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風訴我心 風訴我心第1章 初遇在線免費閱讀_莉芙小說
◈ 風訴我心第3章 我只想過平靜的高中生活在線免費閱讀

風訴我心第1章 初遇在線免費閱讀

宮弦去教師辦公室找自己老師時,就看見在辦公室的一角,八班的老師圍在一起討論着什麼。

張恩注意到宮弦的視線,解釋說,「八班最近學習態度變好了,他們老師正在討論新的教學方案。」

「真好啊,能夠見到不一樣的八班了。」張恩不禁感慨道,眼中也帶着開心。「聽說是轉學生帶頭呢。」

看着宮弦在一旁表情淡淡的,又想到了一班的寂靜,都擔心會出什麼問題。「這是今天的作業,你發下去吧。」

一套卷子放在宮弦手上,才高一的一班就已經開始在刷這類卷子了。這個年齡的學生也該活躍一些,可惜學校的安排她也沒辦法抵抗。

宮弦點頭,接過卷子,回去的路上鬼使神差地往八班的方向看了幾眼,在他的角度剛好可以看見對面的八班。

在後排靠窗的位置,周澤也正因為無聊往窗外看,正好與樓上的宮弦對視。

中庭很大,也是二人能夠對視的原因。但就算對方身影已經很遠,但周澤還是能認出來。

周澤拉開了窗戶,頭微側朝宮弦揮了揮手,黃瑾天有些好奇地湊過來,但是宮弦已經回了班。

「周哥?你在幹什麼?」黃瑾天順着周澤的視角看去,「那邊是一班的位置,學校最寶貴的班級。」

「哦?怎麼說?」周澤還不知道城南二中分班的規則,只是對面一棟樓只有幾個班才亮着燈火。

「那邊是一班,也就是各個年級最好的班級,」黃瑾天撇了撇嘴,「學校可寶貴了,最新建的樓都給他們。」

對面的一棟樓都是一個年級里成績佼佼者才被分進去的班級,由於離教學樓遠,不會受到影響。

「聽說他們的進度都要比我們早很多。」黃瑾天自言自語,「上次見一個人,都在刷競賽題。」

周澤眼眸暗了一分,「他們的事情,我們也管不着,先做好現在再說吧。」

這麼說著,趙乾進了班。「同學們,我和幾位老師一起商討重新制定了新的教學計劃。」

「由於上學期各位沒有打好基礎,我們可能要和學校進度有些差距。」說到這裡趙乾尬笑一下,「雖然說學校方也不會在意。」

這句話似乎戳中了八班人的痛點,不被學校重視的班級,卻有了自己想要學習的動力。

儘管還有一些不思進取的,趙乾也只吩咐他們,不要干擾其他人學習。

「既然已經制定好計劃,那麼我們需要一個領軍人物,」趙乾環視全班,「不如就周澤吧。」

周澤站起身來看着趙乾,嘴角微扯,「老師,我只想過平靜的生活。」

周澤說完後引起班級里的一陣笑聲,周澤在笑聲中走上了講台,「那麼我就接受這個委任,誰願與我一同衝鋒?」

吳小貝率先舉起手,她本就因為入學成績很低,想要在高中再努力學習,卻因為學校安排無法跟進。

家境一般的吳小貝也不能夠有錢請得起家教,再怎麼自學也跟不上進度。而如今班級也願意好好學習,這讓吳小貝很激動。

有了一個人站起,就會有更多人站起。誰也不想一進學校就被加上「沒救」的標籤,他們只是學習差,不是完全廢了。

有周澤在前面壓着,後面那群混混沒有袁志剛帶頭,自然也不敢叫囂。自此以後,他們就算不學習,也不敢影響其他學習的人。

