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父兄歸家

第4章 哥哥們

尹恩元在大雪封山前接到了家裡的急信,信中說尹安夏病重速回,他扔下信就帶着兩個兒子往回趕,但馬跑到半道大雪就封了山,無奈只能回了南郊大營,雪下了整整一周,尹恩元接不到任何消息心急如焚,這個曾立下赫赫戰功的威武大將軍,整整一周茶不思飯不想。

尹恩元帶了半輩子兵哪怕是兩個兒子他都是嚴加管教,唯獨在尹安夏的身上溫柔備至,他在尹安夏的身上總能看到三個孩子的娘親葉紫檀的影子。

葉侯輔佐兩朝的功勛元老,官至宰相,葉紫檀更是侯府獨女,與尹恩元青梅竹馬,先皇賜婚,成親後跟隨他東征西戰途中為他生下了兩個兒子,好不容易回到京都,過了兩年安穩日子,又懷了孩子,尹恩元本不打算要這個孩子,一則征戰這些年葉紫檀跟着他吃了不少苦,二則他只想一家人平平安安的好好生活,奈何葉紫檀執意要生下這個孩子,當時尹恩元不理解妻子為何如此執拗,後來想來那時葉紫檀就已知道自己沒多少時間了,怕她萬一有不測尹恩元太孤獨了才執意如此。

尹安夏出生的那一天,將軍府大擺了三天宴席,因為尹安夏出生在夏天,而葉紫檀只希望女兒安安穩穩的度過這一生故起名尹安夏。尹安夏半歲的時候葉紫檀的身體狀況突然每況日下,請了好多名醫都藥石無醫,葉紫檀安排妥當了府里的相關事宜,交代好了一切,沒過幾月便撒手人寰,這也永久的成了尹恩元心上無法癒合的傷口。

「將軍回來了!」通傳的聲音才傳來,門就啪的一聲開了,先跑進門的是她兩個哥哥尹義澤和尹義晨,大哥尹義澤性格穩重,二哥尹義晨卻恰恰相反,雖然平時大大咧咧,像條滑不溜秋的泥鰍,但在公事和妹妹的事上卻從來不含糊。

「怎麼樣?好些了么?」尹義澤一臉關切,手都不知道放在哪裡,生怕冰着妹妹。

「誰讓你出家門的?這些個奴才都是幹什麼吃的,這麼多人照顧不好你一個?」尹義晨看到尹安夏小臉煞白,頓時氣不打一處來。

「咳咳」聽見咳嗽聲眾人才發現尹恩元還在門邊站着沒進來,尹義澤和尹義晨頓時沒了聲音,頭上猛然吃痛才聽見尹恩元責怪的道:「都往裡跑不怕把涼氣又過給你妹妹,你倆到底有沒有腦子?」尹義晨雙手抱頭呲牙咧嘴的,尹義澤還是恭恭敬敬的站着說:「父親考慮的是,孩兒欠考慮了!」

尹安夏看着三人心中感概萬千,似乎以前都是她做的一場夢,不曾存在過,愛她的人還都在她身邊這種感覺真的很不錯,尹恩元突然覺得身體一暖,才發現尹安夏已經撲進了他的懷裡緊緊的抱住了他,他寵溺的撫摸着尹安夏的頭,溫柔的說:「都多大了還撒嬌,病還沒好小心再着涼。」

「我不,無論多大安夏都是爹爹的女兒。」尹安夏看着傻笑的兩個哥哥,感受着父親的溫暖,心中暗暗發誓這一次一家人一定要平平安安的好好過一生。

沈君華聽聞尹恩元回府的消息雖然意料之內但心還是很驚,喝了一口冷酒讓心些許平穩了些才開口:「崔嬤嬤,我們去一趟吧!」

「去大小姐的院子嘛?」崔嬤嬤拿了一件裘襖披在沈君華的身上。

「去書房!」沈君華的眼神已定定的飄向遠處,尹恩元風風火火的回府雷霆震怒是肯定的了,無論什麼樣的結果,她也必須要承受。

「去把車夫、管家都叫到書房來!」沈君華邁出門檻,回頭對崔嬤嬤說,崔嬤嬤得了令對後面的丫頭使了個眼色,一行人就匆匆忙忙的去各處叫人了,崔嬤嬤見人都走遠了才道:「管家是保不住了。」

