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溫柔下的窒息

地上有一群嗜血的螞蟻被腐肉所吸引,宋心漾面無表情的踩在了上面。

她往前走上二三十步,忽聽得背後「啞」的一聲大叫,漠然回頭。

只見那烏鴉張開兩翅,一挫身,直向著遠處的天空,箭也似的飛去了。

再回首,眼前站立着一個高大黑色的身影,將她地上的影子遮住,將他的氣息揉進了她的身上。

地上兩道影子也彷彿交纏在了一起。

有風吹過,她的長髮被吹得飄揚起來。

宋心漾看不清楚對方臉上的表情。

但是可以想像的出,此刻對面的人肯定是帶着完美的,又帶些慵懶的笑。

飼藏伸出手想要摸摸她的臉,卻被她側頭躲過。

她現在是一秒都不想要他觸碰呢!

「人已經帶來了。」宋心漾甩掉眼前凌亂的頭髮,看清他的樣子。

明明是夏季,他卻穿了一件黑色高領毛衣,冷白色皮膚上他的喉結微微下滑,仿若一條無形的線,讓人心弦緊繃。

飼藏雙手**褲兜里,緊緊盯着她的臉,身子微微向前靠近,低頭聞着她的發香。

「宋同學這次真的沒有失約。」

宋心漾不說話,往後退了一步。

誰能想到眼前如天神般俊美的人,是一個下一秒就會在你脖子上咬出兩個小洞的吸血鬼。

而她,就在幾個月前,和這個殘酷又冷血的吸血鬼,做了一場交易。

每個星期五要帶一個人類來這裡。

否則,死的人就會是她。

宋心漾還有一個目的。

就是殺死眼前這個吸血鬼來續命。

因為她活不過二十歲,只有殺死他,才能延長自己的生命,這是一道躲不過去的天劫,她很樂於與天作對。

飼藏站直身子,薄唇抿成一條直線。

他想起了那個纏綿的夜晚,她說的在一起,反而換來的是無情地拋棄。

該怎麼懲罰她呢!把她身邊的人都殺掉好了。

李茂坐在車裡,拿出長焦相機情不自禁按下快門鍵。

「咔嚓!」

「咔嚓!」

「……」

李茂連着按了好幾下快門,突然,鏡頭裏面的男人消失不見,一個高大的黑影忽然出現在車窗外,他僵硬的轉過頭。

正是剛才出現在鏡頭裏面的人。

那人歪着頭看着他,絕美的臉上掛着一抹淺笑,殷紅如血的唇微啟:「不下來看看嗎?」

眼前的少年同樣戴着金絲眼鏡,卻俊美無比。

李茂剛才的驚嚇逐漸變成了嫉妒,看向少年的目光多了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滋味。

就在兩個小時前,宋心漾出現在了他的視線里。

一個又嬌又冷,極端美麗的尤物。

李茂是一名攝影師,對美麗的東西一向很敏銳。

對於他這份工作是非常的喜歡與熱愛,但最終的目的是可以探索她們美艷的軀體。

於是,他讓宋心漾上了他的車,還迫不及待的給她喝了加了料的水,準備來一場最深層的身體交流。

沒成想,藥效還沒有發作,反而被宋心漾帶進了這裡。

他覺得他被宋心漾給耍了!

「你是宋同學的男朋友?」李茂還是想要再弄清楚一點,他不得不承認,心裏在瘋狂的嫉妒這個少年的皮囊。

「宋同學?」飼藏輕笑一聲。

他那輕挑而上揚的尾音,勾人心弦般咀嚼着這三個字。

他並沒有回答李茂的問題。

臉上的笑容瞬間消失不見。

他蒼白修長的手突然捏住了李茂的喉嚨,一把將他拖下車窗外,重重丟到地上。

李茂只覺得自己被摔得眼冒金星,眼鏡也被甩出去好遠。

「你他媽的有病吧!」李茂捂着胸口,想要從地上爬起來,卻怎麼都動彈不得。

「這個名字只能我來叫。」飼藏俯視着倒在地上一動也不能動的李茂。

戴着金絲眼鏡的他,就像是一個高貴的紳士。

而下一秒,飼藏的黑瞳變成了金色,弧度向上的眼尾,像殘刀下抵舔傷口蓄勢待發的野獸。

那完美的有些過分的臉龐仍舊帶着笑意,嘴角露出了一對尖牙。

上面泛着尖利的光芒。

使人絕對不會懷疑它的鋒利度。

李茂驚恐的看着少年,艱難地吐出一句話:「你……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