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風訴我心第2章 風雲榜在線免費閱讀

風訴我心第3章 我只想過平靜的高中生活在線免費閱讀

還在亂找方向時,周澤看到了熟悉的身影。在他身旁,宮弦也正不急不慢地下樓。

遠遠看見周澤,宮弦瞳孔微動,但腳下的動作也沒有分毫停頓。周澤還在原地,果然是在等人。

「嘿,好巧啊,」周澤這次特意再次看了一眼宮弦胸前的名牌,「宮弦同學。」

宮弦這次比早上更能好好觀察周澤,穿衣沒個正形,校服外套披在身上鬆鬆散散。宮弦有些不忍直視,簡單回應了一下。

周澤注意到宮弦都沒有為自己停下,於是跟在他身後,「你這是往哪裡走,食堂嗎?」

「……」宮弦側頭看了一眼周澤,「食堂在那個方向,我還有自己的事情。」

言下之意,你別再跟着我了。

周澤饒有興趣地看着宮弦,要不是他現在真的很想填飽肚子,一定會再鬧着宮弦問幾句。

「謝了,」周澤往食堂方向走,還不忘回頭看着宮弦,「善解人意的,宮弦同學。」

周澤加重善解人意的發音,宮弦依舊平靜地看着他,不見一絲波瀾,邁開步伐走向了校門。

周澤看着宮弦獨自一人走遠,「真是個悶葫蘆,可能不是個實心葫蘆。」

此時距離中午放學也過了近半小時,人都離開地差不多,宮弦在校門口等了一會兒,一輛黑車就出現在面前。

宮弦輕車熟路地與保安打過招呼,進了黑車的后座。

另一邊的周澤也因為去食堂太晚,導致沒有什麼能吃的菜了。還好旁邊的便利店裡有速食食品,周澤泡了面回食堂等着。

他的手機也被沒收,坐在角落也是無聊,一根火腿腸被他在手上轉得飛起。周澤在想事情的時候,手上有什麼都喜歡把玩下。

「咔嚓」一聲,周澤立刻轉向了聲音的方向。偷拍的人也沒想到周澤的反應這麼快,立刻向周澤道歉。

「不好意思,我……我覺得你很好看,就……」一個女生在朋友的陪同下,一起來到了周澤的面前。

周澤站起來,把兩個女生嚇得退後了一步。「謝謝你的喜歡,能讓我看看照片嗎?」

女生把手機遞給周澤,照片里光線與布局都很和諧,看得出女生的拍照有一定的技術。

「你拍的很好看,希望不要在網絡上傳播好嗎?」周澤提醒道,他很不喜歡個人信息被放到網絡上,互聯網的記憶會讓信息很難清理乾淨。

「你放心,我是不會這麼做的。你若喜歡,我可以把照片發給你。」蔡琳琳說著還豎起了手指發起誓來。

周澤搖了搖頭,他對這個照片並不在意,只是提醒別人別流傳就行了。「謝謝好意,不用了。」

「那,那同學能不能認識一下,我是高一二班的蔡琳琳。」蔡琳琳雙手握拳,鼓起了勇氣才敢說出口。

周澤注意到周圍人的視線,聲音大了一些,「不要外傳。」其中有些人也認出周澤是早上打人的,不敢亂說,有些人也主打不招惹事情,都默認了。

蔡琳琳這才注意到食堂還是有很多人的,不過在周澤開口後,沒有人敢拿起手機。「謝謝你……」

「高一八班周澤,」家裡大人教導過他,對待女孩子不能粗魯,周澤一直記在心裏,「很高興認識你,蔡琳琳同學。」

蔡琳琳慌亂中點點頭,又和朋友一起紅着臉離開了。

儘管食堂沒人敢拍照,但是言論還是有人敢說的。於是「高一二班蔡琳琳向周澤表白」,登上了論壇。

教室午休的時候,聽到班裡人嘰嘰喳喳的聲音,周澤也能聽見「論壇」「好厲害」等詞彙。

周澤拉過前桌的小黃毛,「學校有什麼論壇?」

小黃毛回頭看到周澤陰翳的臉,瞬間結巴了。「大……大佬……」

也怪不得周澤臉色不好,中午和蔡琳琳說了一通話,導致他的泡麵久了,口感也很難吃。

周澤喝了口水壓下煩悶,黃瑾天也調整好了心理,把手機上的學校論壇告訴周澤。「這個就是二中的論壇。」

周澤掃了一眼黃瑾天手機界面上的信息,一些人都在網上說著蔡琳琳今天中午的事情。「怎麼進?」

