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 慕容雪北冥浩宇四百兩銀子

第6章 慕容雪北冥浩宇孺子可教

慕容雪甩了甩腦袋,無語的說:「哎呀,算了,不想!先把這頓晚餐做好,讓這人吃了,趕緊滾蛋…」

慕容雪很快回到了院落,食材都十分新鮮,雖然是簡單的炒制,味道確實美極了!

慕容雪雖然做的簡單,但是也有那紅燒獅子頭,糖醋魚青椒肉絲和番茄雞蛋湯…

慕容雪盛了碗米飯放在北冥浩宇的面前,淡漠地問道:「請慢用!」

北冥浩宇拿起筷子嘗了口紅燒獅子頭,嗯,色香味俱全…

「姑娘,我就是吃頓飯,你沒必要對我這麼大的敵意吧…坐下來一起吃,你放心,我不會對你不利的!」北冥浩宇淡淡的說!

「呵…呵呵…你想多了,我並不是針對你,我就是不習慣和一個陌生男人同桌吃飯!」慕容雪乾脆坐在凳子上不動彈!她可不相信眼前這人,吃飯的時候會安分守己!

「咱倆孤男寡女的坐在這裡吃飯,恐怕影響不好!我可不想被人說閑話,所以你趕緊吃完,趕緊走吧!我可沒有留你在家吃飯的習慣!」慕容雪不屑的說。

北冥浩宇見慕容雪態度堅決,便放棄勸告她,開始認真的享受這一桌豐富美味的晚膳…

「你叫什麼名字?」

「慕容雪。」

「姓慕容?你爹娘呢?」

慕容雪停止手上夾菜的動作,冷漠道:「父母早亡。」

北冥浩宇嘆息:「那挺慘的…」

慕容雪不搭理他,這人會不會聊天!

北冥浩宇繼續吃着飯,突然說道:「你長得不錯,比京城其它姑娘漂亮許多倍,為什麼你卻穿着粗布衣裳,難道不是應該打扮的美麗動人嗎?」北冥浩宇疑惑的問道。

慕容雪抬眸看了他一眼,冷哼道:「公子,管的是否太寬了些?」

「姑娘,我只是好奇而已,姑娘千萬莫介懷!」

「公子請慎言!」

「哦!」

北冥浩宇見慕容雪有些生氣,也不敢多問。

兩人靜默吃飯,一個優雅高貴的翩翩少年郎,一個煮飯的女子,這畫面十分和諧…

慕容雪看着北冥浩宇應該是吃的差不多了淡淡的開口:「公子已經吃飽了,慢走!小女不送了!」

北冥浩宇感覺被宰了。

「我給了你二百兩唉,我這還沒吃完,你就開始趕人,再黑的店,比起你來,也是望塵莫及啊!」

慕容雪瞪了北冥浩宇一眼,將他拉起來,退出了門外。

門外,北冥浩宇的手裡還捏着兩根筷子。

他做皇帝這些年,還沒有如此狼狽過……

「唯女子與小人難養也!」

「不過!我還沒吃完飯唉。」

砰砰砰!

無人開門。

北冥浩宇敲門:「二百兩!我再加二百兩。

嘎吱!

門又開了。

慕容雪笑語嫣然的請他進去。

北冥浩宇十分無奈,這真是一個小財迷,冰冷的心,唯有錢財能夠打動。

……

此時。

將軍府內管家正在焦急的等待,看到遠處一珠光寶氣的女人走了過來,慌忙迎了過去!

「夫人,您可算回來了!」

管家看着這新晉的將軍夫人靈兒恭敬道!

這個將軍夫人,此時仗着自己懷孕,開始在府內作威作福…

「管家,你怎麼跟本夫人說話呢?難不成你覺得本夫人好欺負?」

靈兒趾高氣昂地說著,她如今也有四五個月身孕,肚子已經隆起,南宮將軍可是歡喜的緊!

