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章

第10章(2)

留下一句:「到時候你就知道了,我去送送明煙,你趕緊打電話叫人。「

顧明煙在客廳里沒坐一會兒,厲正華就過來了。

他叫了司機過來,叮囑着路上開慢點,別把人給顛着。

顧明煙哭笑不得,她又不是洋娃娃,顛一下還能顛碎了?

但她自己不知道,她這瘦弱的小身板在身材魁梧的厲首長眼裡,比洋娃娃還要脆弱。

那手腕細的,彷彿一折就能斷。

江家那些人一個個倒是滿腦肥腸,顧明煙卻面呈菜色。

厲正華在心裏哼了聲,對江家人很是不滿,卻沒有表現出來,依舊對顧明煙笑的和藹:「你回去住幾天,什麼也不用想,一切有你厲伯伯,很快你就不用受苦了。」

**

顧明煙琢磨了一路,到了江家小區時,也沒琢磨明白厲正華那句話是什麼意思。

什麼叫:一切不用擔心,很快就不用受苦了?

厲正華不會想像上輩子那樣,來江家找江衛平的麻煩,警告他們要對顧明煙好一點吧?

正當顧明煙頭疼的時候,司機把車停在了路邊,親自下來給顧明煙開車門,對她的態度也畢恭畢敬:「路上有雨水,小心地滑。」

以前厲家的司機對她也客氣,但遠沒有這麼尊重。

顧明煙不知道,司機也是看厲正華的眼色行事。

首長今天親自送顧明煙上車,千叮嚀萬囑咐,生怕把她磕着碰着,司機看在眼裡,記在心裏,自然對顧明煙也更加敬重。

顧明煙下車後,司機就離開了,她攏緊衣服走進小區。

1月份的天氣就算是白天也寒氣逼人,風刮著耳朵,泛着冷冽的疼,她拉上羽絨服的帽子,加快腳步往前走。

天雖然是冷的,但心是熱的,想到馬上要見到哥哥,心裏更是喜悅。

上輩子顧名揚死於一場車禍,她為此感到自責,到死都沒有原諒自己。

現在老天垂憐,又給了她一次見到至親的機會。

打開門的時候,一道黑影撲過來,把她緊緊抱住。

顧明煙先是一驚,反應過來後,忍不住笑了,伸手回抱過去:「怎麼了?」

顧名揚把臉埋在她頸項,聲音悶悶的說:「你昨天晚上沒有回來。」

「對不起,昨晚我和舅舅在外面有事,生我氣了嗎?」

「不生氣,想你。」

對他來說,只是一晚上沒有見她,但對顧明煙來說,兩人已經有好多年沒過面了。

顧明煙眼眶微紅的說:「我也很想你,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