等袁志剛從醫院回來後,發現自己在班中的地位已經不復存在了。而且整個班級的風氣,也變了。

怎麼回事?他才幾天沒來,班上怎麼一股子學習的氣息。而且看着學委的樣子,似乎是想要把他也拉進。

看着自己的幾個小弟,曾經不會碰作業的人,現在也是在狂補作業。

不是他們改過了,而是另一邊周澤的壓力給的太大了。袁志剛的位置在周澤旁邊,但他已經不敢再坐旁邊。

經過幾次調換座位,最後變成了黃瑾天坐在了周澤旁邊的位置,因為全班也就算他和周澤比較熟悉。

袁志剛遠遠躲着周澤,聽那天幾個高年級的說,周澤身手像是練過的,有可能真的是道上的人。

不過也只能讓他嘚瑟幾天,等周末袁志剛找到真正在道上的人,一定會給周澤一個教訓。

雖是這麼想着,袁志剛手上剛被塞了一張卷子。「這是摸底測試,你昨天沒來趁現在快做了。」

吳小貝一直堆在面前的劉海也被捋上去,露出了自己的眼睛和面容,顯得更加大氣了。

袁志剛見她放下了卷子就重新回到座位,如饑似渴地看着書本里的內容。袁志剛四周看着這群簡直陌生的人,難道他來到了異世界?

看着教室另一邊周澤的表情,他確信還是真實的世界,是他沒有融入這個班級了。

周澤雖然擔任了衝鋒將軍的職責,但沒有真正在學習上衝鋒,只起着督促他人的作用,但是效果明顯。

該學的學,不學的也不會鬧,圓滿達到趙乾的要求,之後的任務推進也更加順利了。

終於等到了周末,周五下午大家心都收不住了,開學第一個周末是最讓人期待的。對袁志剛來說,也是如此。

「周六,薩卡巷口見。」放學的時候,袁志剛底氣十足地撞向周澤,眼神不屑。

「你這幾天不還一直躲着,」周澤低頭收拾書包,甚至都不給袁志剛一個正眼,「人叫少了我怕不夠,會連你一起。」

被周澤眼裡的瘋狂刺到,袁志剛暗罵一聲「瘋子」就離開了。

周澤掂量了自己書包的重量,想着這樣回去應該不會再被問什麼了。

周五大家離開得都很積極,學校里人很快就少了很多。除了班級里的值日生,也見不到幾個人。

和班上值日生打過招呼,周澤也邁出教室,看着對面樓上的班級,周澤挑了挑眉。

腿長爬樓梯也快,周澤連大氣都不喘一下,傳說中的一班他倒要看看有什麼不一樣。

不過周澤看一眼就不想再看了,這樣的班級布置和地獄有什麼區別。牆壁上貼着的不是成績單就是排名榜,和一些雞血話。

儘管都是周五放學,一班裡竟然還能有這麼多人坐着刷題,周澤出自內心的敬佩。

整棟樓都很安靜,前面就是高一一班的教室,也聽不到什麼人聲。

周澤原以為高一一班也會是坐了半個教室的人,卻只有一個熟悉的身影——宮弦。

傍晚的陽光斜照進教室,而宮弦就坐在這片光輝中。他沒有看書或者寫作業,只是仰頭淋浴着這些光。

少年修長的脖頸毫無防備地展現,那是周澤認為最重要的部位。

注意到門外的聲音,宮弦起身轉頭看去。「怎麼是你。」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夕陽餘暉的原因,周澤感覺宮弦身上帶着一絲慵懶感。蓬鬆軟軟的頭髮,細嫩的皮膚卻配上了一張冷漠臉,真是太煞風景。

