上都可以了,何必這麼晚了還…..

說著就抱起穿着睡衣的周姐去了床上。又是周高亢和喘着粗氣的聲音在整個房間回蕩。

半小時後,周道,抓緊把招名的學生落實下來,這次人員不夠,老闆方很不滿意,陳剛道,我再找學生談談。

肖蕭看到了這一切,差點沒氣得直接燒了這看似堂皇的豬圈,天哪,他再也看不下去了。

三人一個轉身,消失在這個瀰漫騷氣的房間。

早晨,同學都起床洗漱,吃飯回來了,準備去教室上課。

好友趙小波一大早起床,看了下肖蕭不在床上,以為他去跑步了,也沒在意,就去了餐廳吃飯去了。

吃飯時跟肖蕭打了個電話,手機迴音是,你所撥打的電話不在服務區。

趙小波還是有些納悶,肖蕭怎麼還沒來吃飯,平時都是兩人一起床,一起去吃飯的呀,電話也打不通。

於是他決定去宿舍看看,他推開門,扯開肖蕭的床被,沒有啊,去哪了呢!

他再次撥打肖蕭的電話,後面傳來手機鈴聲,他轉過身來,肖蕭正坐床了呢。

趙小波一驚,連手機都差點掉地上了,這不是見鬼了吧,明明我剛才看了你不在床上。你跑哪去了,怎麼突然出現了,你在搞什麼飛機,你在玩魔術嗎?這怎麼可能呢!

肖蕭從床上跳了下來,平靜的道,趙小波,你報名了沒,趙小波道,報了,退了吧,別去想什麼好事了。

趙小波,你瘋了。肖蕭,我沒瘋,學校把我們賣了,老師和校長都不是人,你別問太多,聽我的,學你也別上了吧,這年頭,上完大學還不是打工,不如出去找份工。

趙小波說道,「你今天咋了,一早起來都沒見到你,剛才又突然出現,這會又說要走,你把事說清楚」。

肖蕭道,趙小波,這世界不是你我看到的那樣,如果我說,我昨晚去了漂亮國你信嗎?我還救回了八個我校的女生,還看到了校長在一小時內與陳剛和漂亮國來招生的黃毛干那事,還和陳剛也幹了,你信嗎?

趙小波像傻了一樣,張大了嘴,你說的是真的嗎?信不信由你,肖蕭邊說邊收拾好了自的的東西,趙波道,你真的要走了嗎!

肖蕭推着一個小箱子與趙小波揮了揮手說,你別亂,記住,千萬自己不要去。

肖蕭出門叫了一輛網約車去了火車站。

一天後,肖蕭回道了家裡,心裏總是忐忑不安,總會擔心學校會不會找上門來。

一晃過三天,肖蕭很想把回家的真像告訴爸媽,但想想還忍了,沒敢說出來,說了他們也不會信,不如過兩天就去城裡找份工作,在家久了爸媽也會不會相信,必盡跟爸媽說的只放幾天假。

這天吃完早飯後,父親說,今天你不用去地里幫忙了,你自己開車去街上理個髮,看你那頭髮都蓋着耳根了,順便買件衣服吧,天氣快涼了。

肖蕭應了聲,好吧,謝謝老爸,那我先去了,父親看了看肖蕭,早點回來。

肖蕭哦了一聲,知道了,老爸,說完開車去了鎮上。肖蕭找了一理髮店,正理髮時,手機,叮,一聲響,肖蕭也沒看,理完髮後,肖蕭看到一條信息,是趙小波發來的,肖蕭付完款來到車上一看,陳老師開車來找你了,你我那天的談話我們宿舍的郭亮全部知道了,他的手機放床上正和一女生通電話忘了掛斷就出去了,對方聽了個清清楚楚。

肖蕭一看,馬上撥打趙小波電話,接着又掛了,肖蕭一想趙小波可能被….!

肖蕭想都沒想,快把車開回去,然後離開,他發動汽車就往家跑。

到家門口下車便看到了陳剛從自己家裡出來,顯然是去我家發現我不在,然後問了些情況。

肖蕭一看,不好,他們這是要抓我回去封口啊,不行,上車便加速而去。

陳剛一見肖蕭開車逃了,知道了事情的嚴重,急忙上車便追了出去。

當他追到高速上看到黑車時,突然發現在肖蕭車後一道龍捲風更快的追向了黑車,然後便停了車,陳剛在遠處也看到風吞沒肖蕭的全部過程。

下一章
更多推薦: 狐仙陰債免費 唯願此生再無他 肆意屠刀免費 秦少的閃婚嬌妻,為什麼這個不能看 軍婚超甜,她與糙漢老公的恩愛日常陸北野溫酒 三國:多子多福,開局截胡蔡琰最新章 花影歸離 軍婚超甜,她與糙漢老公的恩愛日常陸北野溫酒 韓玉汝秦煦 軍婚超甜,她與糙漢老公的恩愛日常陸北野溫酒 花影歸離 傅少的閃婚甜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