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反派?我娘是女帝,閣下如何應對第三章 化龍洗禮,十凶古血在線免費閱讀

反派?我娘是女帝,閣下如何應對第四章 補天術在線免費閱讀

「君無雙,不可造次!」

「君無雙,誰給你的勇氣,敢對帝子不敬?!」

幾名地位尊崇的老祖紛紛呵斥,對君無雙極為不滿。

更有一名老祖,面目陰沉,上來就要鎮壓君無雙。

君無邪微微一笑:「諸位長老息怒,既然我族聖子有話想說,不妨聽聽。」

諸位老祖不得不壓下心中怒火。

君無雙怒視君無邪:「帝子,雲瑤神女並不喜歡你,你卻強迫她當你的道侶,這樣的舉動未免也太霸道了吧?」

此話一出,幾位君家客卿忍不住向君無雙投去憐憫的目光。

今天是帝子第一次公開亮相,君無雙這小子居然不給帝子面子。

帝子一怒,君家必然再無君無雙的立足之地。

君無邪一臉誠懇的笑容:「原來聖子是關心雲瑤神女。」

「不過我相信,雲瑤神女一定心甘情願當我的道侶,聖子若是不信,可以問問雲瑤神女。」

「只要雲瑤神女不願意,本帝子絕不強人所難。」

君無雙眼前一亮,旋即看向雲瑤:「表姐,你快告訴老祖們,你並不願意給帝子當道侶,是不是?」

「只要你不同意,我今天一定會帶你離開!」

「我君無雙一言九鼎,言出必踐!」

此間之人,聽到這話,幾乎緊張到了極點。

尤其是以雲十三為代表的雲族人,已經嚇得臉色鐵青,無法呼吸。

雲瑤本人也是驚出一身冷汗。

君無雙是瘋了?

這傢伙不知道帝子對於君家意味着什麼嗎?

他敢搶帝子看上的女人?

「雲瑤,不要自誤。」

雲十三率先給雲瑤傳音,強硬警告。

「雲瑤,你一向懂事,君無雙胡鬧就算了,你莫要跟他一起胡來。」

「雲瑤,你若拒絕帝子,今日化龍洗禮,必將與你無緣。」

不止雲十三,耳邊還有眾多君家老祖傳音威懾,軟硬兼施。

雲瑤顯得寵辱不驚,淡淡的道:

「君無雙,多謝你的關心,成為帝子的道侶,這是我從小的願望。」

雲族老祖雲十三旋即露出欣慰之色。

看到妹妹如此積極,雲媚雖然心有不甘,並沒有死心。

妹妹聖體有缺,必然不能為君家孕育出強大的後代,早晚地位不保。

來日方長,她雲媚以後未必沒有機會進入帝子的後宮。

「恭賀帝子,喜結良緣。」

君家的老祖們紛紛抱拳,高聲道賀。

雲瑤強顏歡笑。

君無邪笑容燦爛,意氣風發。

他沒想到,女主雲瑤這麼容易搞定。

也是,她現在還沒覺醒東荒女帝記憶,只是一個二十歲的神女,面對荒古君家的帝子,她沒有拒絕的勇氣。

雖然這麼做有些欺男霸女的嫌疑,但只要兩人在一起,有的是時間讓雲瑤重新認識他,改變對他的看法。

而且有了以這一層關係,君無雙再惦記雲瑤的話,他甚至可以直接出手擊殺主角,老祖們也不會有意見。

「不!雲瑤,這不是你的心裏話!」

看到各方都在祝賀雲瑤和君無邪,氣急敗壞,大聲咆哮:「雲瑤,沒有人比我更了解你,你並不是雲媚那種愛慕虛榮的女子!」

「你一定是害怕得罪帝子,所以才委曲求全,對不對?」

說完,君無雙指着君無邪的鼻子怒斥道:

「君無邪,你貴為帝子,卻欺男霸女,當真是我君家之恥!」

「如果你還是男人,便放了雲瑤!」

君無邪不緊不慢道:「君無雙,這裡是君家重地,不是你大吼大叫的地方。如果不想永遠閉嘴,那就退下吧。」

君家老祖紛紛倒吸一口冷氣。

帝子居然動了殺心!

