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顧明珠楚依依 第3章_莉芙小說
◈ 第2章

第3章

楚依依停下了腳步,看向他說道:「我和顧家脫離關係了,目前無家可歸,如果傅先生名下有多出來的房產,我希望你能借一處給我住一兩年。」

「最好安靜一點,鄰居少一點,畢竟我是個公眾人物,怕鄰居太多會引起不必要的麻煩。」

她回到顧家之後,顧明珠為了全方位打壓她,拉着她一起進了娛樂圈。

但每次都是顧明珠出演女主,她扮演惡毒女配,還被故意畫丑。

如今顧明珠已經是娛樂圈小有名氣的清純小花了,而她是臭名遠揚的作精。

傅御說:「淺水灣1號莊園,安靜人少,門是密碼鎖,你加我微信,我把定位和密碼發給你。」

楚依依立刻掏出手機,加上了傅御的微信,順便還存了他的電話號碼。

傅御很快給她發了一個定位地址給她,還有還一串密碼。

楚依依道了謝之後,就離開了他的房間。

在她走到門口時,看到傅御的助理,急匆匆的帶了一個女人進去。

傅御被人下了葯,找女人來當解藥,可以理解。

然而,在她等電梯的時候,那個女人從房間里倒飛了出來,狼狽的摔到地上,口吐白沫的在地上抽搐了幾下,然後就失去了動靜。

楚依依默默的收回了目光。

傳聞傅御喜好男色,現在女人被踹出來,男助理被留在裏面,看來傳言果然不假。

時間太晚了,楚依依下樓去開了一間普通客房住下。

第二天。

楚依依還沒起床,房門就被人強行打開。

顧家人帶着一群保鏢,闖進了房間。

「楚依依,你給我起來!」三哥顧軒怒喝一聲,伸手掀開她身上的被子。

楚依依被迫醒了過來。

看着闖進房間里的這群人,還有自己身上被掀開的被子,她臉色陰沉如水。

顧軒這個傻逼,直接掀開她的被子,就不怕她是裸睡嗎?

「你快起來,把這份合同簽了!」父親顧建國冷着臉,把一份協議砸到她身上。

楚依依撐起身子,拿起那份合同看了一眼。

不出她所料,顧家這是要逼她交出股份。

這是一份股份轉讓協議。

楚依依說:「股份是爺爺留給我的,我沒有要轉讓的意思,我不簽。」

顧建國怒喝:「那是我們顧家的股份,你都不把我們當一家人,有什麼資格拿顧家的股份?」

大哥厭惡的道:「看不出來你那麼貪婪,居然想獨吞 那麼多股份。」

二哥憤怒的道:「你好好向明珠學學,明珠拿的股份都沒你多!」

顧明珠柔聲開口:「依依,你別惹爸媽和哥哥們生氣了,股份在你手裡一點用都沒有,你就簽字,把股份轉給爸爸吧。」

「只要你簽字,我就給你十萬塊補償你,好不好?」

顧父和哥哥們,都一臉讚賞的表情,對於顧明珠的大度十分滿意。

楚依依笑了。

百分之三十的股份,給她十萬補償?

打發要飯的呢?

楚依依說:「如果我不簽呢?」

顧建國陰聲道:「是要股份,還是要命,你自己選一個!」

「就算你要股份不要命,等你死後,你的股份也是由我們這些親人繼承。」

「我念在親情的份上,給你選擇的機會,你不要不識抬舉!」

儘管已經對親情不抱有任何幻想了,可聽到顧建國這話,楚依依心裏還是湧上一抹刺痛。

自己的親生父親,竟然想殺了她。

真是可笑。

楚依依冷冷的看向顧建國,「這份協議我可以簽,但我有兩個要求……」

顧建國急聲問道:「什麼要求?」

楚依依說:「給我三億,再簽一份將來無論發生任何事,你們都不用我贍養你們的合同。」

在法律上是沒有斷絕父女關係這一說法的。

但卻可以簽署無需贍養之類的合同。

這也算是變相的斷絕關係了。

顧明珠尖聲道:「你搶劫呢?居然開口就要三億?」

大哥憤怒道:「明珠已經答應給你十萬了,你居然還不滿足,居然開口就要三億,你可真是貪得無厭,滿腦子只想着錢!」

二哥:「你那些股份根本就不值三億,你這是在敲詐!」

楚依依似笑非笑地道:「如果你們覺得我手裡的股份不值三億,那我給你們三億,然後我立刻去立一份遺囑,我若是意外去世,我就把名下的股份全部充公,我的父母兄弟全部無權繼承,你們覺得怎麼樣?」

