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高手下山,這個逆徒太兇猛 高手下山,這個逆徒太兇猛第5章 腎虛公子在線免費閱讀_莉芙小說
◈ 高手下山,這個逆徒太兇猛第4章 有容乃大在線免費閱讀

高手下山,這個逆徒太兇猛第5章 腎虛公子在線免費閱讀

原本趙亮還想罵幾句,但看見蹙眉的馮天嬌就認了下來。

他露出一個紳士的笑容,對馮天嬌說道。

「那人真沒素質。」

「天驕,我…」

他還想說什麼,就被馮天嬌打斷了。

「趙亮,我有些疲憊,沒空和你說其他事。」

趙亮聞言,立馬說道。

「天嬌,你是不是在海上吃的不好,那群做飯的人都怎麼幹事的!」

馮天嬌臉上出現悲傷之色。

「船上的人除了我,都死光了。」

趙亮很快捕捉到一個信息,船上的人除了馮天嬌都死光了。

那也就是說,船上只有她和江塵二人了?

孤男寡女,在茫茫無際的大海上行駛。

船艙,沙發,廚房,甲板,船長室?

那不是什麼成就都解鎖完了?

一想到這裡,趙亮不禁握緊了拳頭,他低聲說道。

「江塵是吧,我要宰了你!」

而江塵還不知道,趙亮想要宰了自己的事。

不然轉身回去就把他騸了。

此時的他,剛走出碼頭,就看見路邊一個二十多歲的女子舉着寫有他名字的牌子。

女子身材高挑,面容俏麗,穿着白色的T桖和淺藍色的熱褲。

在她身邊跟着一個女子,穿着粉色連衣裙。

但因為胸前太過雄偉,將衣裙撐的滿滿的。

此刻,穿着白色T桖的王曦說道。

「清雅,待會見勢不對,將江塵帶回家後,你就說有事把我一起帶走啊。」

「不然和一個陌生男人在一起,而且我媽還說要把我嫁給他。」

「萬一他又丑又邋遢…」

說著,一陣惡寒。

徐清雅聞言,點了點頭說道。

「放心,作為好姐妹,我一定會幫你的。」

江塵走到二人面前。

「我叫江塵,你就是乾媽說的王曦吧。」

王曦打量着江塵,穿着普通,長相算是清秀。

她點了點頭說道:「你好,我叫王曦。」

「你是從海外讀書回來嗎?」

江塵摸了摸頭說道:「乾媽沒和你說嗎,我從海外監獄回來。」

一旁的徐清雅尖叫一聲道。

「啊,你是勞改犯!」

「去去去,你才是勞改犯。」

「我是看守監獄的人,他們叫我…」

徐清雅直接打斷了他繼續說話。

「切,原來是個獄警,王曦,你可是金陵大學畢業的,他配不上你。」

王曦看了一眼江塵,見他沒生氣就說道。

「江塵,關於我們的事…」

她還在想着怎麼說的委婉一點,就聽見江塵說。

「嗯,我知道你配不上我,我會向乾媽說的。」

這話讓王曦傻眼了。

她不敢置信的看向自己閨蜜。

這傢伙說自己配不上他?

自己可是金陵大學的高材生!

曾經被譽為十大校花之一,不知道被多少人追!

這傢伙,居然說自己配不上他!

連徐清雅都有些傻眼了。

「王曦哪裡不好,你覺得她配不上你。」

江塵很直接的說道:「我不喜歡平平無奇的樣子。」

「你瞎了吧,我家王曦哪裡平平無奇了,她這麼優秀。」

江塵的目光落在她的胸口。

「平平無奇,不喜歡。」

徐清雅不幹了,她說道。

「我們家王曦是大長腿,能穿巴黎世家!」

看着一臉不服氣的徐清雅,江塵搖了搖頭。

「巴黎世界誰都能穿,但有人乃大不是誰都能有。」

「徐有容,這個道理你應該懂。」

聽着江塵的話,徐清雅眨了眨眼睛,這都什麼跟什麼啊。

她哼了一聲對江塵說。

「你記清楚了,我叫徐清雅!」

「好的,徐有容。」

這下,徐有容反應過來了。

她氣得大叫一聲。

「啊,你這個淫賊,我和你拼了!」

她朝着江塵衝來,撞在了江塵的胸膛上。

「啊,你帶球撞人,我受傷了!」

徐清雅緊咬牙關,一臉羞憤。

「啊,你這淫賊,本大小姐還沒受過這等屈辱!」

「我要殺了你!」

在她要有動作時,江塵開口了。

「有容小姐,你印堂發黑,想必是有大凶之兆。」

「讓我來為你解了這大凶之兆。」

說著,搓了搓手。

徐清雅頓時一驚,立馬雙手環胸。

「你想要幹什麼!」

就在王曦也跟着皺眉時,一個戴着墨鏡的男人就出現在了徐清雅旁邊。

「徐小姐,請你跟我們走一趟吧。」

說完,直接伸出手來朝徐清雅抓去。

他的�葉辰��伸到半空,就被江塵抓住了。

那男人臉色陰沉,對江塵說。

「小子,這不是你能捲入的事件,你趕緊滾。」

江塵咧嘴一笑道:「我不會滾,你給我示範一下?」

說著,捏着他的手就將其丟了出去。

男人在地上翻滾了兩圈,氣急敗壞的站了起來。

「小子,是你要找死,別怪我了!」

「都給我動手!」

一瞬間,原本在附近徘徊的路人甲們,瞬間抽出刀朝這邊圍了過來。

徐清雅和王曦都是嚇得臉色大變。

「怎麼辦,這一次我沒帶保鏢!」

江塵看着慌張的徐清雅說道。

「都說了你有大凶之兆,你不信。」

「現在你信了吧。」

徐清雅聞言,拉着江塵的手晃了起來。

「我信了,你趕緊給我解開吧。」

看着那晃蕩起來的有容,江塵覺得有些眼暈。

「停停停,別晃了。」

「要可以幫你,但是…」

說著搓了搓手。

徐清雅聞言,一咬牙說道。

「我…我就讓你摸一次,你趕緊把他們打跑。」

說著,閉眼挺胸。

「來吧。」

「我靠,我是在和你說錢,你就想色誘白嫖我,我告訴你,我意志可鑒定了!」

聽到江塵的話,徐清雅一陣臉紅。

「那你早說呀。」

說著,從自己包里摸出一沓錢給江塵。

江塵數了數,就抽出五張錢。

「一群小癟三,五百塊就夠了。」

之前動手的男人冷哼一聲,大叫道。

「將這男人給我砍廢!」

話音落下,他只覺得一道微風吹過,自己臉上傳來一陣疼痛。

他的人全都躺在地上哀嚎了,他被人也是被江塵踩在腳下。

「有容,是將這人殺了,還是來問兩句?」

徐清雅和王曦都愣了好一會,她們都沒看清楚葉浩怎麼動手的。

要不是這群人在那抱着身體哀嚎,她們都以為在做夢。

被踩在腳下的男人,忍着痛說道。

「朋友,你現在放了我 ,再將徐清雅抓起來,我可以當做什麼事都沒發生。」

「你要是不放我,就是和我們三聯會作對,你今後在江北市寸步難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