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顧明珠楚依依 第4章_莉芙小說
◈ 第3章

第4章

顧家眾人的臉色都非常難看。

大哥顧宴怒不可遏的道:「我們顧家是倒了什麼霉,才會出一個楚依依這種禍害?」

二哥顧卿道:「爸媽,楚依依把咱家公司百分之三十的股份,都賣給了競爭對手,這事絕不能就這麼算了!」

顧建國皺了皺眉,「她不跟我們回家,身邊又有傅御的人保護,還不接我們的電話,都見不到她,又聯繫不上她,還能怎麼辦?」

顧明珠咬了咬唇,轉眸看向顧宴,「大哥,楚依依不是你公司名下的藝人嗎?你可以以老闆的身份,讓她按照你的要求做事。」

顧宴說:「那也只能安排她的工作。」

顧軒突然想到了什麼,他激動的道:「可以安排工作也行!」

「現在股份已經拿不回來了,她有着傅御保護,我們報復不了她,但我們可以換一種方式,讓她付出代價!」

眾人都看向顧軒。

顧軒說:「明珠不是要去參加一檔荒野求生的節目嗎?大哥你把楚依依也安排進去,但要她簽合同,要用她的愚蠢和惡毒去襯托明珠!」

「這樣一來,可以利用輿論提升明珠的人氣,還可以讓觀眾看到楚依依惡毒的一面,到時候她被網暴,我們也算是可以出一口惡氣了!」

顧宴點了點頭,「這個可以有,正好那檔綜藝的另一個女嘉賓,也是我公司名下的人,我直接把她換成楚依依就行了。」

一家人商量了一下,確定好方案之後,顧宴借了傭人的手機,撥通了楚依依的電話。

「喂?」

電話里傳來楚依依清冷的聲音。

顧宴說:「我是你大哥,你先別急着掛,我要和你聊聊工作的事。」

楚依依想起來了,自己被顧明珠拉進娛樂圈的時候,和她一起簽進了顧宴的娛樂公司里。

一共簽了五年的合約。

如今才過去一年而已,還有四年的期限。

合約里寫了,如果提前解約,需要一年賠付給公司一個億。

也就是說,如果她想解約,她需要賠四億給顧宴。

她大意了。

在問顧建國要撫養費的時候,要少了。

「說吧,要給我安排什麼工作?」楚依依煩躁的問道。

顧宴說:「下周明珠要去參加一檔荒野求生節目,我會把你也安排進去。」

「你入組之後的任務,就是故意欺負和針對明珠,給她製造話題度,襯托她。」

楚依依似笑非笑的道:「節目我可以去參加,但想讓我襯托顧明珠,我可不會照做,當初我簽下的合同, 沒有那種條款。」

顧宴咬牙道:「你就不怕我封殺你嗎?」

楚依依無所謂的道:「你要封殺就封殺吧,反正我現在不缺錢,被封殺了我也不愁吃穿。」

「你……」顧宴氣得肝膽欲裂。

楚依依思考片刻,開口道:「想讓我答應你的要求,也不是不可以,但我有一個要求。」

顧宴:「什麼要求?」

楚依依說:「參加完這檔節目,你就主動和我解約,我無需賠付違約金。」

顧宴沒有立刻答應。

楚依依似笑非笑的道:「如果我按照你的要求做了,這檔節目下來,我肯定會被全網黑和網暴,以後再也沒有商業價值了,就算我繼續留在你的公司,也賺不到錢。」

顧宴思考片刻,覺得楚依依說得很有道理,便答應了她的要求:「好,我答應你,你把我的號碼拉出黑名單,待會兒我把詳細信息發給你。」

楚依依說:「我要先簽合同,白紙黑字的寫清楚,只要參加完節目,我與你公司簽的合同立即解除。」

顧宴咬牙答應了。

第二天,顧宴就把擬定的合同發了過來。

一共兩份合同。

第一份,她要在節目組故意欺辱顧明珠,以她的尖酸惡毒襯托顧明珠的善良柔弱小白花形象。

第二份,則是她要的那份合同。

楚依依認真核對之後,確認沒有問題,和顧宴去律師事務所把合同進行公證。

等回到家之後,她開始搜索節目相關。

她發現,這是一個新節目,這是第一期進行拍攝,除了說明這是直播類型的荒野求生節目,還有導演信息之外,就沒有其它說明了。

楚依依只能去搜索一些荒野求生相關的資料來看。

接着去買了很多野外求生能用到的工具。

反正她先買下來了,要是導演不讓帶,她再交給導演就是了。

萬一東西都要自己準備,她若是不事先準備的話,到時候在野外苦的可是自己。

除了準備東西之外,她還加強了體能鍛煉。

眨眼就到了節目開拍這天。

楚依依提上巨大的行李箱,讓保鏢送她去節目組要求的匯合地點。

匯合地點是在市區的一個站點。

等人匯合之後,再乘坐節目組準備的車,一同前往拍攝地點。

楚依依到場的時候,發現所有嘉賓都已經到了,看樣子已經等了有一段時間了。

楚依依暗罵了一聲顧宴那個狗東西。

顧宴告訴她,早上十點鐘在這裡集合。

現在才九點半,可人早就已經到期了。

那個狗東西,節目還沒開始就給她下套。

楚依依拖着50寸的行李箱,從車上下來,往人群走去。

她頭上戴着綠色的戶外遮陽帽,帽延很長,能遮住後方的脖子,前面還可以把臉和脖子也遮住,只露出一雙眼睛。

可以全方位防晒,就是不太美觀。

她身上穿着深綠色的衝鋒衣和黑色的衝鋒褲,腳上一雙登山鞋,手裡還拿着一根登山手杖。

另外三位男嘉賓和兩位女嘉賓都已經到場。

他們都打扮得時髦又帥氣,顧明珠甚至穿了一條白色弔帶禮服,腳上踩着十厘米的恨天高。

另外女嘉賓張佳佳,是個女團成員,她雖然沒有顧明珠那麼誇張,但也穿着一條粉色裙子,腳上也踩着高跟鞋。

三位男嘉賓分別是實力影帝段姜,男頂流秦修寒,以及……她那傻逼三哥顧軒?

楚依依皺了皺眉頭。

顧軒這傻逼怎麼也來了?