「君無邪,是不是我說到你的痛處,所以惱羞成怒,想殺我滅口?」

「你可以殺我,但你能讓雲瑤心悅誠服的追隨你嗎?」

君無雙怒髮衝冠,目光猩紅如血,「如果你還是男人,就用男人的方式解決問題,跟我賭一局!」

「若我君無雙僥倖不敵,當眾自裁,以死謝罪。」

君無邪並不想答應君無雙的賭約,一不知道要賭什麼,二是一旦賭輸了,不止是丟人現眼那麼簡單。

可是話說回來,不用他出手,主角就會自裁謝罪。

這個買賣血賺,誘惑很大。

君無邪旋即一笑:「君無雙,你想跟本帝子賭什麼?」

君無雙指着化龍池,傲然道:「化龍池洗禮,生死難料,機緣莫測,可讓人一夜之間逆天改命,也可以讓人彈指間喪失所有,一切沒有定數。」

「敢問帝子,敢不敢跟我去化龍池走一趟?」

「再次走出化龍池時,以成就論高低,若是那時,本聖子的成就不小心超越了帝子,請帝子不要為難雲瑤。」

君無邪不緊不慢的笑道:「既然聖子有如此雅興,本帝子如你所願。」

君無邪當然要參加這次化龍洗禮。

他目前看上去像十六歲少年,長得唇紅齒白,朝氣勃勃,但長達兩萬年的長眠,他的修為不受控制的自我成長。

但這些都是沉睡萬年歲月帶來的,並非苦修所得,根基不穩,他必須接受化龍洗禮,斬去修為,從頭開始。

看到二人對賭,君家諸位老祖也都是眼前一亮。

他們雖然把帝子從祖地迎回,但對於這位君家帝子知之甚少,只知道八荒大帝當年留下話——

帝子君無邪,擁有人族九大先天聖體之一的先天道體,天生近道。

若是君家走到那山窮水盡之地,便喚醒這位帝子,他將力挽狂瀾,帶領君家重返諸天萬界。

話雖如此,但大家還是想藉助化龍洗禮,一窺先天道體的全貌。

看看此子有沒有大帝說的那麼驚艷,有沒有資格,扛起君家重回諸天萬界的大旗!

刷!

就在這時,一名佝僂老者,從天而降。

佝僂老者一頭鶴髮,骨瘦如柴,雙目渾濁,不知道活了多少歲月,暮氣沉沉,毫無生機,彷彿半截身體已入了土。

一名長相平平的青衣女子,在身邊攙扶着,寸步不離。

「恭迎大兄!」

「恭迎大祖!」

在場之人,幾乎紛紛對着蒼穹拱手。

「見過大長老。」

君無邪主動上前迎接。

這佝僂老者正是君家大祖君天正,一位活了一萬兩千歲的強者,曾追隨過君家的八荒大帝。

他親眼見過三災女帝攻陷君家虛空神海,斬殺八荒大帝的無上凶景。

「帝子和大帝真像啊,方才初次見面,老朽還以為是大帝回來了。」

君天正伸出一隻滿是老人斑的枯手,撫摸着君無邪的臉蛋。

君無邪輕笑:「大長老不用難過,大帝或許回不來了,但君家早晚一定會有新的大帝誕生!」

「帝子好志氣!」

君天正聽後泣不成聲,「老朽曾答應過大帝,一定要看到帝子長大成人,不然絕不會咽下最後一口氣,老朽沒有食言。」

君天正這一番話,擺明了他對這位帝子的態度。

也奠定了君無邪在君家的地位。

君天正回過神來,拉着君無邪的手:「昔年,大帝為帝子備了一份大禮,如今是時候拿出來了。」

「青衣,取出十凶古血,即刻開啟化龍池。」

此話一出,四周驚呼連連。

「八荒大帝要用十凶古血開啟化龍池,造福帝子?」

「君家崛起百萬歲月,只有在荒古歲月之初,才能見到這等大手筆。當今之世,除了我君家,只怕再無其他勢力可以拿出這等大手筆。」

「為了帝子,大帝真是煞費苦心,一起參加這次化龍洗禮的年輕人有福了。」

「對於帝子而言,這是一場大造化,但對於其他天驕未必是好事。畢竟那可是十凶古血,兇殘霸道,可不是誰人都能承受得起它的沖刷和熬煉。」

君無邪也是聽得心驚肉跳。

原文里,開啟塵封的化龍池,需要強大生靈的精血注入其中。

精血越是強大,化龍洗禮的好處也越大,但危險係數也越高。

十凶古血,可是太古年間最兇橫的十種凶獸的真血,即便是體魄強橫無比的聖體天驕,輕易也無法承受這種洗禮。

雖然化龍池可以壓制十凶古血,但這可是十種古血疊加在一起。

說不緊張,那是不可能的。

君不見,雲媚聽到十凶古血後,一雙豐腴修長的絕世**,一陣發軟。

「十凶古血?」

相比之下,雲瑤卻是淡然了許多,甚至眼中還浮現期待之色。

沒讓眾人久等,君天正身邊的青衣女子,當即飛入化龍池上空,一手抓向萬古青天,取來十個古老而神秘的陶罐。

這十個陶罐腦袋大小,通體漆黑,裂痕斑駁。

一縷縷不屬於這個時代的絕世凶威泄露而出,籠罩太古神山內外,令此間風雲變色,日月無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