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風訴我心第3章 我只想過平靜的高中生活在線免費閱讀

風訴我心第3章 我只想過平靜的高中生活在線免費閱讀(2)

些雞血話。

儘管都是周五放學,一班裡竟然還能有這麼多人坐着刷題,周澤出自內心的敬佩。

整棟樓都很安靜,前面就是高一一班的教室,也聽不到什麼人聲。

周澤原以為高一一班也會是坐了半個教室的人,卻只有一個熟悉的身影——宮弦。

傍晚的陽光斜照進教室,而宮弦就坐在這片光輝中。他沒有看書或者寫作業,只是仰頭淋浴着這些光。

少年修長的脖頸毫無防備地展現,那是周澤認為最重要的部位。

注意到門外的聲音,宮弦起身轉頭看去。「怎麼是你。」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夕陽餘暉的原因,周澤感覺宮弦身上帶着一絲慵懶感。蓬鬆軟軟的頭髮,細嫩的皮膚卻配上了一張冷漠臉,真是太煞風景。

「來看看二中的掌上明珠都是什麼樣的。」周澤不見外地走進教室,來到宮弦的桌位旁。

這個位置看窗外風景都是不錯的,「怎麼就你一個人?這麼好學?」

宮弦覺得面前的人有些無理取鬧,倒是最近在辦公室沒少聽聞周澤的名字。「自然是比不上你監督學習。」

周澤說不出來是什麼心情,「你調查我?」

宮弦這下抬眸看向周澤,周澤正後手撐在他的桌上,「你這幾天的事迹還挺多的。」

周澤也不想再提這個話題,「你怎麼還沒走?」

「等人來接。」宮弦說著,開始整理自己的書包。

見宮弦拿起了五張試卷,周澤有些忍不住了。「你們開學第一周,就這麼多作業嗎?」

「這是競賽題,我作業早完成了。」宮弦指了指一邊的幾張卷子和幾本練習冊。

「……」周澤確實不能夠理解這種非人類的操作,這哪裡是人能做的事情?「祝你成功吧。」

「既然這麼努力,怎麼不在一中上學?」話說就憑宮家的能力,也不會讓宮弦來二中這個地方。

宮弦眉頭微皺,「觸及**,恕我拒絕回答。」

看到宮弦常年冷漠臉有了一點表情的周澤感到很滿意,「生氣了?」

「你似乎很不懂得分寸。」宮弦又很快恢復了清冷的樣子,拿起書包想要離開。

看着宮弦走遠,周澤心裏想着,這樣的人原來也是有脾氣的,只不過還差一點點。

薩卡巷離學校還比較遠,是南城比較混亂的一條街,近些年來被整治過,但也還是成為一些人約架的地方。

至於原因,還是沒有監控。這也是一個約架的好地方,只要能夠避開警方。

周澤才不會真的和他們打架,雖然有些不講武德,但在這文明社會,誰非要用武力解決事情呢?

打打殺殺太喧鬧了,周澤只想過平靜的生活。

在報警帶着警察來到薩卡巷,袁志剛和他身後一群混混打扮的人看見警察都愣了。

也怪袁志剛為了報復周澤很自信地選擇了一個死路口,他們連逃都沒有任何機會,就被警察全部帶去局子里談話了。

袁志剛被押走的時候還破口大罵,「周澤你個……」

「警察叔叔,我能和他說句話嗎?」周澤帶着人畜無害的笑容看着警察,得到了同意。

「同學,你就是心裏太過浮躁,希望這一蹲,可以讓你心平氣和。」周澤雖然是笑着對袁志剛說,眼神中分明帶着了狠意。

袁志剛這下再也不敢和周澤作對了,這個周末的事情,也將在這沒有監控的地方,泯然於眾。

很順利也不沾水地處理了這個麻煩,周澤的周末也才剛剛開始,未成年可以玩的也太少了,更何況他連手機都沒有。

周澤走進一家文具店,之前吳小貝給了他零食,還一直忘記報答了。送一些日常用的文具品,應該是可以的。

周澤以前不信玄的,但最近他認為可以相信一下了。正在挑着筆,看見宮弦從樓上下來。

他的身後還有一個人,「小弦?是有什麼忘記買了嗎?」

宮弦很快收回了看向周澤這邊的視線,搖了搖頭,「沒有。」

身後那人與宮弦長得有幾分相像,看穿着打扮有幾分社會的氣息。

周澤能夠看出來,宮弦在這個人面前,不會冷着臉。儘管沒有表情,周澤也能看出宮弦眼裡的笑意。

一種莫名的情緒出現在周澤心中,宮弦從未有在自己面前有過這種表情,就算是以前也沒有過。

周澤拿着自己的東西往收銀處走,就剛好停在宮弦的身邊,還要裝出驚訝的表情。「宮弦同學,你也在這啊?」

在宮弦身後的宮銘好奇,「小弦,這是你的同學嗎?」

宮弦看了一眼周澤,回答道,「不是,見過幾面罷了。」

宮銘笑笑,「不好意思這位同學,他就是這個性子。我是他的哥哥。」

「哥哥好。」周澤暗中鬆了一口氣,「我是周澤。」

看着兩個人自來熟一樣對話,宮弦表示不能理解,這種毫無意義的寒暄,與未來沒有交集的人是沒有必要的。

「哥,」宮弦接過包裝袋,叫住了宮銘,「買好了,回家吧。」

「啊,好。」宮銘接過宮弦手上的袋子,和周澤道別。宮弦被宮銘逼迫着,也只好抬手和周澤揮手。

宮弦一臉憋屈又不能說的樣子,倒是有些意思。趁着宮弦還沒有轉頭,周澤對他眨了個眼,對方直接扭過頭去。

坐上車後,宮銘看着副駕駛上的宮弦,對方臉上的表情有些不開心。「怎麼?和他有矛盾嗎?」

宮弦平復自己的心情,這麼多年來,只有這個人很看不懂人的臉色,總是上來招惹自己。

「沒有矛盾,他就是有些聒噪。」吵的人很煩。

宮銘輕笑按下了啟動鍵,「你到現在都沒有幾個朋友,或許他可以是特殊。」

「我不需要朋友。」宮弦很快回答,看着從書店走出來的周澤,靠在了座椅上。

「今天爸媽都有空回來,在外面定了飯店。」宮銘看着還沒反應的宮弦,正過頭駕車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