顧軒當年為了照顧顧明珠,也跟着一起進了娛樂圈。

沒想到參加一個綜藝,這狗東西都不放心的跟來。

對顧明珠而言,他的確是個好哥哥。

「這是誰啊?遮得這麼嚴實,臉都看不清。」張佳佳上下打量了一圈,好奇的問道。

楚依依拉下遮陽帽的遮臉簾,露出了自己臉。

她沒有化妝,甚至連口紅都沒有塗,可她天生麗質,五官深邃美艷,即使沒化妝也艷麗四射,美得讓人移不開眼。

直播間早就已經開啟,當楚依依走進鏡頭,出現在直播間的屏幕上時,直播間靜默了幾秒,然後彈幕開始瘋狂滾動。

【我還以為最後到的是哪個一線明星呢,沒想到竟然是楚依依這個作精糊咖,在場的哪個不比她咖位大?她居然讓這麼多人等她一個人,她還要臉嗎?】

【就她這地位,也敢故意遲到耍大牌,她怎麼敢的啊?】

【笑死,帶那麼大個行李箱,是要搬家嗎?】

【真噁心,來這麼晚就算了,還故意搞這一身行頭,是故意諷刺其他嘉賓穿着不專業嗎?真是心機婊!】

【呵呵,故意穿成這樣,可臉上卻化了心機裸妝,她就是故意穿着野外求生的裝扮,想彰顯自己的專業,暗暗映射其他嘉賓不專業,心機都寫到臉上了!】

【節目組幹嘛要邀請她來參加啊?難道導演不知道三個月前,楚賤人陷害顧明珠嗎?節目組和顧明珠有仇嗎,故意找這個惡毒女人來繼續害明珠?】

【三個月前楚賤人害顧明珠不成,自己反倒受了傷,這次她最好老實本分一點,別再陷害明珠了,否則她還會自食惡果!】

楚依依拖着行李箱走到嘉賓們面前。

顧明珠一臉微笑的看着楚依依,溫柔地開口:「依依,你終於來了,我們等了你好久了。」

「以前的事我們就不提了,希望這次節目里,我們能好好相處,化解……啊……」

楚依依走到顧明珠面前,一腳把她踹開。

顧明珠穿着高跟鞋,一個不穩,摔到了地上。

「這個位置不錯,可以遮住太陽,我要站這裡,你不介意讓給我吧?」楚依依轉頭看向顧明珠,似笑非笑的道。

剛進組就按合同行事,她多敬業啊。

顧軒立刻把顧明珠扶起來,憤怒的瞪向楚依依,「楚依依,你太過分了!」

顧明珠拉住顧軒,對他搖了搖頭,一副隱忍的模樣說道:「你別怪奈奈,她不是故意的,是我自己沒站穩……」

【我靠,楚依依居然明目張胆的踹顧明珠,她太過分了,這是故意傷害,節目組都不管的嗎?】

【楚賤人退齣節目組!】

【顧明珠太善良了,被故意針對,還替楚依依說話,這是什麼小天使啊?嗚嗚嗚,守護善良純潔的顧明珠!】

【心疼顧明珠……】

【楚賤人去死吧!】

現場的其他嘉賓,都默默的和楚依依拉開了距離。

他們生怕楚依依下一秒也會一腳踹向自己。

導演看到嘉賓們都到場了,拿着喇叭開口說道:「既然大家都到齊了,那我現在開始說說節目組的要求。」

「咱們《荒野求生》節目,是要求六位嘉賓,去原始森林裏度過七天七夜的時間。」

