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大佬媽咪她每天只想當鹹魚 第7章 去找孩子爸_莉芙小說
◈ 第6章 沈千惠幡然醒悟

第7章 去找孩子爸

  沈若京接聽電話,對面傳來了一道嗲嗲的女聲:「親愛的,人家可親自給你做的檢測,為此還少睡了美容覺,你要記住,欠我一個人情哦~」

  「嗯。」

  「真是羨慕你,年紀輕輕就英年早退,過上了養老生活,像我這種天生的勞碌命,真是可憐呦……」

  沈若京打斷了她:「所以,比對結果是什麼?」

  「……兩者是親生父子呢,電子報告發你郵箱里了!」

  「謝了。」

  沈若京掛了電話微微凝眉:既然沒認錯人,楚辭琛為什麼會不記得她?

  她拿出手機,查詢楚辭琛的消息。

  結果別說過去有什麼受傷生病的新聞了,就連財經新聞上的那個報道都不見了。

  網絡上查不到任何關於楚辭琛的事情。

  楚家繼承人在海城就是個迷。

  他從出生開始,就被選定為繼承人秘密培養,楚家只對外放出一些風聲,名字和照片從未外傳。

  怪不得這五年里,她找他沒有一點線索。

  這時,沈千惠開着一輛雪佛萊轎車沖了出去。

  沈若京來不及再多想,騎上機車,追在後面。

  母親這麼多年一直放低姿態為沈家打工賺錢,她勸說無數次都沒用,或許今天能讓母親看清沈太夫人的嘴臉。

  兩人一前一後進入沈家。

  停好了車,沈若京快走兩步追上母親。

  沈千惠看到她喜上眉梢:「京京,你過來是想通了嗎?這樣就對了,以後要和你祖母親近一些,我們畢竟是一家人。」

  她憧憬道:「等這次我升了總經理,可以給你也在沈家安排一個職位,這樣你就有工作了。」

  沈若京:……大可不必!

  說話間他們進入客廳。

  林夫人臉色鐵青的坐在正位,滿頭銀髮的沈太夫人坐在她旁邊,臉上堆積着討好的笑,正在說著什麼。

  沈千惠見狀,略有幾分詫異:「林夫人也在?真是稀客。」

  客氣了一句,她迫不及待的走向沈太夫人:「媽,總經理的事……」

  「啪!」

  話沒說完,沈太夫人忽然輪圓了胳膊,狠狠的給了她一耳光!

  臉頰上火辣辣的疼着,沈千惠懵了,「媽?」

  沈太夫人怒道:「你別喊我媽!我這個媽教你禮義廉恥,教你讀書做人,可卻沒教你怎樣做一個母親!你把沈若京寵成這樣無法無天的性格,才讓她闖下這種彌天大禍!……」

  等沈太夫人把楚家宴會的事情說了一遍後,沈千惠紅着眼圈:「媽,這其中肯定有誤會,京京不是這樣的人!」

  站在旁邊的沈若京垂下桃花眸,微微嘆息。

  本以為母親被打,終於可以認清現實,但沒想到這老綠茶三言兩語又給沈千惠洗了腦。

  可就這個糊塗的母親,是出了名的護女狂魔。

  哪怕當年自己未婚先孕被趕出家門,她也始終沒有一句苛責。

  身為孤兒,她渴望親情。

  對老夫人如此,對自己更如此。

  沈太夫人嘆了口氣:「無論什麼誤會,她打了林小姐是事實!你也別再說廢話,現在楚家很生氣,如果想壓下這件事,我們必須給林夫人道歉!」

  沈千惠看向坐在單人沙發上的林夫人。

  林夫人卻低下頭,做出驚訝的表情:「呀,我的鞋怎麼髒了一塊?」

  沈千惠身軀一僵。

  沈太夫人提醒道:「你愣着幹什麼?還不快給林夫人擦乾淨!」

  沈千惠驀地扭頭,不可置信的看向沈太夫人。

  沈太夫人耷拉下眼皮,忽然上前一步:「我剛剛求了林夫人很久,她才同意只要你能好好道歉,展示我們的誠意,就放過若京。我知道你有自尊,你彎不下腰,是我沒教好你,你不擦,我替你來……」

  眼見她似乎就要蹲下去的樣子,嚇得沈千惠雙膝一軟就跪下去:「媽!」

  可下一刻,胳膊卻被人緊緊握住。

  沈若京扶着母親,一雙桃花眸似笑非笑的看着沈太夫人,眼底浮現出一抹譏諷。

  沈太夫人腿微微彎曲,此刻跪也不是,站也不是,就連剛醞釀的情緒都不連貫了。

  她恨恨的看了沈若京一眼。

  這個賤貨得罪了林家,林夫人答應她,只要配合林夫人好好羞辱沈千惠,那麼就不會和沈家計較了。

  至於沈若京,管她去死!

  沈太夫人站直了身體,又抓住了沈千惠的手,惺惺作態道:「千惠啊,我知道你委屈,看你這樣,媽這心也疼!可沈家一大家子人呢!而且你就算不為沈家,也要為若京考慮!她帶着孩子本來就不容易了,再被楚家針對……」

  為了京京……

  沈千惠的眼淚大顆大顆的滾落:「你別說了,我擦……」

  沈若京皺眉:「你擦了也沒用,林家不會放過我們。」

  沈千惠身軀在細微的顫抖着:「京京,沒事的,放心,你祖母不會騙我們的。」

  沈若京攥緊拳頭,知道多說無益,閉上了嘴巴。

  沈千惠從茶几上抽出紙巾,慢慢的半蹲在林夫人面前。

  她顫巍巍的伸出了手,托起林夫人的腳放在自己膝蓋上,擦了擦鞋面後,這才開了口:「林夫人,對不起。」

  「……」

  林夫人居高臨下的看着沈千惠,自己丈夫在年輕時暗戀過她,這讓林夫人一直心存怨恨,此刻見她如此卑微,林夫人終於滿意的笑了一聲。

  沈太夫人急忙詢問:「林夫人,您消氣了吧?」

  林夫人抽回了自己的腳,笑着開了口:「嗯,我會給楚家說,沈家已經把她們趕出家門了,這件事跟沈家沒關係。至於他們一家么……楚家不會放過!太夫人,沈家沒有意見吧?」

  沈太夫人頓時開口道:「沒意見!五年前我就把她從戶口本上除名了,我們本來就沒關係……」

  沈千惠錯愕的望着兩個人,聽着他們的對話,只覺得不可置信。

  母親剛剛說什麼?

  就在這時,她胳膊被人扶着,拉扯着站了起來。

  沈若京眸光很黑,宛如地獄修羅,她的聲音也很冷:

  「媽,你現在相信我說的話了嗎?」

  「相信了,那就後退一下,免得……被誤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