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姜舒郁崢小說叫什麼名字 第8章_莉芙小說
◈ 第7章

第8章

第七章 回門

沈長澤的手寬大熾熱,姜舒微涼的手被他包裹着,一股暖流湧向心間。

兩人攜手往壽永堂去,給沈老夫人和沈母請安。

由於長年握劍,沈長澤的掌心粗糲帶有薄繭。而姜舒的手纖細小巧,滑膩柔軟仿似無骨,沈長澤忍不住捏了捏。

姜舒一顫,側眸看他。

沈長澤清咳一聲,壓低聲音道:「夫人的手好軟。」

聞言,姜舒俏臉一熱,覺得沈長澤的手燙的慌。她想掙脫,沈長澤卻不讓,兩人就這麼牽着手到了壽永堂。

「曾祖母的心肝肉哦,快來讓曾祖母抱抱……」

還未進壽永堂,便聽見歡快的交談聲和笑鬧聲。

「袓母,母親。」兩人齊聲請安,在程錦初扭頭望過來時,沈長澤鬆開了姜舒的手。

姜舒收回手捏於身前,心底生出的那點暖意被澆冷。

「爹爹。」晏歡跑過來抱住沈長澤的腿。

沈長澤彎腰將她抱起,指着一旁的姜舒道:「叫母親。」

晏歡撲簌着明亮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姜舒頭上的滴珠步搖:「母親,好漂亮。」

對於三歲的孩子而言,亮晶晶的紅寶石就是新奇的玩具。

注意到晏歡的眼神,姜舒輕聲問:「你喜歡?」

「喜歡。」晏歡伸出手,碰了碰姜舒的滴珠步搖。

看着她玉雪可愛的小臉,姜舒彎唇:「回頭母親送你一套。」

大人的事與孩子無關,她不會遷怒於孩子。

「好了,時候不早了,你們快些去吧。」沈母抱過晏歡讓他們趕緊走。

沈老夫人一門心思逗弄曾孫,根本不予理會。

沈長澤和姜舒轉身離開。

程錦初看着他們般配的身影,心中很不是滋味。

沈長澤的衣服是她挑的,可她沒有想到,姜舒竟會穿同色的。

而方才沈長澤抱着晏歡叫姜舒母親,三人和諧相處的畫面更是深深刺痛了她。

她的孩子,怎能承歡於他人膝下?

前往姜府的馬車上,姜舒和沈長澤各自端坐一側,不發一語。

瞥見她放於腿上的手,沈長澤似是想起什麼:「你的手可好了?」

「嗯。」姜舒淺淺應聲。

熱湯雖然燙紅了她的手背,但並不嚴重,沒有出水泡也沒有蛻皮,擦了幾日葯便恢復如常了。

看着眼前明艷生輝的小臉,沈長澤想同她多說說話親近親近,於是沒話找話道:「錦初祖上是酒商,有祖傳釀酒秘方,打算在上京開間酒坊,你意下如何?」

「挺好。」姜舒神色淡淡,並不感興趣。

沈長澤嘴唇動了動,換了一個話題:「岳父岳母近來身體可好?可需要順路再買些什麼?」

聽他問起爹娘,姜舒面色緩和了許多,唇角漾起點點笑意:「爹娘身體都很好,只是姜寧正值頑皮的年級,令他們頗為頭疼。」

姜寧?

是了,她還有個幼弟。當年他去姜家迎親時,還拉着姜舒的手哭鼻子不讓走,抹了他一身的鼻涕。

「姜寧如今幾歲了?」

「過兩個月滿十三歲。」

姜舒輕柔一笑,話多了起來:「他打小頑皮,日日在府里折騰的雞飛狗跳。爹娘管不住他將他送去書院,不到半年就成了書院小魔王。但他天資聰穎,學什麼都很快,讓夫子又愛又恨……」

「岳父岳母想讓他入仕?」沈長澤納罕。

姜家家財萬貫,生意眾多,又只得姜寧一個獨子。若他入仕,那姜家的生意誰來接手?

姜舒搖頭:「爹娘未做此想,不過是讓他識字明理。至於往後如何,端看他的天份。」

讀書需要天份,經商亦是。若姜寧並無經商之才,強行讓他接手也只會敗光家產罷了。

兩人說著談着,馬車忽然停了下來。

「侯爺,夫人,姜府到了。」

「阿姐!」姜舒還未下車,便聽到了少年歡快的聲音。

沈長澤率先出馬車,一探頭就瞧見了等在馬車旁的俊秀少年。

玉冠束髮,身形挺拔,竟已過了他肩頭。模樣同姜舒有幾分相似,待長大不知得迷倒多少京中閨秀。

「阿弟。」姜舒鑽出馬車,沈長澤伸手扶她下車。

姜舒正要將手搭上去,卻被姜寧抓住了。

「我來扶阿姐。」姜寧一屁股擠開了沈長澤。

沈長澤望了望空落落的掌心,看向親密無間的姐弟倆,莫名有些堵心。

那是他的妻,怎能讓旁的男子攙扶?便是親弟也不行。

他欲開口提醒姜寧,卻被姜父薑母打斷。

「見過侯爺。」姜父薑母按規矩行禮。

沈長澤趕忙虛扶一把:「岳父岳母快起。」

「舒兒。」薑母握住姜舒的手,欲語淚先流。

「娘,我回來了。」姜舒溫軟一笑,同薑母撒嬌。

看着眼前的場景,家丁婢女紛紛紅了眼。

六年了,終於見到小姐帶着姑爺回門了。

兩旁街道雖已經被家丁清理,但保不齊會有人路過,於是姜父擰着眉頭道:「先進府。」

若是尋常人家倒也罷了,侯府夫人不便露面。

一行人進到大廳落座,婢女奉上茶水手退下。

姜父薑母請沈長澤上座,沈長澤推拒,同姜舒坐在了下首。

此時他的身份不是靖安侯,而是子婿,禮當讓長輩上座。

「阿姐,你怎麼瘦了。」姜寧盯着姜舒清瘦的小臉,滿是心疼,末了怪罪的瞪了沈長澤一眼。

定是他帶了夫人孩子回來,惹阿姐難過造成的。

沈長澤自知理虧,沒有計較。

姜父薑母也心有怨憤,沒有呵斥。

姜舒怕氣氛越鬧越僵,於是逗姜寧道:「那阿姐今日多吃些,都吃回來可好?」

姜寧孩子氣的點頭:「好。母親讓廚房準備的都是阿姐愛吃的菜,阿姐一會兒多吃些。」

昨夜收到姜舒的來信,一家人激動不已,今日一早姜府便忙開了,原本要去書院的姜寧也告了假。

薑母想同姜舒說幾句體已話,於是讓姜父姜寧陪沈長澤,她叫上姜舒去了花園。

「侯爺他待你可好?」薑母邊走邊問。

姜舒挽着母親的手,點了點頭。

她不想讓爹娘為她擔心。

「那你們……可圓房了?」薑母盯着姜舒的眼睛,十分在意此事。

被這麼盯着,姜舒不敢撒謊:「還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