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重回仙界之旅第5章 擺擂在線免費閱讀

重回仙界之旅第6章 聚義樓在線免費閱讀

「戰友?」

聽聞此言,王恆眉頭一皺。

原來,余虎以前是在中東戰亂之地當僱傭兵的,十年前才和梁居寒回到祖國,也是依靠寒哥,才混到這種程度……。

還沒等余虎說完,梁居寒便打斷道:「打住,陳年往事,不提也罷,老虎吃得也差不多了,說正事吧。」

陳彪在一旁喝得雙眼迷離,一聽正事二字,晃了晃腦袋,一臉嚴肅。

余虎也收斂了笑容,「王恆兄弟是這樣的,今天除了宴請你,還有一件事,需要請你出手相助。」

「還記得早上的事嗎?我是被李家追殺的,我脫離了危險後,便向李家、家主李天然提出擺擂!」

這所謂的擺擂,是處於這個世界的暗黑處。

比如打黑拳,擂台上論輸贏,擂台下談利益,這也是黑的一道上面的一個不成文規矩。

輸者讓出許多利益。

余虎要是輸了那就是割地賠款,交出在東海的許多利益,所以現在的余虎只能贏不能輸。

余虎瞥了一眼陳彪,下一秒陳彪便從懷裡掏出兩張卡,對着王恆苦笑道

「王恆兄弟,你要是不答應,就收下你自己的那張卡,兩百萬已經打在裏面了,要是答應就全都收下,另一張有五百萬。」

王恆剛才一直在吃東西,吃的差不多了,意猶未盡的喝了口酒,「我可以不要錢,但我要那樣東西,另外我還可以答應你們三個要求,只要我能做到的。」

要知道在修真界,以他的身份地位,別說三個要求了,一個都千金難求,只是現在他知道這不是以前了,這才提出三個要求的。

還沒等王恆繼續把話說下去,余虎便驚呼出聲:「你怎麼知道的?」

梁居寒摁着余虎的肩膀,「老虎別激動!先讓王恆兄弟把話說完。」

王恆雙手一攤,咧嘴一笑:「我怎麼知道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值得你交出那樣的東西,就在今天下午,我修為又有突破。」

「即便是你這位寒哥,也未必是我的對手,假以時日這三個要求,或許能幫助你們的商會,站在東海之巔!」

王恆一話未完,嘆息一聲,又接着道:「也罷,既然都是粗人,那就用粗人的方式來交流好了。」

話畢,王恆雙指夾起一根筷子,注入靈氣,手中筷子裹着靈氣宛如子彈一般,向梁居寒激射而去!

梁居寒大驚之下,慌忙運轉內勁想擋下這一擊,勁氣四溢,形成薄薄的勁氣牆,包間內瞬間狂風大作!

差點將桌子掀翻,好在王恆一手按住。

可即便如此,這一根筷子也穿透勁氣牆,擦着梁居寒肩膀而過,留下一道血痕。

梁居寒雙眼微眯,一臉驚駭的看着王恆,嘴角抽了抽道:「我倒是小瞧你了,沒想到你如此年輕便有這等實力,不過蘊靈草這種東西可遇不可求,我們需要慎重考慮。」

王恆淡淡道:「這樣吧,反正擺擂後天才開始,你們有兩天的時間考慮,我也不喜歡干強迫別人的事,你們答不答應都無所謂,但以後我們便互不相欠了。」

王恆拿出陳彪多給的卡,向陳彪拋去,「卡收回去,好好考慮一下吧。」說完這句,王恆便離開了包間。

既然已經撕破臉皮,那先前的偽裝也沒必要持續下去,尤其是最後的幾句話,既沒有徹底得罪對方,也給了雙方台階下。

即便得罪對方,王恆也不怕,現在已經了解到他們有幾斤幾兩了

包間內,余虎臉色有些凝重,陳彪也好不到哪裡去

余虎沉聲道:「寒哥,沒想到這小子實力如此之強,可有把握……。」

梁居寒嘆息一聲徐徐道:「方才他顯露的修為只有內勁中期,但一身內勁極其深厚,對內勁的操控也很細膩,切磋的話,他六,我四,生死戰,勝負未定。」

余虎臉色更難看了,他可是知道他這位寒哥的實力,有着內勁後期的實力,也是他敢硬撼李家的底牌之一。

梁居寒沉思片刻,邊走邊說:「蘊靈草給他吧,倒也值得我們投資一次,若是成功,拿下東海地下世界的頭把交椅不是問題。」

話畢,梁居寒走到窗邊,若有所思看着外面的萬家燈火。

而陳彪看向別的地方,余虎嘴角抽了抽,什麼都沒說。

從這一點可以看出,梁居寒在這三人中的地位。

「對了,你們查過他的底細沒有?」梁居寒突然來了這麼一句。

剛進電梯的王恆,皺眉低聲說了一句:「真是麻煩。」

換做以前,王恆早就殺人奪寶了,雖然不喜歡干,但又不是干不出來,但現在身在地球,有着種種約束。

忽然王恆手機便響了起來,一看是余虎的,接通後裏面卻是梁居寒的聲音。

「王恆兄弟,是這樣的,你的條件我們答應了,不過你要在擂台上將彭元龍斬殺才行。」

王恆咧嘴一笑,「沒問題,到時候發地址給我或者來接我。」

…… ……

王恆剛走出千酒食府大門,迎面走來五個人,為首的男子,大約四十歲,穿着唐裝,面瘦肌黃,盤完着一對核桃。

此人正是猴老三,身後跟着的幾人都有紋身,描龍畫鳳的,尤其是一位扎着丸子頭的青年,極為顯眼,名叫劉志,這人是猴老三的心腹,王恆也見過幾次

看着來人,王恆忍不住露出了笑容,對着猴老三打了聲招呼:「猴叔,劉哥好久不見,來這裡吃飯嗎。」

猴老三聞聲,若有所思的望着王恆,「你……你,你是?」

「我,小王啊。」

「哦,你是老王的兒子小王啊,怪不得這麼眼熟,是有段日子沒見了啊。」猴老三恍然大悟道。

猴老三笑容滿面的,用怪異的眼神看着王恆:「小王啊,你怎麼在這,老王來了嗎。」

「沒有沒有,只是跟幾位朋友在這喝兩杯,猴叔是來這吃飯嗎?」

猴老三眼睛一眯,笑呵呵道:「是啊,你身上有錢嗎,今天出門忘記帶手機了,這樣,你先幫我墊着,回頭我轉給你爸。」

「猴叔,客氣啥,請你一頓飯,又損失不了幾個錢。」

王恆依舊笑呵呵道,心裏卻是暗罵,都是手機不離身的人,怎麼可能不帶,想訛我一頓飯就值說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