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鼎第2章 啟程在線免費閱讀

第九鼎第3章 初見,山神示警在線免費閱讀

發覺門外來人,九明快步走向門口打開門。

開門後,一名短髮身着黑色長衣長褲的男子站在門口,斜挎兩個鼓起來的灰色布袋,腰間掛着一柄長劍,見九明開門後,微笑着伸出右手:「你好,我叫蕭十四,你可以叫我十四。」

「你好,我叫九明,隨便怎麼稱呼都行。」九明也伸手微笑着回應。

打完招呼,蕭十四將身上挎着的布袋取下一個遞給九明:

「你們九鼎的人已經在來接你的路上,這我們得出去和他們匯合,包裏面是衣服,明天換上,我們送你出山。」

九明接過包裹順嘴問了一句:

「蕭兄,請問今年是哪一年啊?」

「啊?那一年?」蕭十四感到十分驚訝,心想,他應該是想問今天幾號吧。

「今天是六月三號,在這裡待久了是容易忘記時間。」

「二三年?」九明試探性問道。

「你這不是廢話,不是二三年還能是那年。」我靠,這人腦子出問題了嗎,哪一年都不知道,蕭十四大為震撼。

不對,聽說這人是張三敲暈強行綁回來的,不會把腦子打壞了吧,這扶蘇公子也沒說啊。不想更多,蕭十四定下心來,正事要緊,反正不是自己人,腦子壞就壞吧。

「好的,謝謝。」接過袋子九明略顯尷尬地笑着答謝,我去,我在想些什麼啊!

提着蕭十四給的布袋回到屋內的九明將裏面的衣物拿出來放在在桌上,裏面的衣服和蕭十四身上穿的是同一個款式,翻開看這衣服裏面,上面畫滿了像是符咒的奇怪字符,並不是普通衣服,不知道有什麼作用。

在想清楚自己還是在二十一世紀後,九明回想着之前的見聞,為之前的幻想感到好笑自己原來並沒有穿越,只是見到了這世界不為人知的另一面。

這隱藏在另一面的世界會是怎樣的,又到底有什麼樣的精彩或者危險在等待着自己呢,自己背負的到底是怎樣的責任,自己在徹底了解後會背負起那份職責嗎?應該會吧,畢竟這是自己原本的世界。

第二天,天剛亮,九明就被蕭十四叫起,穿好那套內有奇怪符文的衣服,跟着他,來到半山腰的另一處小院里。

進入院中,已經有幾人在裏面閑聊,見到門口九明和蕭十四到達後,眾人停下交談。

其中一名男子迎上前來,伸出手看向九明:「你好,我是南宮一,後面出山一路上都是由我負責帶隊。」南宮一長着一張很平凡的臉,身形修長,約么有三十幾歲的樣子。

「好的,還請多多關照。」九明伸手與他相握。

「來,和你介紹一下其他人。」南宮一順勢換左手拉着九明走向院中。

「左邊這位是張三,之前也是他帶人請進你來的。」張三看着大概是三十歲出頭的年齡,長相中正,臉上乾乾淨淨,一臉好人相,倒是和這法外狂徒的名字不符合。

九明心想,請進來的,我怎麼沒有印象。

「之前多有得罪,抱歉。」張三對着九明低了一頭表示歉意,雖然九明並不理解他為什麼會跟自己道歉。

「中間這位是陽五,陰陽的陽,也是我們的符師。」陽五看着就要年輕許多,像是才十八九歲的樣子。和其他人不同的是他身上比其他幾人多挎了一個布袋,而且腰間,胸口也有許多鼓鼓的口袋,南宮一說他是符師,裏面難道裝的是符咒?