此時此刻南宮將軍都是緊着她,這新夫人喜歡穿金戴銀,打扮的珠光寶氣。

「夫人,小的哪裡敢啊?您誤會了!您快坐!」管家擦了擦額頭的汗,對於眼前這位囂張跋扈,脾氣古怪的女主子,他真心無奈。

「哼!你知道錯了就好。」靈兒輕蔑的看了管家一眼…

「夫人啊,您快點想辦法補救吧!再拖下去,咱們將軍府就沒有活路了。」

「管家啊,你這是在質疑本夫人嗎?」靈兒聽到管家的聲音立馬尖銳起來。

她現在懷有子嗣,又被寵愛着,整個將軍府都以她為尊。管家竟然敢當眾質問她?

「不是,夫人,奴才只是覺得,您應該儘早拿出解決方案來,不能讓咱們將軍府陷入絕境中啊!」

管家看着靈兒越發憤怒的神色,趕忙勸導!

「你這話什麼意思?你認為是我害了將軍府嗎?」靈兒瞪大了雙眸,她最恨別人指責她的不是,她做這一切都是因為愛南宮將軍啊!

「小的不敢,小的不敢。」

「哼!諒你也不敢!管家啊,你記住,本夫人才是南宮將軍唯一的妻子。」靈兒趾高氣揚的看着眼前的老頭,冷笑的說著。

「是是是,夫人所言極是,您才是南宮將軍唯一的女主人!」

管家恭維着,他不敢反駁靈兒的話,但是也不贊同靈兒的觀點,這個將軍夫人,並不是絕色出眾,而且性格刁蠻任性,實在想不通南宮將軍竟然休了絕代傾城,智慧無雙的夫人,迎這個女人入將軍府……

管家此時此刻很是懷念夫人在的日子。

慕容夫人把將軍府打理的井井有條,不像現在這個靈兒,整天就知道享樂,完全不關心將軍府的生計。

「既然你這麼說了,本夫人就給你一次機會,明天就去鋪子收銀錢,若是辦砸了,休怪本夫人不客氣。」

靈兒說完就帶着丫鬟浩浩蕩蕩的走了…

留下一臉愁容的管家……

他這麼多年,兢兢業業的打理着將軍府,可是卻從未有過這種待遇!而且,這個將軍夫人竟然還讓他去店鋪收銀錢?這不是在為難他嘛!

「哎!夫人啊!您怎麼就不懂呢?」管家嘆息一聲,他真心希望這位將軍夫人不要繼續鬧騰下去,畢竟將軍府的錢,也經受不起這樣消耗。

管家回到了自己住處,看着一堆賬冊,唉聲嘆氣。

他真想找個機會告訴將軍,將軍府現在已經是外強中乾了。

兩個時辰後,管家頂着兩個黑眼圈,準備去找將軍彙報情況…

如今將軍府一切,不是他這個老管家能做的了主的,如今將軍夫人不怎麼問事?又懷有身孕,他不能違背夫人的命令,否則他這個管家恐怕也就做到頭了。

將軍府此時所有問題都由他打理,但是收入卻令他難以維持,將軍夫人藉著懷孕由頭各種買買買…

他又不敢違背主子命令,真是左右為難!

管家最後實在是頂不住壓力,跑去尋找南宮將軍了!

「將軍,將軍…」管家急匆匆的跑來!

「何事?」南宮將軍看着突然闖進來的管家眉頭微蹙…

「將軍,府上賬本,已經虧空嚴重,您看看…」

南宮將軍接過賬簿,仔細翻閱起來……

南宮將軍震驚的站起身來,「你是說,我們府里已經入不敷出?!」

「回將軍,是…」

「啪嗒」手中的賬本掉落在地。

……

「喂喂喂,你到底什麼時候走,兩個時辰唉,都兩個時辰了……」

收了北冥浩宇二百兩銀子後,慕容雪便讓他進門了。

誰知道他賴在了這裡。

「姑娘,四百兩銀子了,怡紅院的頭牌,才一百兩銀子……」

「滾滾滾!」

「你拿老娘當那些婊子了?」

北冥浩宇聽着慕容雪的污言穢語,竟然沒有半分嫌棄,反而覺得慕容雪洒脫,真性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