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慕容雪南宮將軍休妻

第2章 慕容雪北冥浩宇北辰國皇帝

「慕容雪,你被休了!從今天開始,離開將軍府!」

將軍府大門外,此時此刻依然是劍拔弩張的局面…

慕容雪渾身散發寒意,冷冰冰道:「南宮將軍,你憑什麼如此這般對我?!」

她一襲紅衣勝火,烏黑秀髮盤在腦後,肌膚似玉,五官精緻,眉目如畫,美艷不可方物,然而現在卻顯得狼狽無比!

慕容雪嘴角噙笑,那雙水潤明亮的瞳孔裏面,充滿了悲傷和難過。

可嘆自己為了將軍府付出那麼多,得到的居然是如此對待,呵呵,別休了!當真是真心餵了狗!

南宮將軍一身戎裝,英姿颯爽,滿臉不屑道:「我憑什麼如此對你?就憑你是我南宮家的媳婦,本將軍可以隨意處置!」

慕容雪咬牙切齒地盯住南宮將軍道:「南宮將軍,莫不是忘記了,今日才是你我第一次見面?你還把休書給了我?」

「當初婚禮舉行前一天,你接到了出征的聖旨,並且是立刻啟程,於是匆匆離去,踏上戰場!而我呢?」

圍觀的百姓突然似乎想到什麼,「對對,當時一切準備好了,最後南宮老爺子非要慕容小姐嫁過去,那時她不得不嫁,只得嫁過去,獨自拜堂,獨自操持家業…」

南宮將軍臉色大變:「慕容雪,休得胡言亂語!」

慕容雪冷笑道:「是真是假南宮將軍心中有數,當日你帶兵離京,一走便是三年。這三年內將軍府上上下下哪裡不是我在打理,就連南宮老將軍病重,也是我悉心照料,那個時候,你!南宮將軍在哪裡!」

周圍頓時響起竊竊私語聲,「慕容姑娘雖然不受寵,但是卻賢惠能幹啊…」

「誰說不是呢…」

「南宮將軍一回來就要休了慕容小姐,也太不像話了!」

南宮將軍沉着臉怒斥:「胡鬧!你一介弱質女流怎能擔當起這等重任,再者說,你根本就不配做將軍夫人!我南宮家族絕不承認你!」

慕容雪輕蔑地瞥了一眼南宮將軍:「我慕容雪嫁過去幾年,儘管與你不相識,但是卻恪守婦道,安分守已!你南宮家族上上下下哪個不稱讚我賢淑懂事,若不是我,將軍府豈會有今日光景,如今,你竟背信棄義!」

南宮將軍被氣得直哆嗦:「你!」

慕容雪毫無畏懼:「我如何?」

她繼續冷哼道:「我慕容雪乃名門閨秀,從未曾委曲求全,嫁過來三年勤儉持家,兢兢業業。我為了你們南宮家付出多少辛酸苦辣,難道這些你們南宮家都不感激嗎?

既然將軍回來,不問青紅皂白就要休了我,

無非就是為了你帶回來的那個女人而已!

既然如此,我也沒必要留戀!我告訴你,我慕容雪今日便與你們南宮家斷絕關係!」

慕容雪擲地有聲地說完,轉身瀟洒離去,她步履堅定而優雅,宛若一朵迎風飄揚的玫瑰。

她不需要別人的同情,也不需要別人的憐憫。她慕容雪只要做到問心無愧即可。

眾人看向慕容雪的目光中充滿了尊敬,原來傳聞是真的,這個世界上真的有巾幗不讓鬚眉的奇女子存在。

他們更是憐惜慕容雪,結婚前一天夫君出征,這日盼夜盼總算是回來了,卻是如此對待,換成是誰,恐怕也是傷透了心吧?