「無用之人,留有何用。」沈君華捏了捏手中的錦帕,便向書房走去。

這些年沈君華早在府里暗暗培養了不少心腹能用之人,她太知道一個膝下無子、不得夫愛的女人若不再用點手段在這個將軍府根本立不住,她也知道尹恩元並非真正的放心她,在她身邊也安插了不少人監視着她,她冷冷的笑笑,一抬頭已看到書房的屋檐了。

「這個冬天是真的很冷」沈君華在心中暗暗的嘆了一口氣「那就兵來將擋 ,水來土掩吧!」緊了緊身上的裘襖快步進了書房。

待尹恩元照料好尹安夏回到書房時書房裡已跪了一地的人,尹恩元擺擺手示意兩個兒子回房,一言不發走進書房坐在椅子上靜靜地看着。

「將軍,都是妾身的錯,才害的安夏這般模樣,我也實在是心疼,管家、車夫、隨行的小廝我都已經責罰過了。」沈君華故裝柔弱,心裏卻是怕得很。

「哦?那夫人是如何責罰的?」尹恩元看着沈君華,眼中一點波瀾都沒有,着實讓沈君華嚇了一跳,原以為的暴怒沒來才更心驚。

「各罰了一月月錢,管家道聽途說,打十杖罰兩月月錢。」沈君華道

「月錢就不用罰了。」聽到尹恩元的話,跪在地上的一行人愣了愣。

「老爺,都是小人不好,不知雪會下的如此大才凍着了小姐,小人犯的錯百死莫贖!」胡管家說完便磕起了頭,眾人也紛紛效仿。

「既然百死莫贖那就滾出將軍府吧!」尹恩元玩笑似的看着胡管家,他早已知道胡管家是沈家的人,這些年他無論征戰或是練兵,一離家便是數月,看在沈氏對安夏確實不錯的份上才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管家收拾東西走人,其他人各打十杖,如若再犯立即發賣,一個不留!」尹恩元說完看了一眼沈君華像是在警告她,沈君華頓時有點心虛,本想問問管家人選,但對上尹恩元的雙眼還是抿抿嘴沒出聲,除了管家眾人磕了頭才被侍衛帶走,他們本就是聽命行事,這頓打實在是挨的冤,但也不敢有半句怨言,這年月想找一個像將軍府這樣活什實在是太難了,失了一家老小都只能喝西北風過活了。胡管家眼見沈君華不出聲,知道這是徹底放棄了他癱坐在地,行事的侍衛也不手軟,管家整個人就像是被拎出去的,畢竟強將手下無弱兵。

尹恩元緩緩起身,走到沈君華身邊時方才停下,目視前方道:「我知道這些年你也是辛勞,一直替我照顧着安夏,但該給你的榮耀臉面我都可以給你,找准自己的位置,不要越界!」尹恩元拂袖離去,沈君華差點摔倒在地,幸好崔嬤嬤及時來扶住了她。

沈君華看着門外,她也知道尹恩元這些年對她不薄,但她想要的他卻給不了她,這些年他除了新婚之夜喝醉了酒甚至不曾碰過自己,誰又想要這樣的榮耀和臉面呢?

下一章
更多推薦: 在靜水上日日夜夜 秦少的閃婚嬌妻第十四集 狐仙陰債免費 唯願此生再無他 肆意屠刀免費 秦少的閃婚嬌妻,為什麼這個不能看 軍婚超甜,她與糙漢老公的恩愛日常陸北野溫酒 三國:多子多福,開局截胡蔡琰最新章 花影歸離 軍婚超甜,她與糙漢老公的恩愛日常陸北野溫酒 韓玉汝秦煦 軍婚超甜,她與糙漢老公的恩愛日常陸北野溫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