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雪中行

第3章 憶流年01

元儷是有些傳統的女孩子。雖然她知道自己無法解決,可是她依然固執地認為,郭站長既然給了一個女子婚姻,就應當守護它,不要輕易言棄。況且,還有一個孩子維繫着他們的婚姻,給了他們父母的角色。她不大相信,雖然當初的選擇有些狹窄,他有奉命完婚的意思,都和妻子沒有見過面。她也見過那個女子,雖有些靦腆,但相貌清秀,待人友善,也是知書達禮之人。家中一塵不染,孩子嬌酣可愛,她完全盡了**之數。郭站長讓員工與妻子相識,也是點明了她的身份。元儷雖然依眾喚她「嫂子」,但心中,實是拿她與郭站長,當半個長輩來敬的。

是什麼時候,他變了心意呢?

旁邊,方明燁還在說,他們會給她補償。元儷都感到一陣陣心涼。

多少補償可以抵了一個女子的青春?青春,有價嗎?

元儷意識中,還一直覺得這一切都不是方明燁的本意。那她的本意,到底是什麼呢?她困惑起來。

「元儷,我覺得愛情是偉大的。它或許會傷害了一些人,但依然值得讚美和祝福。元儷,你會祝福我嗎?」

「我沒有資格祝福你們,明燁。對於你們,我只是一個外人。愛在其中,滋味自知。作為外人,我保留不評的權利。況且,家長已知,父母的祝福已是足夠。」元儷站了起來,「明燁,我該走了。本來我想找清紅姐有些事情。想請她為我修改下一件夏裙。去夏穿過,今夏過時。我給她放了稿子,她答應謝我的。」

元僵向前走了幾步。辦公室真的很小,這幾步,已經到了門口。

「幫幫我們,好不好?」方明燁眼中閃着求助的光。「以前,是我唐突於你,但請相信,我是無意的。站里需要運轉,我和他關係尚未公開……」

「我會考慮,但明燁,給我時間。現在,我想靜靜。」元儷倉促說著,推開了辦公室的門。

她朝外走去。門外的大廳很闊,也很清冷。元儷,就這樣一步步踏着這清冷的調子行進。光亮的地板透着的模糊的影像,以及燈光投射的影子,在地板上交錯如魅。

元儷知道,方明燁就在辦公室門外望着她。但她沒有回頭。待她走出大廳,走下台階,也就走出了她的視線。

路再長,終有盡時。

元儷走進了風雪之中。

仲春雪,雪漫天,不識時節為哪般?

雪似乎比她來時更大,元儷緊握着傘,也擋不住雪入眼,雪浸衣。

去哪裡呢?元儷迷茫,就如這不合時宜不期而至的雪。明明花已開,奈何雪要來。櫻花隨雪落,空氣散香堆。

這座樓並不是商業寫字樓,是行政用樓。主樓前後有亭台曲廊,兩側有花池景觀,橫跨兩路間,通透怡然。樓高十二層,入駐的大都是正規的事業單位。能在這裡租下一樓的一間辦公室,雖然不大,仍顯示了郭瀟的人脈及眼光。

可惜了。元儷走出北大門,拐上了大路。以後,應該不會再來了吧?

其實在離開時,她已經做了決定。郭瀟和方明燁顯出他們陌生的一面。自以為已了解的陌生,讓她有害怕。什麼才是真的人性呢?她又有些茫然。

元儷喜歡詩,曾經也讀徐志摩的詩,耽於他詩句的美好。可是知道了他的人品,又覺得他玷污了那份美好。他把美好留給了別人,把殘忍留給了他的妻子。他的心,融合了相反的感情。詩和人,在現實中相悖。

關於詩,關於生活,她有着近乎完美的情結。可是,絕了徐志摩的詩,她還有很多詩可選擇;絕了這個工作站,她還有沒有選擇?這裡,曾經承載了她對未來,對夢想的所有詮釋,就這樣灰飛煙滅了?

元儷漫無目的地走。她沒有想去找顧清紅,她根本沒拿所謂的夏裙。清紅,應該無法理解她現在的心情。可是,她想傾訴。難道,只能訴於這漫天風雪?

當一個人從她心中升起,她就無法再把他抹去。她知道一個地方或者可找到他。一時間,見到他,成了她行於冰天雪地的唯一動力。

她停在了一家書店的門口。書店的路對面,就是她想的他在的地方。那個地方,風雪之中,霓虹閃爍;閃爍之間,風雪掠過。風中雪漫天,霓中字入眼。「小京華……」元儷呢喃着,眼前又一陣迷濛。

「酈老師,你在那裡嗎?是不是仍有咖啡的醇香伴着你的文思?酈老師,你每天都有新的咖啡。可是,你的一個學生,只能守望一次咖啡的記憶。酈老師,還記得她嗎?」

元儷的心忽然痛了起來,痛得她無法呼吸。瞬間,這份痛便控制了她所有的情緒,就如這紛至沓來的雪,有力地擊打着她的心臟。

自從酈原離開工作站,他們也就見了兩回面。就在雪地上那次分別後,他就消失在她的生活里,那麼久,久得像上一世……

可是中間的路,就像天河,就像鴻溝,就像歲月,隔絕着她的思念……

下一章
更多推薦: 流放荒星,我在星際種田養崽 反派大小姐在貴族學院狠狠學習 宋雪寧陸近高贊熱文 沈忘州黎安念 鄉下野丫頭回京後,震驚全天下完整版 最狂小太監 喬楚楚裴淵的小說叫什麼 殷月蕭凌琰 齊墨塵楊洛心 各種親戚催生的壓力 好幾個老師傅 月影之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