「不行!」他們異口同聲的吼道。

楚依依諷刺的道:「為什麼不行?你們不是說,我手裡的股份不值三億嗎?」

他們面紅耳赤。

楚依依說:「別欺負我沒見過世面,我拿到股份之後,特意去找律師諮詢過,我手裡的股份價值上百億呢!」

「我看在你們是我的親人的份上,才打算只要三億便宜你們的。」

「你們也別想着殺了我繼承我的遺產,在我去諮詢律師的時候,我就立了一份遺囑,如果我生前沒有把股份轉讓出去就意外身亡了,我的所有財產都捐給國家,我的父母兄弟都無權繼承我的任何遺產!」

顧家人氣得肝膽欲裂。

顧明珠幽幽說道:「沒想到妹妹你心機這麼深,竟然背着我們立下遺囑,你從一開始就沒把我們當一家人啊,你怎麼對得起我們對你的好?」

楚依依冷笑:「閉上你的狗嘴,再敢在我面前表演茶藝,我抽爛你的嘴!」

顧明珠咬着嘴唇,委屈的紅了眼。

三哥顧軒剛準備替顧明珠出頭,楚依依抓去床頭上的煙灰缸朝他砸去:「你也閉嘴,別讓我聽見你的狗叫!」

顧家人都見識過楚依依發瘋的樣子。

此時看到她又要發瘋,他們都不敢輕舉妄動,生怕又被她打。

顧建國咬牙說道:「好,我答應你的要求!」

楚依依把他們趕出房間,去洗漱完畢,便跟着他們一起出了門。

他們先去了銀行,顧建國給楚依依轉了三個億。

楚依依特意讓他寫下,這是補償她過去二十年的撫養費,屬於自願贈與。

如此一來,日後顧建國想追回這筆錢都追不回了。

接着他們去了律師事務所簽署關於今後贍養的合同。

在去律師事務所的路上,顧建國就已經聯繫了律師擬定合同。

等他們到的時候,合同已經擬好了。

楚依依認真的看了一遍,自己看了沒什麼問題。

但她不放心。

畢竟她不是專業的。

她把合同拍了一張照片,發給傅御,讓他幫忙找他合作的律師看看,有沒有坑。

過了十分鐘,傅御回了一個字:【可】

楚依依立刻簽了字。

辦理好合同之後,顧建國立刻把股份轉讓協議遞到楚依依面前,逼着她簽字。

「趕緊把這個簽了,不屬於你的東西,你沒資格握在手裡!」

楚依依勾了勾唇,「那的確不是屬於我的東西……」

那已經是傅御的東西了。

她利落的在股份轉讓協議上簽字。

顧家人興奮不已,一群人圍着那張股份轉讓協議,眼睛都冒出了精光。

等他們回過神來時,楚依依早就已經離開了律師事務所。

顧家人也不關心她的去處。

他們一家人風風火火的前往工商部門,立刻就要拿着轉讓協議去辦理股份過戶。

工作人員查詢之後,對他們說:「抱歉,沒有查詢到楚依依女士名下有股份,所以這份轉讓協議無法生效。」

眾人心中一驚。

顧建國急聲道:「楚依依名下有顧氏集團百分之三十的股份,她名下怎麼可能沒有股份?你們的系統是不是出錯了?」

工作人員禮貌的道:「那你們稍等片刻,我再查查看。」

過了片刻,工作人員說:「我看到楚依依的名字了……」

眾人鬆了一口氣,臉上都露出了興奮的表情。

然而,他們還來不及高興,工作人員又說道:「在股份變更記錄里,我查到了楚依依的名字。」

「她之前的確持有顧氏集團百分之三十的股份,但今天早上八點鐘,那百分之三十的股份已經變更為其他人了,楚依依現在持股數量為零。」

「所以,你們手裡的這份股份轉讓協議是無效的。」

顧家眾人如遭雷擊,不可置信的瞪大雙眼。

顧建國:「你說什麼?楚依依名下的股份轉讓了?轉給誰了?」

工作人員說:「名字叫傅御。」

顧建國兩眼一黑,身體猛地趔趄一下,還好顧明珠及時扶住了他,否則他就摔到地上了。

「畜生!楚依依就是個畜生!她竟然把股份賣了,還賣給了競爭對手!」

顧建國氣得全身顫抖,胸口劇烈起伏,差點喘不上氣來。

其他人也氣得不輕。

楚依依不僅提前把股份賣了,還空手套白狼,騙走了他們三個億。

顧家人臉上消失的笑容,加倍的轉移到了楚依依臉上。

此時的楚依依,正心情愉悅的在商城裡購物。

她從顧家離開之後,就只帶了證件,其它東西都沒帶走,她需要重新購買。

她走進一家大牌女裝店,眼皮都不眨的挑選了三十套衣服裙子。

接着是鞋包店,首飾珠寶店。

所有東西她都是付了款之後,留下傅御給她的那個地址,讓店家安排人幫她直接送過去。

