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顧明珠楚依依 第6章_莉芙小說
◈ 第5章

第6章

楚依依嗤笑一聲,無所謂的背着背包,率先一步進了森林。

其餘人也都開始行動。

楚依依走進森林之後,才發現森林裏的雜草是經過簡單處理過的。

節目中終究是手下留情了。

楚依依走了一會兒,就看到前方有一隻兔子在蹦蹦跳跳的往前跳。

她立刻拔腿去追。

但是,兔子遇到危險逃跑的速度非常快。

一轉眼的功夫,兔子就跳出了十幾米遠。

楚依依彎腰從地上撿起一塊石頭,手指輕輕一彈,石頭從指尖飛出去,精準的打在了兔子的腦袋上。

兔子瞬間暴斃。

「我去,武林高手?」跟拍的攝影大哥一臉震驚。

楚依依挑眉:「運氣好。」

她一個人吃, 一隻兔子就夠了。

楚依依走過去撿起兔子,就往回走。

她走到河邊,從備好里拿出摺疊刀,開始處理兔子。

正巧這時顧明珠經過,看到這血腥的一幕忍不住尖叫出聲。

「啊……依依你好殘忍啊,你動作還這麼熟練,平時沒少殺小動物吧?」

「啪!」

楚依依把掏出來的內臟,直接砸到顧明珠身上。

「滾!」

「啊……!」

顧明珠發出尖銳的慘叫,差點氣暈。

楚依依竟然把那麼噁心的東西砸到自己身上,她怎麼敢?!

