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 憶流年03

第6章 憶流年04

那幾年,縣城還沒規劃拆遷,家家戶戶都有大院子,單門獨戶,院中起着平房或樓房,還空着土地可以種菜養雞。平日里也是雞犬聲相聞,來往也殷勤。

孫洙的家在縣城西郊。正值入夜,暑氣消退,星光月輝下,路邊坐着的是滿是納涼的人群。

一輛紅色的車駛過,在人們的目光中,慢慢拐進一個衚衕。

「孫魔頭回來了?」有一個人打破寧靜。

「我聽說,還得幾個月。這應該是他妹妹孫洙回來了。」

「她這是放暑假了?」

「應該是算畢業了。她上的學校雖說三年,但最後一年都是讓實習的。」

有人哦一聲,又羨慕起來,「要說孫魔頭可真出息了。人都沒到,先給妹妹買了車。」

「親妹妹,有啥捨不得的。對那個小的,也能算是妹妹?」

正議論着,有個老人就開了口,「你們就積點口德吧。現在孫魔頭孫魔頭地叫着,打量孫沫沒回來,就放肆了不是?小心他回來報復。再說,孫沫孫洙都是你們的長輩,至少也是叔叔姑姑輩的,你們私下議論長輩,成何體統?」

然後現場就寂靜下來,再開口已是轉了話題。

街坊鄰居都愛議論些啥,孫洙是自小聽到了大。但這次她是坐在車裡的,自是無一字入耳。到了門口,她推開大門,把車緩緩駛進院子。

「姐姐!」正玩着的十六七歲的女孩子見孫洙下了車,連忙跑過去。「這是哥哥買的車嗎?好漂亮!姐姐,我也想開。」

孫洙看着孫瀅,亮亮的眸子閃着狡黠的光。對這個不是妹妹的妹妹,她自然談不上喜歡。她根本不像孫家的人。當然,她也不是孫家的人。她只像她的父親。她的父親,是母親招的丈夫,不是孫家的人。可是,她還是母親的女兒。

「你會開嗎?再說未成年人禁止開車。」孫洙本來淡淡的,見孫瀅眼光黯淡下來,究竟有些不忍,「等過兩年,你十八了,就能開了,我再教你。」

「好的,姐姐!」孫瀅說著,就跑到屋門口喊着,爸爸,媽媽,姐姐來了,還開着車,車好漂亮,是哥哥買的。

一個女人出了屋。她四五十歲的年紀,雖然面容憔悴,仍隱見年輕時的美麗。她是孫沫孫洙的母親程玉珵。

一個男人也隨後走出來。面上堆着笑容,仍難掩陰鷙的眼神。他是孫瀅的父親,本名尤僖,現改名孫鍺。

「媽媽,叔叔好!」孫洙語氣清淡。自從父親去世,她就感覺母親難以接近的,有些自我封閉。小時候,她還有些害怕。現在長大了,母女之間也親昵不起來。

「回來啦?吃飯了沒?要不要再做些飯?」溫馨的話,程玉珵說起來,卻有些生澀。

「不用了,媽媽。我跟同學吃過了。」孫洙的話也說得生硬。

但孫洙辭過他們,風一樣鑽進爺爺奶奶的房間,臉上終於展了笑容。她先後摟過二老,坐在他們中間。唧唧歪歪地說著些閑話。

「看看,都成大姑娘了,還像個小孩子。」爺爺撫摸着孫女的頭髮。時間過得真快,好象恍眼間,那個愛哭的小不點兒,就成了美麗的少女。而他,現在已年過古稀,臨近暮年。

「爺爺,我永遠都是爺爺奶奶的小洙洙!」從小到大,孫洙只有到了爺爺奶奶的跟前,才會顯出撒嬌的意味。她這樣,甚至不是為自己,是為了老人感情的寄託。除此之外,就算在她如此依戀的哥哥面前,她都要堅強,要自立。

孫洙向老絮叨着,她雖然不是正式畢業,但她一定拿實習當正式的工作來找,等她掙到錢了,就給他們買好吃的。可惜他們的壽誕都過去了,明年,明年她就買個碩大的蛋糕,給他們祝壽。

「可惜,人老嘍,過一天少一天,也不知能不能活到明年?」孫奶奶感慨着。

「奶奶怎麼這麼說?您和爺爺一定長命百歲!」孫洙摟住奶奶的脖子,晃着她。

「是,是,我們怎麼也得活到洙洙出嫁,要不怎麼甘心?」奶奶被晃得有些暈,但心中都是喜的。她的洙洙20歲了呢,長得這麼美麗可人,不知怎樣的青年才俊才配得上她?終於熬到今天了,她都想像不到,這一天天都是怎麼熬的!想着,她的眼中竟有些潮濕起來。

見奶奶情緒不對,孫洙又撒嬌,「奶奶,洙洙不嫁,洙洙一輩子陪着爺爺奶奶……」

孫奶奶暗自抹了眼睛,「傻孩子。」

孫洙整理好床鋪,想起哥哥的囑咐,又復返到老人的屋子。聽說萬里之遙的孫子要給自己通話,兩位老人也精神矍鑠地等着。

可是孫洙打了半晌,也沒連上線,氣得她差點把手機摔了。上午還打呢,怎麼回事?後來孫沫網上聊天說,網絡不好,他發個視頻吧,可能也要幾分鐘。

足足等了十幾分鐘,孫洙終於收到了哥哥發來的不足兩分鐘的視頻。

在視頻里,孫沫說他很好,不必挂念。大概明年3月份他就回國,就再不走了。用七年,換一生的優渥與相聚,他覺得值得。

「哥哥,快回來吧!我什麼都不要,只要你好好的……」孫洙想着,不由又模糊了雙眼……

下一章
更多推薦: 流放荒星,我在星際種田養崽 反派大小姐在貴族學院狠狠學習 宋雪寧陸近高贊熱文 沈忘州黎安念 鄉下野丫頭回京後,震驚全天下完整版 最狂小太監 喬楚楚裴淵的小說叫什麼 殷月蕭凌琰 齊墨塵楊洛心 各種親戚催生的壓力 好幾個老師傅 月影之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