「來看看二中的掌上明珠都是什麼樣的。」周澤不見外地走進教室,來到宮弦的桌位旁。

這個位置看窗外風景都是不錯的,「怎麼就你一個人?這麼好學?」

宮弦覺得面前的人有些無理取鬧,倒是最近在辦公室沒少聽聞周澤的名字。「自然是比不上你監督學習。」

周澤說不出來是什麼心情,「你調查我?」

宮弦這下抬眸看向周澤,周澤正後手撐在他的桌上,「你這幾天的事迹還挺多的。」

周澤也不想再提這個話題,「你怎麼還沒走?」

「等人來接。」宮弦說著,開始整理自己的書包。

見宮弦拿起了五張試卷,周澤有些忍不住了。「你們開學第一周,就這麼多作業嗎?」

「這是競賽題,我作業早完成了。」宮弦指了指一邊的幾張卷子和幾本練習冊。

「……」周澤確實不能夠理解這種非人類的操作,這哪裡是人能做的事情?「祝你成功吧。」

「既然這麼努力,怎麼不在一中上學?」話說就憑宮家的能力,也不會讓宮弦來二中這個地方。

宮弦眉頭微皺,「觸及**,恕我拒絕回答。」

看到宮弦常年冷漠臉有了一點表情的周澤感到很滿意,「生氣了?」

「你似乎很不懂得分寸。」宮弦又很快恢復了清冷的樣子,拿起書包想要離開。

看着宮弦走遠,周澤心裏想着,這樣的人原來也是有脾氣的,只不過還差一點點。

薩卡巷離學校還比較遠,是南城比較混亂的一條街,近些年來被整治過,但也還是成為一些人約架的地方。

至於原因,還是沒有監控。這也是一個約架的好地方,只要能夠避開警方。

周澤才不會真的和他們打架,雖然有些不講武德,但在這文明社會,誰非要用武力解決事情呢?

打打殺殺太喧鬧了,周澤只想過平靜的生活。

在報警帶着警察來到薩卡巷,袁志剛和他身後一群混混打扮的人看見警察都愣了。

也怪袁志剛為了報復周澤很自信地選擇了一個死路口,他們連逃都沒有任何機會,就被警察全部帶去局子里談話了。

袁志剛被押走的時候還破口大罵,「周澤你個……」

「警察叔叔,我能和他說句話嗎?」周澤帶着人畜無害的笑容看着警察,得到了同意。

「同學,你就是心裏太過浮躁,希望這一蹲,可以讓你心平氣和。」周澤雖然是笑着對袁志剛說,眼神中分明帶着了狠意。

袁志剛這下再也不敢和周澤作對了,這個周末的事情,也將在這沒有監控的地方,泯然於眾。

很順利也不沾水地處理了這個麻煩,周澤的周末也才剛剛開始,未成年可以玩的也太少了,更何況他連手機都沒有。

周澤走進一家文具店,之前吳小貝給了他零食,還一直忘記報答了。送一些日常用的文具品,應該是可以的。

周澤以前不信玄的,但最近他認為可以相信一下了。正在挑着筆,看見宮弦從樓上下來。

他的身後還有一個人,「小弦?是有什麼忘記買了嗎?」

宮弦很快收回了看向周澤這邊的視線,搖了搖頭,「沒有。」

身後那人與宮弦長得有幾分相像,看穿着打扮有幾分社會的氣息。

周澤能夠看出來,宮弦在這個人面前,不會冷着臉。儘管沒有表情,周澤也能看出宮弦眼裡的笑意。

一種莫名的情緒出現在周澤心中,宮弦從未有在自己面前有過這種表情,就算是以前也沒有過。

周澤拿着自己的東西往收銀處走,就剛好停在宮弦的身邊,還要裝出驚訝的表情。「宮弦同學,你也在這啊?」

在宮弦身後的宮銘好奇,「小弦,這是你的同學嗎?」

宮弦看了一眼周澤,回答道,「不是,見過幾面罷了。」

宮銘笑笑,「不好意思這位同學,他就是這個性子。我是他的哥哥。」

「哥哥好。」周澤暗中鬆了一口氣,「我是周澤。」

看着兩個人自來熟一樣對話,宮弦表示不能理解,這種毫無意義的寒暄,與未來沒有交集的人是沒有必要的。

「哥,」宮弦接過包裝袋,叫住了宮銘,「買好了,回家吧。」

「啊,好。」宮銘接過宮弦手上的袋子,和周澤道別。宮弦被宮銘逼迫着,也只好抬手和周澤揮手。

宮弦一臉憋屈又不能說的樣子,倒是有些意思。趁着宮弦還沒有轉頭,周澤對他眨了個眼,對方直接扭過頭去。

坐上車後,宮銘看着副駕駛上的宮弦,對方臉上的表情有些不開心。「怎麼?和他有矛盾嗎?」

宮弦平復自己的心情,這麼多年來,只有這個人很看不懂人的臉色,總是上來招惹自己。

「沒有矛盾,他就是有些聒噪。」吵的人很煩。

宮銘輕笑按下了啟動鍵,「你到現在都沒有幾個朋友,或許他可以是特殊。」

「我不需要朋友。」宮弦很快回答,看着從書店走出來的周澤,靠在了座椅上。

「今天爸媽都有空回來,在外面定了飯店。」宮銘看着還沒反應的宮弦,正過頭駕車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