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第2章

走出電梯,陪客戶喝完酒回來的宋遠搖搖晃晃走向家門口。

想着門店瀕臨虧損邊緣的事實,宋遠不由得長長嘆了一口氣。

但一想到賢惠的妻子以及乖巧的女兒,宋遠臉上又出現了笑容。

來到家門口,宋遠習慣性地看了眼手錶。

「21:15:23」

這個點他女兒肯定已經睡着,他妻子陶露應該還在等他吧?

傍晚出門時說至少要十點才回家,現在提早了差不多一個小時肯定能讓他妻子驚喜萬分!

因擔心吵醒女兒,他從口袋裡掏出了一串鑰匙。

就在他準備開門之際,他卻隱約聽到屋裡傳出他妻子那不同尋常的聲音。

作為已婚人士,他自然知道這聲音意味着什麼。

聽錯了?

狐疑間,他急忙將耳朵貼在門上。

結果,聲音變得更加清晰!

難不成,他妻子趁他陪客戶喝酒之際帶男人回家亂來?

不可能!

絕對不可能!

他妻子絕對不可能是那種女人!

儘管如此否定,但該死的聲音卻沒有停止,緊張得手都在發抖的宋遠慌忙用鑰匙打開了門!

推開門之後,聽到聲音從主卧室傳來的宋遠慌忙走過去!

快步走到主卧室門口,映入宋遠眼帘的是他妻子和一個肥胖男人在床上糾纏的噁心場景!

看到這一幕,怒不可遏的宋遠隨即準備上前弄死這對狗男女!

可幾乎同時,他卻感覺到後腦勺傳來劇痛,重心失衡的他當即往後倒去,漸漸失去了意識……

「你老公居然這麼早就回來了?」

這是宋遠失去意識前聽到的最後一句話,來自於一個聲音有些沙啞的男人。

當宋遠再次睜開眼時,他是躺在主卧室的床上。

坐起身,他看到他那穿着弔帶睡裙的妻子則是坐在地板上並趴在床邊,這姿勢就好像因為等他醒來而犯困睡着似的。

雙眸閉着,薄唇微張,美麗的側臉上還泛着淡淡紅暈。

要是以前,宋遠會心生憐愛並擁吻他妻子。

而此刻,他是只想將這個女人活生生掐死!

想着他妻子背叛了自己,宋遠的雙拳用力握緊,眼神更是變得有些兇狠。

就在這時,他妻子睜開了眼。

看着已經醒來的丈夫,擁有一張天使般面容的陶露先是打了個哈欠,接着是露出格外甜美的微笑。

「老公,你醒了啊?」

說話間,擁有披肩長直發的陶露站起身並擁住她丈夫。

聞到妻子那會讓人沉迷的幽幽體香,宋遠猛地推開已讓他無比噁心的妻子。

踉蹌數步,皺着眉頭的陶露急忙問道:「老公,你這是怎麼了?」

「我怎麼了?」冷冷一笑後,宋遠道,「我在外面陪客戶喝酒,你卻帶男人回家,你還好意思問我怎麼了?」

「老公你搞錯了,」忍不住笑出聲的陶露道,「晚上你喝多了酒,結果走錯走到隔壁去了,把那個叫葉雨溪的女鄰居還有她男朋友嚇得半死。他們還說你像個凶神惡煞一樣盯着他們,就好像要把他們吃掉似的。再後面你因為喝醉酒站不穩摔倒暈過去,他們就立馬過來叫我,還一個勁說要咱們賠償精神損失。後面我是和他們約好明天談這事,他們才幫我把你扶進屋的。老公,在他們家你是不是看到不該看到的場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