「依依你太過分了!」顧明珠紅着眼眶跺了跺腳,卻只能流着眼淚跑去找衣服換。

【卧槽,楚依依也太惡毒了吧?竟然把內臟丟到顧明珠身上,太噁心了!】

【顧明珠脾氣也太好了,要是有人敢往我身上丟內臟,我一定把她的手打斷!】

【只有我覺得顧明珠有點犯賤嗎?楚依依從一開始就針對她,她還一直自己往上湊,這不是自找的嗎?】

【我覺得剛才顧明珠也有點問題,她那話不是在故意引導大家誤解楚依依有虐殺動物的傾向嗎?她被楚依依針對也活該!】

【明珠哪裡說錯了?楚依依她殺兔子殺得那麼得心應手,肯定就是經常做這種事才那麼熟練!】

【楚依依那麼惡毒,對人都那麼不友善,我完全相信她會虐殺動物!】

【大家都愣着幹什麼?一起罵啊,這種惡毒的女人,就應該把她罵出娛樂圈!】

楚依依速度很快,很快就把兔子去好內臟剝了皮。

接着她又去森林裏撿了一些干樹枝,然後在河邊燒起火堆,等到燒出木炭之後,再用木炭進行烘烤。

直接用火烤,會把肉熏黑,還會讓肉染上煙味,沒法入口。

食物小組也回來了。

他們三個人搞得一身狼狽,可卻什麼都沒抓到。

張佳佳手裡抓着一把野菜,也不知道能不能吃。

「好香啊……」

張佳佳聞到一股濃郁的香味,忍不住深吸一口氣。

當看到楚依依已經在烤肉的時候,她滿臉震驚,「楚依依,你竟然找到食物了?你抓到了什麼呀?一個人抓到的嗎?你怎麼那麼快呀?」

秦修寒嗤之以鼻:「肯定是走了狗屎運,撿到一隻半死不活的動物!」

張佳佳摸了摸脖子,覺得秦修寒說的有道理。

「我們什麼都沒抓到,我們今晚吃什麼呀?我拔的這些野菜也不知道能不能吃……」張佳佳無力的道。

段姜聞着那誘人的香味,忍不住咽了口口水。

他看了眼已經昏暗的天色,說道:「趁着天還沒黑,我們再去找找吧。」

於是,三人又進了森林。

他們也不是找不到節目組投放的家禽。

他們剛進去十分鐘,就看到了不下十隻雞。

有些雞還被節目組故意弄斷了腿,跑起來並不快。

可他們還是抓不住。

過了半個小時,天色已經暗下來,森林裏的能見度更加低。

他們又從森林裏出來,依舊毫無收穫。

而此時,楚依依已經烤好兔子,開始吃了。

兔肉被她靠得焦黃酥脆,看着十分誘人。

三人看着,都下意識的咽了口口水,肚子不爭氣的發出咕咕叫聲。

【沒想到楚依依竟然有這手藝,那兔子被她烤得外酥里嫩,看着就很有食慾。】

【這兔肉烤得可以啊,比我看的那些美食博主做的菜,讓人有食慾多了。】

【我都看餓了,默默的打開了外賣軟件。】

【決定了,今晚我也吃兔肉!】

張佳佳收回目光,看嚮導演:「導演,你們吃什麼呀?」

她在想,等導演和工作人們吃東西時,他們厚着臉皮問導演要一點。

導演笑眯眯的從口袋裡掏出一個拳頭大的紅果子,說道:「我們也派人去找食物了,找到了一棵果樹,不過數量有限,我們工作人員都不夠分,沒辦法分給你們,你們自己想辦法吧!」

張佳佳一陣失望。

而此時,導演和工作人員已經喜滋滋的開始吃奇怪的果子了。

可是,吃完不到十分鐘,吃了紅果子的人,突然集體抽搐倒地,口中大口大口的吐着鮮血。

「不好,果子有毒!」

有五六個人工作人員沒吃果子,趕緊去查看那些人的情況。

可他們都不懂醫術,也束手無策。

他們吐了幾分鐘血,忽然徹底失去意識,躺在地上不動了。

有人試探性的探了一下鼻息,嚇得大叫:「好……好像沒有呼吸了……快,快送他們去找醫生!」

那些沒吃果子的工作人員,趕緊扛着那些昏迷的人上了游輪。

接着,游輪啟動,快速的遠離了森林。

嘉賓們懵了。

整個過程不過幾分鐘,節目組的人就全都走了?留下他們幾個手無縛雞之力的藝人在這荒郊野嶺?

「導演,你們回來把我們帶上啊!你們把我們留在這裡,我們要怎麼辦啊?!」張佳佳跑到河邊,對着游輪大喊。

可游輪上亂成一團,根本沒人注意到她。

他們就這樣,眼睜睜的看着游輪開走了。

張佳佳急得快哭出來了,「我們被丟在這裡,這可怎麼辦呀?」

段姜年齡稍微大一些,沉穩的道:「先別著急,工作人員倒了那麼多人,他們肯定很慌,暫時把我們忘了也正常。」

「等他們冷靜下來之後,肯定會想起我們的,我們現在只需要耐心等待即可。」

張佳佳覺得他說得有道理,稍微冷靜了一些。

就在這時,顧明珠和顧軒也從森林裏走了出來。

顧明珠空手走在前面,顧軒則抱着一堆乾草跟在後面。

顧明珠歉意的道:「抱歉了各位,我們沒有找到適合晚上睡覺的地方,我看這片空地就不錯,我們今晚就先在這片空地上打地鋪吧,我和哥哥撿了一些乾草給大家打地鋪。」

「咦?導演呢?攝影組呢?工作人員呢?怎麼全都不見了?他們去哪了?」

顧明珠忽然發現,這裡竟然只剩下嘉賓了,節目組的工作人員竟然全都不見了,她臉上露出了疑惑的神情。

張佳佳欲哭無淚的道:「剛才導演和大半節目組的工作人員吃了野果中毒,集體中毒昏迷,沒吃果子的人開游輪把他們帶走送醫了。」

「吶,你看地上的血跡,就是他們剛才吐的,血都還沒幹呢。」

顧明珠看了一眼地面一大片紅彤彤的血跡,簡直就像兇殺現場,被嚇了一跳。

她皺眉問道:「工作人員全都走了?一個都沒留下?那我們不拍攝了嗎?」

秦修寒道:「他們走之前有人探了倒下那群人的鼻息,有人說都斷氣了……出了那麼大的事,導演都倒下了,拍攝自然也無法進行了,等工作人員聯繫上投資方,重新派新的導演組過來吧。」