「最後這位,就是我們最可靠的老大哥,堅強的後盾,李四大哥了。」李四的身形相較於其他幾人要更加壯碩,年齡也要看着更大,大概有四十歲,出頭留着一臉絡腮鬍,而且他身上沒有挎着布袋,只是腳邊多了一個方方正正的木箱子,箱子上插着幾桿小旗子,就是不知道箱子裏面裝的是什麼。

介紹完院中幾位後,南宮一伸手指向九明對幾人講道:

「幾位,這位新人呢就是我們此次的押送目標九明,九先生了,這是我第一次帶活人,希望各位好好配合。」

「很高興認識大家,接下來還請多多關照。」九明上前同幾人握手。

「好了,人也齊了,互相也認識了,那就不再耽擱時間,我們這就出發。」

沒有過多交談,帶上行李後,一行人踏上鄉間小路向村外走去。

此時,在接近山頂的一座高樓中,看着九明一行人漸漸遠去的扶蘇公子轉過身來,從手中竹簡中抽出其中一枚竹簡,交給了候在一旁的劉大。

「帶着這枚竹簡,去天府,將太平喚醒,解除它的封印,將這枚簡交給它,告訴它,等待千年之久的時機到了。」

在劉大接過竹簡後,扶蘇公子再次抽出一枚竹簡,繼續吩咐道:

「把這枚竹簡交給陽一,讓他去找趙、錢兩位一字牌一起,不要帶手下人,就他們三人聯合遠遠跟着太平,最好保持半天路程,不要被它發現。」

「諾。」

劉大退下後,公子扶蘇手執竹簡走到窗前,看向遠方群山,輕聲念道:「生於亂世的太平鬼,也該見見真正的太平盛世。」

……

跟着南宮一五人的九明漸漸遠離了這座待了一周多的村鎮,走出村鎮不久,九明發現四周逐漸有霧匯聚,回頭望去,已經看不清來路,霧氣越發濃密,將村鎮隱藏起來,一點痕迹不見。這霧氣也是奇怪,出來時也沒發現外面有這麼大的霧。

「九明,別回頭看了,這霧氣是陣法引起,範圍廣的很,跟緊了,走失了可不好找。」見九明看着後面遲遲不動,蕭十四趕緊提醒他跟上大家的腳步。

「哦哦,好的。」九明不再回頭,看着最前面南宮一快要消失的身影,快步跟上。

在迷霧中行走視線並不遠,四周都是白茫茫的一片,山路崎嶇,就這樣悶聲走着,九明感到有些無聊,看着旁邊的蕭十四,決定找點話題聊聊,解解悶。

「蕭兄弟,我一直想問,你們的名字為什麼都是帶着數字的啊?」

「哦,這個並不是什麼秘密,這不是我們本名,只有姓是原本的,名都是腰牌上的序號。」說著蕭十四從腰間取下腰牌遞給九明。

看着蕭十四遞過來的腰牌,九明用手仔細摸了摸,掂量了一下,這腰牌還是木質的,再看腰牌一面寫着簡體的十四,翻過來另一面寫着一個的蕭字,也是簡體。

「在上面為什麼刻的是簡體字,我看村子裏很多地方都刻着古字,按理說你們這這腰牌上應該用秦朝的古字吧!」

「你為什麼會這麼想,都什麼年代了,還用秦朝的字,秦都沒了多少年了。村子裏面的那些都是好多年前的東西了,是古物,上面當然是古字,我又不是古代人,為什麼要在我的腰牌上刻秦朝的字。」

額,九明雖然覺得他的解釋很奇怪,但這樣講好像很有道理,不過你這樣直接講秦滅了,合適嗎?你頂頭上司可是扶蘇公子。

「那你們這號碼是隨便選的嗎?我看你們幾位的號都不一樣。」

「號碼是自己選的,只要同姓沒人用,除了一字需要足夠的實力認證以外,都可以隨意選擇。」

……

接下來一路,九明又問了蕭十四許多問題,也漸漸對他們這個組織有了一個大概的了解。

蕭十四他們組織在外界被人稱作「地府」,蕭十四他們自然就被稱為陰差。不過和蕭十四想的不同的是,扶蘇公子被叫做判官,而不是閻王,也沒有什麼十殿閻羅。

平日里像蕭十四這樣陰差四散在全國各地,抓到鬼就來扶蘇公子這裡登記到生死簿上,然後送到一個叫地獄的地方封禁,讓其自然消亡。

更多的蕭十四也不和九明講,二人畢竟分屬兩個組織,而且蕭十四屬於戰鬥人員,了解的也是有助於戰鬥的事情,很多東西講不明白,而且這些基礎的等九明回到九鼎組織也會有人和他細講。

見蕭十四對這些事情交流意願並不強,九明也不好再多問,只安心趕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