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重生

第3章 父兄歸家

尹安夏突然記起,她生病好像是她十七歲那年的事,繼母沈氏騙她說雲頂寺百年不遇開門可以給已故之人祈福,她為了給母親祈福結果被困在了大雪裡,馬車不能前行,走了四個時辰才到家所以一回來就生了場大病,病好後沈氏還哭哭啼啼照顧了她好久,前世她一直覺得沈氏是個不錯的繼母,便事事都與她商量,事事都聽她的,後來鳳帝駕崩,二子奪嫡,沈氏與二皇子親信大將軍趙寧偷情,為了投靠鳳嘯然,排除異己,冤枉父親通敵叛國,滿門抄斬,她眼看着最親的人都死在了她的面前,沈氏卻把她當禮物獻給了鳳嘯然,雖然鳳嘯然早對她有意,但她心裏只有驀哥哥。

「那如果現在我十七歲,那一切都還來得及。」尹安夏突然暗自竊喜,那她就可以阻止悲劇的發生,她可以早點遇到驀哥哥,可以改變發生的一切。

「父親什麼時候回來?」尹安夏記得父親帶着兩個哥哥去南郊大營巡視,家中無人她才上了沈氏的當。

「前幾日就已經送去信了,大雪封山,估計還得幾日的功夫。」初雨給她掖了掖被子,生怕自己家小姐突然又睡過去。

「那我什麼時候能出去呢?」尹安夏笑吟吟的問

「不行!」三個人突然停下了手裡的活異口同聲的說。

「額,不行就不行嘛!」尹安夏撇撇嘴,四個人笑做一團。

「是安安醒了么?你可嚇壞了母親呀!」尹安夏看見那張惺惺作態的臉,初雪她們三個屏住了笑容,恭恭敬敬的行禮「夫人。」

尹安夏輕輕咳嗽了一聲,頭輕輕微低,裝作虛弱說:「勞母親掛懷。」

沈氏坐在床邊,拉住她的手,裝的一臉愧疚:「都怪母親道聽途說,才讓你生了這場大病,你若不醒,該怎麼和你父親交代呢!」順勢拿起手帕擦了擦那兩滴虛晃晃的眼淚,尹安夏頓覺噁心,若不是重生一次把這些事看的更清想的更明,誰看了不是一副母慈子孝的場景。

尹安夏把手往回抽了抽實在不願與她糾纏「讓母親擔心了,女兒剛醒還有點累想休息一會。」

沈氏故意又擦擦眼淚,扶她躺下說:「那你好好休息,等你父親回來一定好好懲治那些道聽途說的!」然後站起身帶着心腹崔嬤嬤向外走去,待走遠了初霜才小聲嘀咕了一句:「假死了,要不是她,小姐能受這罪!」

「初霜。」初雪出言制止,初霜才悻悻的閉了嘴。

「初霜說得對,以後我們要小心一點才好!」

屋裡的三個人看着被子里背對着她們的弱小身軀,突然覺得小姐好像和以前不一樣了。

覺得不一樣的也不止她們三個,沈君華回到屋裡端起茶杯,看着火盆里的炭火陷入了沉思。

沈君華本是一個小縣官之女,由於先天不能生養多年未有人上門提親,他父親本來是把她獻給尹恩元換取一官半職的,誰知尹恩元一聽她不能生養便娶她做了夫人,十幾年過去了,他們相敬如賓,很多時候她似乎都感覺不到自己還有個丈夫,卻要在這偌大的將軍府里小心翼翼的話着,誰也不能得罪,誰也不敢得罪,其實她是羨慕尹安夏的,同樣是一出生就沒了母親,她只能是個逆來順受,而尹安夏卻集萬般寵愛於一身,羨慕的久了就恨了,所以她便生出了恨毒之心,如果尹安夏死了,這侯府是不是就由她沈君華當家作主了,崔媽媽眼看着沈君華一個人出了神,便說:「要不我再取點板栗酥來?你下午實在吃太少!」

「崔嬤嬤,你有沒有覺得那丫頭感覺和以前不一樣了?」沈君華把心中的疑惑問出了聲,崔嬤嬤是她從娘家帶來的人,是這侯府里她唯一信任的人。

「不一樣?你是不是想多了,她再不一樣也只是個十七歲的孩子,好哄,你是這將軍府的當家主母,這將軍府還不是你說了算!」

「是么?」聽完崔媽媽的話她不禁有些自嘲,這些年她看似風光,但只有她自己知道,只要尹安夏在的地方她就卑如塵埃,而尹恩元也並非真正的愛她,他只是需要一個不能生育的女人在這個主母的位子上,不是她也可以是別人,僅此而已。

下一章
更多推薦: 保衛國師大人 七零軍婚:一家子極品我最缺德全文 重生08:我與校花雙向奔赴 保衛國師大人 賀梓凝霍言深 重生08:我與校花雙向奔赴 古言甜寵:和離後我嫁給了糙漢將軍宋瑛霍臻 賀梓凝霍言深 想要拿下凡少 古言甜寵:和離後我嫁給了糙漢將軍宋瑛霍臻 沈之修蘇清妤蘇清妤沈之修 保衛城主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