一趟買買買下來,她花了將近一千萬。

大手大腳的花着不勞而獲而來的錢,可太爽了。

楚依依離開商城的時候,在商城門口遇到了顧家那群人。

他們從工商部門離開後,就一直在找楚依依,終於讓他們在這裡找到楚依依了。

「楚依依,你太卑鄙了,你把股份賣了,還故意欺騙我們,從我們手裡騙走三億,你現在立刻去把股份要回來!」三哥顧軒指着楚依依的鼻子破口大罵。

楚依依一臉無辜的道:「你們只是讓我簽轉讓協議,又沒有問我股份還在不在我手裡,怎麼能算我騙你們呢?」

「你們給我的錢,是補償給我過去二十年的撫養費,可不是我騙你們的。」

顧建國氣得肝膽欲裂,怒聲道:「你這個孽障,你居然敢戲耍我們,今天我就打死你!」

顧明珠急忙拉住他,小聲勸道:「爸,別在這裡動手,周圍還有路人呢,萬一被人認出來,會有損我們顧家名聲的,把她帶回家去再慢慢教育她吧。」

顧建國強壓下怒火,對三個兒子說:「你們把這孽障綁上車,帶回家!」

大哥二哥三哥臉色陰沉的圍住楚依依,準備把她綁走。

但就在他們準備動手時,兩個保鏢不知道從哪裡躥了出來,眨眼的功夫就出現在楚依依面前。

「你們是什麼人?你們快讓開,這裡沒你們的事,我勸你們不要多管閑事!」顧軒不悅的道。

保鏢道:「我們是傅爺派來保護楚小姐安全的,傅爺說了,如果有人想傷害楚小姐,要不惜一切代價的保護楚小姐,就算鬧出人命也沒關係。」

顧軒臉色一變。

傅爺?

在海城敢稱傅爺的,只有一個人,傅御!

又是傅御!

顧家人氣得肝膽欲裂,卻不敢輕舉妄動。

「楚依依,我們是一家人,你現在跟我們回家!」顧軒沉聲道。

「啪!」

楚依依一巴掌甩過去。

「我昨晚說了,以後在外面看到我,別說認識我,我嫌晦氣。」

「你……」

「還想挨打?」

顧軒閉了嘴。

楚依依嗤笑一聲,抬腳把他踹開,昂首挺胸的向前走。

顧家的其他人見她走來,竟然都自覺的向旁邊讓開,生怕她又突然發瘋,無差別攻擊他們。

……

傅御的保鏢親自開車送楚依依去了他借給她住的那棟別墅。

她買的東西也正好在這時送到。

楚依依讓保鏢和送貨的人一起,把她的東西全部搬進別墅了。

這別墅大到離譜,豪華得超出想像。

送貨員全都驚呆了。

若不是親眼所見,他們做夢都夢不到這麼豪華的別墅。

楚依依倒是一點都不驚訝。

顧家以為她流落在往外,是在外面吃苦。

但實際上,她在外面吃了幾年苦,後來的生活,過得比顧家好不知道多少倍。

她回來之前住的地方,和傅御這棟別墅,也不遑多讓。

她只是沒想到,傅御會把這麼豪華的別墅借給她住。

她還以為,他會隨便選一處偏僻簡陋的房子給她住呢。

看來是她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楚依依走到三樓主卧,準備整理一下自己的衣服。

可一走進房間,她就發現這房間有人居住過的痕迹。

打開衣櫥,發現裏面掛着男人的衣服。

這些衣服的品味,和傅御很像,應該是他的。

楚依依愣了愣。

隨即想到,像傅御那樣的人,住處肯定不止一處。

他應該是每一個住處都會放着衣服,離哪裡近就會去哪裡住。

他現在把這裡讓給她住了,肯定不會再過來了。

楚依依把傅御的衣服,全推到旁邊。

再把自己的衣服掛進去。

楚依依還沒整理好東西,手機響了起來。

看了一眼,是她那倒霉父親打來的。

她想都沒想,拉黑。

很快,手機又響了。

偏心母親打來的。

拉黑。

黑心綠茶顧明珠也給她打來了。

拉黑。

眼瞎大哥顧宴也打來了。

拉黑。

接着是蠢貨二哥顧卿。

同樣拉黑。

最後是傻逼三哥顧軒。

楚依依接起來,罵了一句:「大傻逼,再敢騷擾你爹我,我打爆你的狗頭!」

然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掛斷電話,拉黑。

顧家。

顧軒氣哭了。

「為什麼她要罵我一句才把我拉黑?她太過分了,她這是區別對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