慕容雪離開了將軍府,並沒有太大的情緒,她是一個穿越者,容貌秀美,風華絕代,她本來只想在將軍府,本本分分的做將軍夫人,可是誰知道那貨居然要休了自己…

自己為將軍府,整日忙碌,本本分分,如今卻被無情的趕出了將軍府。

幸虧自己有所準備,作為穿越者她知道雞蛋不可能放在一個籃子裏面,她早早收羅了一些產業,並且用這些錢僱傭了一些人手,暗地裡經營着這些生意。

這些年來她積攢下的錢財已經夠她衣食無憂了。

她來到了一處早就準備好的小院,這間院落環境幽靜,屋子裡擺設簡單卻十分溫馨,她坐下來,喝着茶水,望着窗外漸漸落下帷幕的夕陽。

腦海里更是回憶起南宮將軍的的狠話,男人果然是無情的!

她記得那個男人渾身上下散發出凌厲懾人之氣,讓周圍的空氣頓時凝滯,彷彿連呼吸也覺得困難。

「慕容雪,識相自己走,別逼本將軍動手!靈兒已經懷有身孕,太醫已經號脈過了是的男孩…本將軍的兒子必須是嫡子!本將軍可沒有娶你?如今一般算是給足了你面子!你還想怎樣?」

慕容雪冷笑,沒想到眼前這個男人竟是薄情寡性之輩,說拋棄便拋棄,說休妻便休妻。

直到一陣涼風吹過她的肩膀,她猛的打了一個顫抖,她終究是低估了男人的無情,低估了這種人渣的無恥程度,低估了他的的狠毒無情!

居然對自己動粗,簡直是簡直禽獸不如,她看了看自己身上的傷,反而笑呵呵的說:「如今這身傷換來以後太平,也值得了!」

………

一束亮麗的陽光透過窗戶射進房間,北冥浩宇淡然的看着窗外的夕陽,他俊逸的臉龐映襯的陽光更加燦爛奪目。

他站在窗口,聽着庭院里鳥語花香的聲音,深深地嘆了一口氣。

如今他是一國之君,萬里河山皆在他腳底,卻依舊孤獨。

他溫文儒雅,氣度非凡,面容神采奕奕,雙目炯炯有神,偶爾微笑,透出一絲靈氣…

這是一張讓人看到就忍不住心動的俊顏,只是他的表情略顯哀傷,讓他那張俊顏添了一絲憂鬱和痛楚,令人心疼。

回想曾經那些鮮血淋漓的過往,他的眸子染上悲戚,緊握的拳頭慢慢鬆開,嘴角勾起了一抹譏諷的弧度…

眼眸閃爍着銳利冰冷的寒芒,他是帝王,應該永遠是高高在上,唯我獨尊,睥睨天下,他絕對不會屈服任何人!

十三歲設計權臣,奪權,親政…

十七歲三次平叛,文治武功,天下無雙

十九歲,平定六國,君臨天下!

他登基以來,勵精圖治,廣納良才,四海昇平,百姓富足安康,社稷穩固,國泰民安…

他是百姓眼中驚艷才絕,威震八方,鐵腕手段,智謀過人,仁德善良,睿智明智…

他是千古一帝!

可是他卻不快樂!

「陛下,您該用晚膳了。」太監總管輕聲喚道。

北冥浩宇回神,淡漠的看了一眼太監總管,淡淡的說:「朕不餓,你先退下去吧!」

太監總管是一位武林高手,兩人一起長大,他對北冥浩宇很是擔心,恭敬的跪倒在地上:「陛下,這可不行啊,你都很久沒有用膳了!」

「朕說了,朕不餓,你先退下。」

北冥浩宇的話不疾不徐,卻帶着強烈的壓迫感,太監總管看着陛下的態度,無奈苦笑搖了搖頭退了下去!