「啊?」黃瑾天愣了一下,又很快反應過來,「學號和身份證號後六位就好了。」

周澤沒有手機,就把黃瑾天的手機拿來,退出登錄又輸入了自己的賬號。「學校不會查嗎?」

「不會,這就是學校的學生論壇,而且只有學校里的學生才可以進,有管理員核實的。」黃瑾天這麼說著,對上了周澤有些疑惑的眼神。

黃瑾天覺得這個新任大佬似乎不像以往地兇殘,「那是因為管理員是張恩,她是最受學生喜歡的老師。」

要說李偉宗是嚴父,張恩就是他的反面,主張慈母教育,為二中學生創造一份自由空間。

周澤的賬號似乎已經被註冊過,直接輸入密碼就登入了,他將昵稱改成了一個「澤」,找到了最熱的帖子,發了一個聲明。

初始頭像和等級一的賬號,配上「澤」的昵稱,本人的概率很大。正主下場闢謠,帖子也很快就被刪掉了。

周澤見事情處理掉,準備將手機還給黃瑾天,看到論壇上一個「風雲榜」的帖子,裏面有宮弦的名字。

「不好意思,手機借我用一下,上課還你。」周澤點開這個帖子,找到風雲榜第一的宮弦。

周澤這麼說,黃瑾天也沒辦法拒絕,於是只好轉頭拿出自己的備用機。

風雲榜的排名也很有趣,全靠帖子的熱度排序。而宮弦憑藉十萬的樓層甩開其他人,穩坐第一寶座。

沒有任何的水帖,全是關於宮弦的照片或者一些小作文。宮弦也不過在二中半年,就有這麼多熱度,離不開兩個東西。

一,他的外貌。二,他的家世。

宮弦是宮家二少爺這件事情完全不用質疑,宮弦入學二中的基礎設施就改善不少,更有高年級稱其為「救世主」。

周澤想着宮弦那一副淡然的表情,如果配上救世主的裝扮,或許真是。

不過這個年紀的學生又不會像大人一樣關注身世太多,宮弦更多受關注的還是他的容貌。

看了各個角度的宮弦的照片,周澤都沒感到審美疲勞。這個人,竟然找不到任何死角,一如既往是那一張面癱臉。

看了很久的照片,周澤還是覺得宮弦有一種說不出來的熟悉感。於是他搜索了一下宮家,熟悉的信息出現,他才有點思緒。

「總不會是他吧?」

看完了論壇,周澤把手機還給黃瑾天。而黃瑾天看着度娘上的搜索記錄,覺得這個大佬可能盯上了年級第一。

由於中午那桶泡麵沒吃幾口,周澤現在也還是很餓,早上趕時間沒能吃早飯,中午也不能好好吃飯。

周澤趴着都感覺胃不舒服,在後排不斷地轉頭,動靜讓前面的黃瑾天都聽到了。

「哥?」黃瑾天試探性地開口,「你沒事吧?」

周澤揉了揉自己的胃,揮了揮手,「沒什麼大事。」

「真的嗎?」黃瑾天不太相信,因為周澤的臉色是真的很不好。

坐在周澤另一邊的班長吳小貝注意到周澤揉肚子的動作,她在自己的抽屜里找了找,有一包麵包和一瓶酸奶。

「周澤同學,」吳小貝將東西放在了周澤的桌上,「你應該是胃不舒服,這個你吃點緩解一下。」

前面的同學聽見吳小貝這麼說,紛紛回頭看向周澤,又整齊劃一地捯飭自己抽屜里的零食,送了一大堆放在周澤的面前。

黃瑾天目瞪口呆地看着周澤桌上的東西堆滿,拎出了一包辣條,「大哥胃疼不能吃這個。」

「不,不好意思,大哥。」那個戴着眼鏡的學生走到前面,向周澤解釋,「我,我只有這個了。」

之後就慢慢變成了給大哥上貢的樣子,每個人來都會莫名地說一聲「大哥」。

周澤的迷茫疑惑壓過了身體上的難受,對眼前的狀況有些呆愣。

他第一次體驗學校里的生活,好像和其他人告訴他的樣子不太一樣。

不對,還是有一點不一樣,這些人給他零食,眼神中卻不是以前兄弟們的分享,更像有一種畏懼。

搞什麼?真把我當不良混混了。想到之前袁志剛的德行,周澤不想受他的牽連。

「謝謝班長。」周澤分開了吳小貝遞過來的麵包和牛奶,「你們的都拿回去吧,我不是袁志剛那種人。」

這種像搶來的東西,吃在嘴裏也沒有什麼好味道。

周澤發話了,這些人也不敢上前拿走東西,周澤抿了抿唇,有些無奈。

