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馮征嬴政全文免費閱讀無彈幕 第9章_莉芙小說
◈ 第8章

第9章

「這……怎麼會有如此之言?」

扶蘇聽了,也是一陣詫異,「舉賢不避親是好,但是,馮相此言,豈不是說,讓你舉薦他的兒子嗎?」

聽到馮征的話,扶蘇心裏也不疑有他,認為馮征肯定是年齡尚小,並不懂這些,因此,在父皇的逼問之下,就和盤托出了。

呵呵……

嬴政聽罷,心裏一陣嘆笑。

好一個犀利的小子,真是鬼精鬼精,犀利至極啊!

「那,朕問你,是朕大,還是丞相大?」

嬴政看向馮征,開口問道。

「回稟陛下……」

馮征聽罷忙說道,「不管是臣在皇宮呆一個時辰,還是在馮家呆十一個時辰,那在哪都是陛下尊貴無比。」

嚯?

聽到馮征的這一句話,嬴政心中,更是一陣發笑。

此言的意思,乃是說,朕雖然地位至高無上,但是,你卻是要在馮府,呆的時間更長吧?

言外之意就是,朕雖然地位最高,但是,你卻是要一直生活在馮去疾的眼皮子下,因此,受他的威脅和影響,自然更多了?

「那你以後,就多在宮裡吧。」

嬴政說道,「朕給你一道令牌,特許你,自由出入皇宮。」

噝?

什麼?

聽到嬴政的話,馮征和扶蘇,頓時大驚!

【啥?】

【給我令牌,自由出入皇宮?】

馮征聽了,頓時一陣心裏大喜,【好,這個好啊,如此一來,那我就可以躲出馮家了!】

【恩,就一直躲避到秦朝滅亡好了,然後趁機開溜!】

好傢夥……

聽到馮征的心聲之後,嬴政心裏,不由得一陣玩味。

什麼?

父皇,竟然給了馮征,一個自由出入皇宮的機會?

扶蘇聽罷,也是一陣詫異。

不過,看來父皇,很是欣賞馮征。

莫非是,看其十分的單純耿直?

恩,定是如此!

這,倒也不失為一件好事……

「卑職多謝陛下!」

馮征馬上拜謝,「多謝陛下賞賜,陛下天恩,卑職感激不盡!」

【這終歸算是幫了我不少的忙,等你來年駕崩了,我定然去你驪山陵墓上,多上上墳。】

馮征心說,【等我創業有成,定然阻擊項羽,等他揮師入咸陽,要刨你的墳的時候,我就出手阻止,也算是報答你了。】

恩……恩?

啥?

上墳?

嬴政聽罷,頓時一臉黑線。

而後續馮征那一句話,更是讓嬴政的心情,頓時又低落到了極點。

刨墳?

這個叫項羽的孽畜逆賊,竟然會揮師進入咸陽,而且,還會把朕的墳給刨了?

一想到這裡,嬴政心裏,頓時怒不可遏!

逆賊!

你安敢如此?

朕待六國,一不刨其祖墳,二不絕其後人,沒想到,這六國復國之後,竟然有人會對我大秦,作如此大惡。

朕,定要想盡辦法,讓這一切,不得發生!

不過……

嬴政隨即,面色複雜的看了眼馮征。

若是真的如馮征所言,朕會在一年後就死在路上,那到底,該如何避免,這一切的發生呢?

等等……

突然之間,嬴政忽然醒悟了一個問題。

朕,到底是怎麼死的?

莫非,就是和東巡有關?

莫非,是在東巡的路上,遭遇了點什麼?

既如此,那朕可就不能着急出去了……

「恩,起來吧……」

嬴政看向馮征,心說,此兒的身上,定然還有無窮的信息,是對朕和大秦有用的,既如此,朕,可就一定要留下他。

「諾,多謝陛下。」

馮征這才起來,而嬴政,隨即又看向了扶蘇,「扶蘇,你可知道,這大秦的糧草,都是幹嘛的?」

「稟父皇……」

扶蘇這才思索之後說道,「自然是,用來給朝廷花銷的……比如軍隊,還有,給官宦權貴,勛爵之家,發放年奉……」

「恩,你知道就好……」

嬴政說道,「那朕問你,既如此,若是朝廷的糧草少了,那軍隊和官宦,豈能繼續維持?」

「這……」

扶蘇聽罷,猶豫一番,開口說道,「父皇,權貴們的年奉過多,易於養怠,而百姓,卻是活不下去了。且,大秦的軍隊幾十萬,實在是太多,如今天下已無紛爭,請父皇削減軍隊規模……」

「你住口!給朕住口!」

沒等扶蘇說完,嬴政頓時大怒,「胡說八道!簡直是胡說八道!怎麼,你是要削減權貴們的年奉,還要讓朕削減大秦的軍隊?」

「父……父皇……」

聽到嬴政的呵斥,扶蘇頓時一驚。

「你可知道,這施行之後的後果?」

嬴政怒目而視,沉聲喝道,「是想要讓權貴不滿,還是想要減弱大秦兵馬,讓六國餘孽,可以死灰復燃?你可知道,你這麼做,會引起,天下大亂?」

什麼?

扶蘇聽罷,頓時一慌,「兒臣,絕無此意!」

「你沒有?」

嬴政喝道,「那我問你,權貴的待遇低了,可否會盡心效力?大秦的兵馬少了,六國餘孽,可否會繼續隱忍,而不伺機而動?這些後果,你想到過嗎?」

「這……」

扶蘇聽罷,一時語塞。

不過,良久之後,他還是堅持道,「可是父皇,若是如此下去,那百姓,只怕也會度日維艱,這豈不是,百姓之不幸,大秦之不幸?」

恩?

聽到扶蘇的話,嬴政一愣,隨即,沉聲喝道,「我大秦自商鞅變法以來,一直都是堅持此道,不但沒有亡國,反而能一統天下,怎麼到你這裡,就變得如此危言聳聽了?這兩百年來,大秦可是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