北冥浩宇緩步踱到御案前,提筆揮毫,寫下了「江山」二字,隨後把筆放下。

北冥浩宇,不知為何,他確實不喜歡吃東西,他的胃不舒服,他總是控制不住想吐,有時候,甚至噁心乾嘔。

但是,每當他煩躁焦慮的時候,他總會拿起毛筆,練習書法,希望藉由這些東西麻醉自己,忘記煩惱,忘記那些讓他厭倦的事情。

其實每當看到油膩膩的菜肴,他就會想吐。但是每天早晨醒來,他又餓的慌。

所以他只能通過書法來麻痹自己,盡量忽視掉那種不適。

北冥浩宇看着宣紙上龍飛鳳舞的兩個大字,微微皺了眉,「江山」?淡然笑了笑說:「看來朕需要出去走走,或許能改善自己的飲食習慣。」

他放下了毛筆,抬步往門外走去。

「德公公,準備一下,咱們微服私訪去。」

德公公愣了一下,陛下居然要出巡,這真是稀罕的很吶!他連忙答應一聲,屁顛屁顛的去準備轎輦。

一輛普通的青銅馬車停在慕容雪小院附近…

車簾掀開,一個清雋挺拔的少年從裏面鑽了出來,長相英俊,五官深邃,劍眉星目,唇邊噙着淡笑,整個人充滿了魅力。

少年一襲藍色錦袍,腰系玉帶,烏黑濃密的頭髮梳的整整齊齊,用同色的綢緞包裹着,他的身體修長挺拔,肌膚白皙柔嫩,像女子一般嬌弱。

「這味道哪裡傳來的,真好聞!」少年伸長鼻翼嗅了嗅,一副陶醉的模樣。

少年微眯着眼睛看向慕容雪的院落,喃喃道:「這似乎就是尋常百姓家!」

他的一步一步的向慕容雪的院落走去,此時此刻他的肚子已經咕嚕咕嚕作響,這個小院內飄蕩出的飯菜的香味越發的濃重,讓他的饞蟲勾起。

「德公公,咱們過去!」少年拉住太監總管的袖子,急切地喊道。

「是!」太監總管點了點頭。

太監總管正欲叫護衛們跟着一起去,卻被這位絕世帝王攔住了:「你們在這等着,朕去去就來!」

說完,不顧太監的阻撓,少年推開了門,邁步踏入了慕容雪的院落!

少年一踏進院門,一股誘人的飯菜香氣撲面而來,讓他瞬間精神飽滿,肚子咕嚕咕嚕作響,更加的飢餓了!

他的視線迅速掃過屋內,發現桌上擺着四碟小菜,還有一碗紅燒肉。

紅燒肉的湯汁金黃色,散發著誘人的香氣,誘惑的他不禁咽了一下口水,肚子更加的鬧騰了。

「哇塞,這味道真是太香了!比御廚做的好吃多了!」絕世帝王忍不住嘀咕。

慕容雪看着眼前氣宇軒昂的少年,疑惑問道:「你是誰呀?怎麼亂闖別人的院子呢?」

少年看了看慕容雪,肚子卻咕嚕嚕的叫了起來,他尷尬的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笑說:「嘿嘿!姑娘,打擾了,我剛剛路過,看見你們院子飄出了飯菜香味,忍不住就過來了!這位姑娘,我可否在你這裡蹭頓飯吃呢?」

少年看着慕容雪,眨巴眨巴純凈的眼睛,露出討好的笑容。

「你不怕被我毒死嗎?我告訴你哦,我的毒術可是一流的。」慕容雪揚眉,她知曉眼前之人,身份不一般,戲謔的盯着眼前之人。

少年卻笑了笑說:「不怕!我不僅不害怕,還很期待!」

少年一臉坦誠,不卑不亢,看的慕容雪暗嘆了一口氣…也不再調侃他,「公子請坐!」

他毫不客氣坐了下來,端起了碗筷,夾了塊肉,放進口裡。

嗯,真好吃。

少年的眼眸亮了起來,「這紅燒肉的味道真是太棒了!」

他從小吃慣了御廚做的精緻美食,但是和眼前的這個姑娘做的紅燒肉比起來,簡直就是雲泥之別。

可以說是吃了今生最好吃的一次美味!