顧明珠見沒有攝像頭拍攝,臉上的溫柔也收了起來,露出了些許厭煩。

從下游輪的第一秒開始,她就對這裡充滿了厭惡。

尤其是進到森林之後,她穿着裙子,雜草掃到小腿上,又痛又癢,還有蟲子一直往她身上飛,叮咬她,她的不耐煩更是上升到了極點。

但因為有攝像機跟拍着,她為了立堅強小白花的人設,只能一直裝作無所謂,還一幅堅強不怕辛苦的模樣。

說起來,跟拍她和顧軒的攝影師,是什麼時候走掉的?

大概是他們太累了,沒聽見外面的喧鬧,那兩個攝影師聽見了,就跑出來了。

顧明珠忽然聞到一股香味,抬頭看向楚依依所在的方向,看着楚依依大快朵頤的樣子,她的肚子不爭氣的叫了起來,嘴裏也控制不住的分泌口水。

她平時為了減肥,經常節食,晚餐也是經常性的不吃。

以前她都能忍。

但今天不知道是因為太累了,還是因為聞着楚依依手裡烤兔子散發出來的香味,把她肚子里的饞蟲都勾起來了。

她此刻嘴裏饞得要命,非常想吃東西!

顧明珠強行把目光收回來,轉頭看向張佳佳幾人,問道:「你們找的食物呢?」

張佳佳揚起手裡的野菜,「就只找到了這些……」

顧明珠臉色更難看了。

「我和哥哥辛辛苦苦為大家晚上能睡個好覺而努力,你們三個人竟然只找到一把野菜?這東西給豬吃,豬都不吃!」

「我和哥哥去找乾草的時候,都看到好幾隻瘸腿的雞,你們三個人竟然連瘸腿的雞都抓不住,真沒用!」

張佳佳有些不高興:「我們也很努力很辛苦呀,但那些雞和兔子跑得那麼快,我們抓不到也很正常!」

「你還好意思說我們,你們不是也只撿了一堆雜草回來嗎?」

「那點雜草都不夠一個人睡的,我們這麼多人,晚上怎麼睡呀?」

顧明珠看向她:「你在怪我嗎?」

張佳佳被她的眼神嚇到了,往後退了一步,搖頭道:「我沒怪你,我只是……只是隨口說說……」

她知道顧明珠的哥哥在娛樂圈裡的地位,她可不敢得罪顧明珠,否則她事後會在圈子裡混不下去的。

所以,哪怕心裏不滿,她也只能忍着。

「哼!」顧明珠輕蔑的冷哼一聲。

顧軒道:「既然你們嫌棄這些乾草,那今晚你們就自己解決睡覺的問題吧!」

張佳佳咬着唇,不敢說話。

顧明珠看向遠處,正在津津有味的吃着烤兔的楚依依,忍不住又咽了口口水。

她看向顧軒,楚楚可憐的說道:「哥哥,我在森林裏走了一下午,肚子好餓……」

顧軒抬眼看了一眼遠處,一個人在吃獨食的楚依依,眼裡露出不滿,沉聲道:「你等着,我幫你去要點吃的。」

他抬起腳往楚依依那邊走去。

顧明珠跟在他身後。

其餘人也跟上,希望能分到一點吃的。

「你,把兔肉分一半給明珠!」顧軒站在楚依依面前,趾高氣昂的命令。

楚依依:「滾!」

顧明珠不悅的批評:「依依,你怎麼能用這種態度對三哥呢?」

楚依依:「你也滾!」

顧明珠委屈的咬了咬嘴唇,「依依你別太過分了,我們也是關心你,才會主動來和你緩和關係,你怎麼能用這種態度對我們?」

「現在節目組走了,荒郊野地的就只剩下我們幾個人,沒有我們的照顧,你晚上一個人怎麼過?」

楚依依諷刺的道:「我裝備齊全,一個人想怎麼過就怎麼過,要考慮今晚怎麼過的人,是你們,不是我。」

楚依依氣得臉色青一陣紅一陣。

顧軒臉色更難看,厲聲道:「楚依依你真是越來越不像話了,明珠是在關心你,你竟然這麼不領情,還出言諷刺,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尖酸刻薄了?你能不能學一學明珠?哪怕你能有明珠十分之一的懂事,我們也就不會不喜歡你!」

