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馮征嬴政全文免費閱讀無彈幕 第10章_莉芙小說
◈ 第9章

第10章

「這……」

扶蘇聽罷,一時語塞,並不能回答。

但是,眼神心中,似乎都帶着不服。

雖然心裏很不服氣,但是卻沒有找到合適的反駁理由。

沒錯,大秦,從商鞅變法將近兩百年來,卻是堅持此道,不但沒有亡國,而且,還越來越強了。

這,扶蘇似乎,沒法解釋。

【唉,秦始皇老大,這,就是你的錯誤了……】

恩?

就在這時,突然之間,嬴政聽到了馮征的心裏吐槽,頓時一愣。

這,是朕的錯?

朕錯了?

【商鞅變法,讓大秦不但沒有滅亡,而且,還一統六國,這沒錯。】

【但是,此一時也彼一時也懂不懂?他這個國策,是用於戰時主義懂不懂?】

【那個時候,大秦雖然堅持商鞅變法,但是,每次征伐,都有軍功和作戰的補貼,還有大批的戰利品,所以,士兵們可以用來反補家庭,百姓們雖然有不少的支出,但是,也能得到回報。】

【可現在可不同了,現在,沒有這樣的國家和戰功給你打來了,戰利品的回報,自然也就沒有了,這百姓,沒有最起碼的收支平衡了,那這個商鞅變法的制度,就是徹底的病態狀態了不是?】

【如此一來,百姓的日子,那豈不就是,越來越難熬了嗎?】

【當然,頭大的是,朝廷現在的權貴規模更大了,軍隊數量也更多了,而地方的官吏規模也相當多了,結果,征服天下得到的糧草,反而一直在吃緊,因此,朝廷一直有大的糧草需求,而百姓的日子,自然還會越發難熬下去……】

【所以啊,秦末的時候,才會天下苦秦久已,連關中的百姓,也都坐視秦亡,連老秦百姓的民心都徹底沒了!】

噝?

什麼?

聽到馮征的這一席心聲之後,嬴政心裏,頓時大驚失色,異常凝重。

商鞅變法,使我大秦變強了,更是一統了天下,但是,如今,卻不合適了?

如果這話,是別人貿然說起的話,那嬴政,自然會怒目而斥,嗤之以鼻。

但是!

對於馮征,嬴政此時,還真的是怒斥不起來。

因為,馮征剛才這一席話,是說在點子上了。

商鞅變法,給大秦帶來的制度,本身,就是為了對外打仗的。

每次打仗,戰士的獎勵與對家庭的回饋,對敵國戰利品的討伐獲得,都也用在了百姓身上不少。

因此,百姓雖然賦稅重,但是通過這種戰爭獲得和掠奪,可以讓大秦,對百姓進行補貼。

所以,損失和壓力,都在別的國家身上,而秦國的百姓,手裡的財富一出一進,過的還算是相當的可以。

但是!

一統天下之後,這樣的敵人沒有了,戰士得到的獎勵,自然也就沒有了。

而能夠回饋給百姓們的戰利品回補,更是沒有了!

而百姓所需要繳納的賦稅,卻還是三去其二,也就是百分之六十六的,都得上交。

這隻出不進,誰受得了啊?

好像,真就是這個道理……

所以,聽到馮征的這一番分析吐槽之後,嬴政心中,實在是驚詫,也是十分的沉重。

因為馮征說,大秦因此而失去了民心,到最後,失望的百姓,會冷眼坐視秦亡。

這樣的事情,照現在來看,那估計是真的會發生!

老秦都失心,這無疑,是斷了大秦的根基和命脈。

可是……

嬴政轉念一想,心裏也是異常嘆息,甚為為難。

大秦缺糧,這是不爭的事實。

百姓那裡少要一點,那其他地方,就會不夠!

這,該如何是好?

恩?

對,有了!

嬴政看了眼馮征,隨即問道,「馮征,你覺得,這朝廷,該不該給百姓,降低賦稅呢?這要是給百姓降低了賦稅,朝廷難以為繼,可該如何?」

啥?

扶蘇聽罷,一陣無語。

父皇,這馮征如此年輕,且什麼都不知道,你問他,他豈能作答?

「陛下,卑職不知道啊……」

馮征聽了,也連忙做出一副懵懂無知的樣子,「卑職不懂這些深奧的問題……」

不懂?

嬴政聽了,面色有些狐疑,心裏更是有些狐疑。

你小子,是真不懂,還是在裝呢?

「父皇,馮征年幼無知,不懂朝政,也是正常。」

扶蘇聽罷,也說道,「請父皇,不要再難為他了。」

「恩,無妨。」

聽到扶蘇也為馮徵求情了,嬴政隨即一抬龍袖。

「多謝陛下。」

馮征頓時鬆了口氣,心說,【看來,扶蘇這人不錯啊,果然是夠仁厚的,可惜,可惜你這竟然要因為迂腐,而不得秦始皇的信賴重用,還被發配到北境,最後慘被賜死!】

【其實,這問題,對大秦來說,的確很棘手,因為終歸來說,就是糧食該給誰吃的問題。】

【終歸的糧食就那麼多,你吃了,他就得餓着,甚至是餓死,反過來也是這麼多,你說,到底要餓死誰吧?】

恩?是啊……

嬴政聽到馮征的心聲之後,心裏也是一陣嘆息。

天下糧食不足,因此才不得不如此,這,似乎,真的就是大秦的,無解之局?

莫非,真的要讓朕,對如今規模越來越大的老秦權貴們,大肆的打擊,削弱他們的年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