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馮征嬴政全文免費閱讀無彈幕 第5章_莉芙小說
◈ 第4章

第5章

看着馮征這面無表情的面孔,嬴政禁不住笑了一聲,「是么?此子,朕倒是看着挺不錯的……既然也十六了,朕就封其為伴讀郎,出入皇宮,多多伴隨朕與大公子扶蘇。」

恩……恩?

什麼?

聽到嬴政的話,馮去疾和馮征兩人,頃刻之間,頓時大驚。

【啥玩意?秦始皇,封我當伴讀郎?】

馮征心說,【哦,我明白了,大概,這就是陪太子讀書的意思吧?不過,為何要挑選我呢?】

為何要挑選馮征呢?

馮去疾的心裏,也在納這個悶。

馮征除了這一雙眼睛,近幾日來,有些明眸閃動之外,其餘的時候,沒有任何的才能表現。

陛下,為何會青睞他,反而,不喜歡我自己的兩個犬子……不是,兒子呢?

「陛下,這……」

馮去疾聽罷,心裏一動,馬上含笑說道,「此子性格不太好,生怕是,影響和陛下和大公子的心情……不過,馮開和馮畢兩個,雖然才能不怎麼,但是,脾氣性格,還是相當的溫和,不若……」

【是嗎?我性格不好?】

馮征聽了,心裏冷笑一聲,【你是怕我搶了你兒子的富貴吧?且,你以為我稀罕?】

【而且,扶蘇那樣,我伴讀個屁啊,他一腦子都是迂腐的儒道文化,到被賜死,都沒有悔改,我跟他伴讀,那連陪太子讀書,都算不上!】

【更關鍵的是,大秦的富貴,求了沒用啊,秦二世即位之後,施行暴政,六國復國,天下大亂,秦都被亡國絕種了,這大秦的富貴,還有什麼用?】

噝?

聽到馮征這幾句心裏話之後,嬴政頓時一臉冰霜,心裏更是大為吃驚!

扶蘇迂腐,忠於儒道,這馮征如此年輕,他怎麼會知道的?

而且……扶蘇,會被賜死?

不,不可能,朕,豈能賜死吾兒?

而秦二世即位之後,施行暴政,六國復國,大秦竟然被亡國絕種?

這怎麼可能?

我大秦,天下無敵,豈能會被六國弄個亡國絕種?

等等!

突然之間,嬴政似乎是意識到了什麼,猛地大驚。

扶蘇……

扶蘇若是被賜死,那秦二世,又是何人?

這不對啊……

難道,吾兒扶蘇,不是秦二世?

那秦二世,到底又是什麼人?

是朕的,哪個兒子?

一時之間,嬴政心裏,萬分驚詫不解。

他凝眉看向馮征,馮征見狀,頓時一愣。

【啥啊?這麼看着我幹啥?】

馮征心說,【你要信我是個性格頑劣的人,那把我給踢到一旁正好,我就鹹魚個一兩年,直接跑路,豈不美哉?】

恩?

聽到馮征的心聲之後,嬴政心裏,更加有了一個堅定的想法。

這小子,絕對不能讓他走!

而且,要把他給,牢牢困住!

「陛下……」

看到嬴政的表情,有些臉色鐵青,馮去疾心裏,頓時一陣樂意。

看來,陛下是信了?

「陛下,臣下這就把他領走,陛下若是喜歡,馮開和馮畢都可……」

「恩?」

嬴政聽了,轉頭看了眼馮去疾,語氣凝重渾厚,漠然出聲道,「丞相,是要教朕識人嗎?」

嗡!

聽到嬴政的話,馮去疾頓時頭皮一麻,脊背一涼,心裏頓時大為惶恐。

他趕緊撲通下跪,忙小心翼翼的說道,「陛下恕罪,陛下恕罪,臣下萬死不敢有這個意思,臣下對陛下,唯有萬般恭敬,生怕有人,影響了陛下分毫的心情。」

「你若如此,那就閉嘴吧,這不是朝政,朕,還無需你如此進言。」

嬴政掃了眼他,平淡的一席話,卻是如平地一聲雷一般,威嚴無比,讓馮去疾,心裏頓時像是被提吊起來,好生的驚怕。

這就是大秦帝王秦始皇的威嚴,他可以接受百官的進諫,但是,對於馮去疾這種有想要以下犯上替其做主的舉動,自然也會引起他的厭惡。

沒有人,能凌駕於秦始皇的頭上,也不應該凌駕於秦始皇的頭上,干涉他的這些決定。

不過,話雖如此,嬴政對朝廷上的議政,也不是聽不進言,只要你說的合理,他自然還是會聽從。

「諾,臣下領命,臣下萬死,多謝陛下饒恕臣下之罪。」

馮去疾聽罷,趕緊磕頭謝恩。

「從今天開始,馮征你,就當伴讀郎吧。」

「諾,多謝陛下。」

聽到秦始皇的話,馮征自然趕緊點頭謝恩。

【當就當吧……】

馮征心說,【雖然說伴君如伴虎,可我多小心點,裝啞巴,不就好了?】

【而且,這在秦始皇的身旁呆一呆,這馮去疾,那也不能把我怎麼樣了……】

【不過,這秦始皇馬上就要東巡了,扶蘇估摸着,也要被貶黜到北方上郡找蒙恬了,我的日子,能有多長?不行,我可得機靈點,不能被扶蘇牽連着,直接被秦始皇遷怒,把我給殺了才行……等到秦始皇一走,我也找機會開溜去!】

嚯……

聽到馮征這小子的心裏話之後,嬴政心裏,頓時一陣無語氣笑。

這小傢伙,表面不顯山不露水的,卻是在打得一手好算盤。

「好,來,朕,與你們這些大秦的後生們,共飲一杯!」

「多謝陛下!」

刷!

所有的權貴,以及權貴子弟,全都起身,恭恭敬敬的,舉起了酒杯。

馮去疾也趕緊舉起了酒杯,側目卻是看了眼馮征,嘴角微微一抖,心裏也是一陣複雜。

等回到馮府之後,馮去疾就馬上讓人,把馮征給叫了過來。

「拜見叔叔嬸嬸。」

「恩,來了?呵呵……」

馮去疾短短一笑,一本正經的說道,「今日找你來,可是有要事要告訴你。」

「請叔父教誨。」

馮征心說,找我幹啥?肯定是想要告訴我,在皇宮裡,我什麼該說,什麼不該說吧?

呵呵,你以為我傻啊?

「馮征,你今日被陛下賞識,選為伴讀郎,那也是因為,你叔父時常向陛下說起你,因而,陛下才會賞識。」

一旁,馮去疾的夫人周氏,一副臃腫模樣,看着馮征,快言快語的說道,「你可不要忘了,這是你叔父,為你掙來的恩典,而要當個忘恩負義的小人啊!」

說著,瞪着馮征,心裏卻是一陣怨氣。

憑什麼自己的兩個兒子,不能被陛下賞識,偏偏就是這個小子?

這陛下,到底是看重這小子哪一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