「在這七天之內,你們可以組隊行動,互相協助,但從進入森林之後,節目組就不會提供任何幫助,也不會給你們提供食物,你們需要靠自己的本事在森林裏度過七天!」

「還有,你們的行李也不能全部帶進森林,我們會每人發給你們一個登山包,你們可以挑選要攜帶的東西,但只能裝滿一個登山包,任何電子設備和聯絡工具都不能帶,除此之外其餘東西可以隨意帶!」

「另外,咱們節目是以二十四小時直播的方式進行網絡直播的,大家記住,無論何時,無論發生任何突髮狀況,都要好好表現,會一直有人看着你們的一舉一動,切記切記!」

「好了,現在把登山包發給大家,大家拿上登山包,開始裝行李吧!」

楚依依接過工作人員遞過來的登山包,打開自己的行李箱開始裝東西。

手電筒,摺疊刀,火摺子,水壺,炊具,雨披,簡易的急救箱,洗漱用品,衛生紙,戶外如廁工具,換洗的內衣褲她準備了七套,都用真空袋抽了真空,占的空間不大,還有三件T恤,也抽了真空。

外衣她沒帶,有身上這套衝鋒衣就夠了。

她還準備了壓縮餅乾,但節目組不讓她帶,要她進森林後自己找食物,不然都有吃的了,大家全部躺平,還求什麼生?

裝完這些東西後,她把摺疊帳篷綁在登山包側邊。

提了提,差不多有三十斤。

不過問題不大。

楚依依是第一個準備好的。

其他五個人還在裝東西。

顧明珠一箱子都是漂亮的衣服裙子鞋帽,還有一堆護膚品和化妝品。

她裝了七條漂亮的裙子,七雙鞋子,七頂帽子,還有幾個花里胡哨的挎包,加上內衣褲,她自己的那個登山包就已經裝不下了。

她楚楚可憐的看向顧軒:「哥哥,我的化妝品和護膚品裝不下了,你幫我裝好不好?」

顧軒道:「好,都放到我的包里吧,我要帶的東西不多。」

於是,顧明珠把自己想帶的東西,全塞進顧軒的包里。

導演忍不住提醒:「咱們這次去的是真正的原始森林,建議都帶長袖衣服和長褲子,再帶一點野外生存的工具。」

在節目組開拍之前,他就給每個嘉賓發了建議攜帶的工具的表格。

沒想到還是有人什麼都不準備,只準備一堆好看的衣服裙子。

當這是去走時裝秀呢?

導演好心提醒了,但顧明珠和顧軒壓根沒當一回事。

他們都覺得,節目組一路跟拍,他們手裡肯定會有工具,節目組不可能對嘉賓見死不救的。

到時候她撒撒嬌,問節目組借就是了。

她要多帶點漂亮的衣服,保證自己可以美美的出鏡,增加觀眾緣。

等到眾人都準備好之後,嘉賓們兩兩一組的上了節目組安排的車。

顧明珠和顧軒上了一輛。

秦修寒和張佳佳上了一輛車。

剩下楚依依和段姜兩人一輛車。

段姜對楚依依視而不見,上車後就閉上眼睛假寐。

楚依依同樣不想搭理他,趁着最後的時間,在手機上鞏固野外求生的知識和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