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馮征嬴政全文免費閱讀無彈幕 第4章_莉芙小說
◈ 第3章

第4章

「回稟陛下,正是。」

聽到嬴政的話,馮去疾頓時心裏一喜,馬上說道,「這兩個,都犬子。這是大兒子馮開,快拜見陛下。」

說著,馬上推了推馮開。

馮去疾心裏欣喜,莫非是,陛下對我馮去疾的兒子,很感興趣?

不是……是很看好?

若是如此的話,那我兒子日後,定然也能當權貴啊!

「馮開,拜見陛下!」

馮開聽了,趕緊向前磕頭。

「恩……」

嬴政微微點頭,隨即又看向一旁,「那個也是?」

「稟陛下,這是微臣的小兒子,叫馮畢。」

聽到嬴政的話,馮去疾頓時又是一喜,馬上說道。

然後,又趕緊抬手,從背後推了推馮畢。

「馮畢,拜……拜見陛下!」

馮畢見狀,也趕緊撲通下跪,「拜見陛下!」

「恩。」

嬴政聽罷,也是點了點頭。

而馮去疾見狀,頓時心裏一懵。

看來,陛下,不過是短短的提了一句而已。

「你後方那兒郎,是誰家的?」

嬴政隨即,伸手,指了指馮去疾身後的馮征。

頓時!

馮去疾一愣,馮征也是一愣。

【卧槽?問的是我嗎?】

馮征心說,【估計也是稍稍一問罷了,反正,這馮去疾自己的兒子秦始皇都不稀罕,又怎麼可能是我呢?】

問馮征?

馮去疾心裏也是一愣,隨即也馬上說道,「回稟陛下,這是,亡兄馮遠的留子,名叫馮征。」

他心說,陛下肯定也只是隨口一問罷了。

畢竟,自己當朝丞相的兒子,陛下也只是隨口問了一聲,而馮征,不過只是我的一個侄子,陛下聽了,又豈能在意?

更何況,這次,馮去疾原本是不想帶馮征來的。

不過,是秦始皇下令,凡是三公九卿,權貴之家的家眷兒郎,都要帶來瞧一瞧。

再加上,馮去疾想要做出一副,很重視馮征的樣子,好讓馮征在後續里,順利的脫離馮家的族籍,入贅別家,於是,就帶他前來見一見世面。

反正,馮征一直都庸庸碌碌的,也沒什麼特長。

「哦?是么?」

出乎馮去疾意料的,嬴政聽罷,反倒是表現的有些心奇在意,「是馮遠的兒子?忠烈之後啊?」

「這……是……」

馮去疾聽罷,頓時一愣。

而馮征聽罷,也是一愣。

【秦始皇還記得我那便宜老爹的名字啊?】

馮征心說,【我還以為,他在歷史上,沒多大的名氣,秦始皇肯定是不在意的呢。】

「呵呵,朕且記得馮遠!」

聽到馮征的心聲之後,嬴政心裏一動,故意說道,「來來來,讓朕看看,這馮遠的兒子,竟然都長這麼大了?」

卧槽?

啥?

聽到嬴政之言,馮去疾頓時詫異。

陛下,竟然如此在意區區一個馮征?

他心說,這倒是出乎了自己的意料。

該不會……陛下是對這小子,有什麼欣賞之處吧?

不,不可能……

若是說有的話,馮去疾自己都不信。

因為,馮征從頭到尾,並未表現出什麼特色和優點來。

馮征聽了,心裏也驚了。

【不是吧?秦始皇,看我?這還真是讓我意外啊……】

「陛下,這……」

馮去疾含笑說道,「臣下斗膽,請陛下恕罪,這孩子,從他父親亡故之後,我就寵溺慣了,因此,不太會說話,性格也不好,恐怕是擾了陛下的興緻……」

【尼瑪的,畜生吧你?】

聽到馮去疾的話之後,馮征心裏,忍不住罵了一聲,【你特么寵溺個雞兒,你管過我嗎?我特么不是一直吃我老爹的撫恤金長大的嗎?

而且,還是你家吃剩下的撫恤金!你以為我年齡小,真的就不懂得撫恤金到底該多少嗎?竟然在秦始皇面前這麼大言不慚,說什麼寵愛我,咋地,野生的寵愛啊?】

噝?

這小子……

嬴政聽了,頓時心裏忍不住一笑。

好你個小滑頭啊,這面色平靜如常,但是這心裏,可真是一通大罵,言語卻是如此犀利啊!

「無妨,朕就喜歡小孩子,讓他上前。」

嬴政看着馮去疾,淡淡出聲。

馮去疾聽罷,心裏自然不敢違抗,馬上轉頭,一臉複雜的看了眼馮征。

而後,眼神微微一低,似乎是在暗示,讓馮征,老實點,裝聾作啞,什麼都別說。

【咋地,這眼神暗示我,是想讓我當個木頭,別亂說話唄?】

看到馮去疾的眼神,馮征頓時也就明白了。

【切,還用你說啊?大秦等不了幾年就沒了,我位卑言輕的,既得不到什麼靠譜的富貴,而且,這大秦的富貴也就幾年時間,過眼雲煙,我求來也作用不大。】

馮征心說,【等下就裝裝木頭,秦始皇自然也就不關注我了。】

【不過,這都不是問題,問題是,該怎麼樣能和那個醜比解除婚約呢?老子該不會真的要娶她吧?】

【而且,還不算是娶,還特么算是入贅!】

馮征心裏抱怨了一通,不過,表面卻仍是乖巧木訥的樣子,一臉人畜無害的,小心翼翼的來到嬴政的身旁。

「拜見陛下。」

「恩,無須多禮……」

聽到剛才馮征心裏的抱怨之後,嬴政頓時臉色有些複雜的看了看他。

「回稟陛下,小人今年十六。」

「十六?該許親了。」

嬴政呵呵一笑,一旁馮去疾聽了,眼神一變,馬上說道,「陛下說的是,不過家兄臨終前,三番五次的叮囑,讓我務必務必,要讓馮征入贅出門,說是為了他的福祉。

所以,臣下雖然很是疼愛征兒,但是畢竟長兄如父,其遺命,自然不敢違背。所以,微臣精挑細選之後,已經為他,選了一戶好人家了。」

【我特么?還好人家呢?】

聽到馮去疾的話,馮征的表面平靜,心裏卻頓時一陣無語吐槽,【你特么睜眼瞎是不是?那女的據說年紀才十四五就快兩百斤重了,能直接把我給橫裝下去!

而且,據說給其他人家說親幾十次都被拒絕,這還是好人家呢?你可做個人吧!

你想讓我入贅過去當玩物啊?我先拖延着不娶,等到秦末之後,我特么的第一個跑路!】

恩?

聽到馮征心裏的抱怨之後,嬴政心裏頓時一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