「你把這些東西都歸還給他們,」周澤對着黃瑾天,一時間想不起來他的名字,於是最後說了一句,「同學。」

黃瑾天很快就把那些零食重新還回去,周澤見他回來,分了一小塊麵包給黃瑾天。「辛苦了,黃瑾天同學。」

剛從吳小貝口中得知前桌的名字,這樣才算真的尊重人。黃瑾天被周澤這麼正經地一叫,楞楞地接過麵包,「謝謝,周澤同學。」

吃了點東西後,周澤的胃也感覺舒適了不少。下午上課的時候也沒那麼困,還饒有興緻地看了一會兒教材書。

周澤正看着教材書上的圖片,一個白色紙條闖入視野。

周澤打開紙條,上面寫着,「周哥,聽說你把zzg打進醫院了。」

這字寫得東倒西歪,但不影響周澤判斷出這是誰傳來的,因為前面的黃瑾天正側着頭看着他。

……

在講台上的老師是一個老教師,進教室的時候看到班級里安靜氛圍,以為他們都想學好了。

看到這兩個人在自己面前這麼明目張胆地說悄悄話,胡玲有些無奈。

「後面那兩位同學,起來回答一下這個問題。」胡玲看向後方,與兩個人來了個對視。

黃瑾天本不在意,見周澤直接站起來,他也站起來了。

周澤看着智能白板上的題目,他剛才看的教材書上恰好有,他也記住。薄唇輕言,「選B。」

胡玲有些驚訝,沒想到還真的認真聽課了。比胡玲更驚訝的是黃瑾天和其他的人,都對周澤投來了視線。

「很好,坐下吧,上課要注意聽課啊。」胡玲滿意點點頭,周澤在眾人的注視下坐下。

現在站着的就剩下黃瑾天了,胡玲帶着期盼的眼神看向他,指着白板上的第二題。「黃瑾天同學,你來說說這題選什麼。」

黃瑾天哪裡知道這個,他楞在原地支支吾吾半天,看向自己的幾個兄弟,可他們也和自己一樣是不聽課的主。

突然身後傳來了輕微的敲桌子的聲音,連續三下就停止,黃瑾天心有靈犀地說,「選C?」

胡玲眼裡的滿意更甚,八班的人都能看出她很高興。「很好,你們能想清楚好好學習,我很高興。」

黃瑾天腦袋懵地坐下,這是他第一次被老師誇,心裏有一種美滋滋的感覺,對這門課都有了興趣。

或許是因為周澤的帶頭作用,班級里其他的人都開始認真聽課,少年心裏想要被肯定的想法在這一刻得到了實現。

他們一直以來被學校加上了「無所事事」「混混」等稱號,這一刻才終於感覺到,被肯定的感覺。

胡玲雖然是年齡比較大的教師,但也不是那種唯成績主義者,她也正是因為快要退休,又與學校的教育思想不合,才被安排了這個班級。

比起教導那些天才學生,胡玲更喜歡這些普通的學生,讓他們能夠找到自己的路。即使成績不行,那也要教會他們做人的道理,而不是這麼放任自流。

如今看來,這個班級還是有希望的。下課鈴聲響,看到學生們站起鞠躬,胡玲心中感到欣慰。

她合上書本,聽着孩子們的聲音離開,心中感慨年輕的活力是最好的青春劑。

「哇,我第一次感覺上課學到知識這麼有趣。」

「周哥真厲害,能文能武,全能天才啊。」

……

以往死水一樣的班級恢復了點活力,大家似乎也沒那麼害怕周澤了。

第二節課是趙乾的,他在辦公室聽說胡玲說的,都有些不敢相信。「胡老師,您說的真的是我班的學生嗎?」

胡玲笑笑,「是吧,我也覺得不可思議,你們班的那位新面孔才是最讓我驚訝的。」

趙乾回到班級,「胡老師和我說你們上節課表現很好,她很高興,我也很高興。」

趙乾臉上的快樂毫不收斂,他最初的教育之心,感覺此刻又重新綻放光芒。

「這節的數學知識可能有點複雜,但是我會慢慢講,有不懂的要及時提出來。」

看到以往不怎麼愛學習的幾個人這下也抬起頭,趙乾眼裡更加高興。偏頭看向後排的周澤,見他還是低頭,不過桌上的書沒有錯就是了。

這是趙乾第一次感覺有教學互動感的一節課,他決定之後要向胡玲請教,和班上的老師重新指定教學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