楚依依冷笑:「誰稀罕你們的喜歡。」

顧軒深吸一口氣,壓下怒火:「我就當你是在賭氣,你現在好好的向明珠道歉,保證以後好好重新做人,等回去之後,我就替你向爸媽求情,讓你重新回到顧家!」

楚依依抬眸,用看白痴的眼神看向他。

她覺得,顧軒的智商有點堪憂。

「呵,誰稀罕回你們顧家?你們顧家沒一個智商正常的,我怕離你們太近,會被你們影響智商,你們求我我都不會回去!」

顧軒和顧明珠都氣得臉色鐵青,滿臉怒火的瞪着楚依依。

顧明珠又氣又餓,加上沒有鏡頭拍着,她也懶得裝了,咬牙切齒的說道:「三哥,別和她說那麼多廢話了,直接動手給她點教訓吧!」

「她處處針對我,還把家裡的股票私自賣錢,對我們又打又罵,我們早該教訓她了!」

楚依依冷笑道:「你還真會顛倒黑白,我賣掉的股票本來就屬於我,如果不是我的股票,我又怎麼可能賣得掉?在誣陷我之前,好好動動你發育不全的腦子!」

顧明珠氣得差點吐血。

她沒有理會楚依依的話,而是看向另外三人,「楚依依她侮辱我、針對我,你們如果站在我這邊,和我一起教訓她,等回去之後,我就讓我哥哥給你們資源,至少每人給你們一部S+的影視資源,還給你們推薦高奢代言!」

三人都心動了。

現在娛樂圈競爭激烈,哪怕是身為影帝的段姜,也很少能找到好的劇本。

高奢代言更是難有。

這個好處,對他們而言,的確誘惑很大。

可是,他們也有所顧忌。

張佳佳說:「我們一起欺負她,要是被別人知道了,這影響不好吧?」

顧明珠譏笑道:「導演組都走了,又沒人看見,只要我們不說,誰會知道?」

「她要是敢自己亂說,我們只要不承認,再反過來說是她針對我們,你覺得網友是會相信我們這麼多口碑好的藝人的話,還是會相信她一個滿身黑料的人的話?」

三人聽她這麼說,頓時放下心來了。

他們齊聲說道:「好,我們都聽你的安排,你說要怎麼做吧?」

對於顧明珠鏡頭前和鏡頭後的反差大,他們一點也不意外。

很早之前,他們就聽說了,顧明珠私底下並不如鏡頭前那麼善良溫柔。

圈裡的很多藝人,也都表面一套,背地裡一套,他們早就見怪不怪了。

就連他們自己,在鏡頭面前所表現出來的樣子,也都是公司安排的人設。

顧明珠勾起唇角,指着楚依依,不懷好意的道:「去把她手裡的烤肉搶過來,還有她的背包,我看到她帶了帳篷,還有充氣床,我們今晚有地方睡覺了!」

三人聽了顧明珠的話,都沉着臉看向了楚依依,帶着敵意向她靠近。

然而,他們不知道的是,森林裏安裝了很多最新的微型隱藏攝像頭。

這些微型攝像頭,不僅拍攝和專業攝像機一樣高清,收音功能也非常好。

這攝像頭非常小,還不會發出紅光,哪怕就在他們眼前,他們都不一定發現得了。

在導演組離開之後,微型攝像頭就已經開啟。

網上的直播間,直播一直沒有中斷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